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如今镇守嘉峪关的是从立国开始就力守边疆的轩辕一门,轩辕氏一门虎将,众人佩服,而战君泽则是数十年来第一位入了轩辕一门的眼,受轩辕将军委以重用的外姓人。

  这位名声响亮的英雄人物跟她从没有交集,此时此刻却找了来,还从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她的心中没有喜悦,反而浮现防备。

  战君泽将张沁玥的表情尽收眼底,鼻息间隐约又闻到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他的眼神暗了暗,“你怕我?”

  张沁玥心头又是一颤,只道:“大人英明神武,乃一世英雄,自然令人心生畏惧。”

  恭维的话,战君泽听了不少,但这么敷衍、不走心的倒真没有,他眼底闪过玩味。

  “如今我二十有三,尚未娶妻,官拜从三品副将,跟随轩辕澈将军镇守嘉峪关,此行赴京覆命,快则十日,慢则一个月返关。”

  听他倒豆子似的交代行程,她的眉头不由得轻皱,“不知大人说的这些与民女何干?”

  “此生我自认还未亏欠旁人恩情,除了张洛。”

  听他提起弟弟,张沁玥的脸色一白,猛然抬头与他清明黑沉的眸子四目相接。

  她突然想起在弟弟的医案之中曾提过一位副将大人多次,未提及名姓,只说此人固执,常不理会医嘱,她还以为是个有些年纪的老顽固,没想到会是这位赫赫有名的少年副将。

  弟弟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两人熟稔……张沁玥顿感一阵躁动,记起弟弟在关外因救同袍受伤,死在大漠。

  之前她并未多问弟弟救的是什么人,毕竟弟弟已死,知道再多也只是徒让自己怨愤,但如今战君泽说他欠了张洛……她一个抿唇,蓦然不想再谈论下去,“大人,民女有事,失礼。”

  她原想将门关上,缩回屋里,他却伸出手捉住了她。

  “你——”

  战君泽用空着的手解开自己的衣带。

  张沁玥的双眼因为他的动作而大睁,“你做什么?”

  “看来你已猜到张洛是为了救我而亡故,”他不顾她的惊呼,径自拉开自己的衣袍,露出狰狞的伤,“当时我被夷人一刀划过胸前,不慎落马,是张洛护着我,我才得以保全性命。”

  张沁玥瞪圆了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伤痕,弟弟的死就像刀割着她的心窝,就因为眼前这个人,就是为了救眼前这个人……

  她的身子一颤,心中升起一抹气恼,但察觉他握着自己的手一紧,又因看到他眼底的失落,硬是将情绪克制下来。

  眼前的男人在民间声望极高,可以说没有当年他血战沙场,就没有如今百姓的安居乐业,至於弟弟,虽是她的至亲手足,却不过是个在甘州城小有名气的年轻大夫,两人性命相比,孰轻孰重,昭然若揭。

  “家弟留下的医案之中提及一位副将大人多次,相信所指的便是战大人。”她掩去思绪,才继续平稳的开口,“他的字里行间皆是对大人的尊崇,如今他为救大人而亡,相信是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战君泽没有费心将衣袍拉上,亮晃晃的提醒她当时两军交战的情况确实危急,他也是生死一线,“若能选择,我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兄弟。”

  这话在张沁玥听来只是藉口,但她并没有反驳。

  “但你并没说错,身为将士,死在沙场,张洛确实无憾,也是死得其所。”

  他的话直刺她心窝,她弟弟为了救他而亡,她识大体,所以并未多加指责,但他竟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这让她一时控制不住情绪,凶狠的瞪着他,用力的想挣脱他的掌握。

  战君泽看她怒火冲天,不但不恼,反而轻点了下头,“能发怒便好。田仁青返营之后说你不哭不闹,我还担心你会疯了。”

  张沁玥被气得脑门发疼,脱口斥道:“你才疯了!”

  他挑了挑眉,竟然认同的说道:“在战场上杀敌,刀口舔血,同袍伤亡,经历人生起落生死,无数次我也以为自己会疯了。”

  但最终他没有,他靠着坚定意志,才能一次次的重上战场。

  他说得云淡风轻,张沁玥的心却一突,激动的情绪蓦地平静了下来。在门廊火炬的光线中,她隐约看见他肩上的伤口浮现血丝,她一惊,往前靠近,再定睛一看,真的扯开了伤口,她惊呼道:“你流血了。”

  她连忙拿出自己的帕子,压在他的伤口上。

  战君泽低下头,她很靠近,近得他能够更清楚闻到那抹沁人心脾的桂花香,“我房里有伤药。”

  张沁玥没有多想,立刻拉着他穿过小院,进了他的屋子。

  “你的伤口还未痊愈,为何不好生包扎?”她熟练的替他清理好伤口,包扎妥当。

  “你也懂医术?”他直盯着她的侧脸问道。

  “不懂,”她头也不抬的说,“只是会点皮毛。”

  “纵是皮毛,也是挺好。”

  这阴阳怪气的语气令她回过了神,一个抬头,才注意到两人太过接近,气息相闻,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由得一恼,弟弟为了救这个人而死,他就算流血至死也与她无关,她竟然还一时未顾及男女之防,与他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若让旁人瞧见,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