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人不是善茬,得罪他可没好果子吃,你可得小心。”最终吕氏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张沁玥向来聪明,一眼看出吕氏关心自己是真,但最多的还是担忧富林楼因为她与李代海结下梁子,她微敛下眼眸,对吕氏的思虑她称不上心寒,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古皆然,只不免有些失望。

  “其实此次,我也有事要跟婶子商量。”

  吕氏的眼睛一亮,“你说。”

  “因为我弟弟去了,家中只剩我一人,”她柔柔弱弱的开了口,“我不想累着自己,日后就不再给富林楼送山货了,还盼婶子见谅。”

  闻言,吕氏着实松了好大一口气,她就知道张沁玥是善解人意的聪明姑娘,有颗通透的玲珑心,再看她微低着头,一张小脸蛋只有巴掌大,她心中又升起一股内疚。

  “玥姐儿,婶子知道你是个好的。”吕氏拍了拍张沁玥的手。照理说,这一双做惯粗活的手该满是粗糙,但是她手心的触感却极为细腻,纵使穿着一身朴素的装束,乍看不起眼,定睛一瞧,不难发现是个如花似玉的俏姑娘。

  只是可惜了就是这张好看的脸,才会让李代海挂念。

  “我让人给你做了些烙饼,”似乎想要让心里好过些,吕氏热络的说道,“吃点再走。”

  张沁玥原想早点回去,但吕氏难得开口,她也只能点头,由着吕氏领着她到窗边的小桌旁,店小二很快的送上烙饼。

  吕氏解决心中的大石,也没多留,又去招呼来客。

  张沁玥一边吃着饼,原本纷乱的思绪又被堂上的说书人牵引走。

  说书人手中的话本写得好,现下说到寒灾时,大雪不断,压坏了不少屋子,冻死了人,百姓哀鸿遍野,父母官却是欺上瞒下,与奸商勾结,囤粮不卖,肆意抬价,百姓食不果腹,此时少年将军出现,斩昏官、杀奸商……

  话本带了丝传奇色彩,但不可否认当年确实是少年将军带着从南方调来的粮食而来,更果断的斩杀了府尹,下令大开各地粮仓。

  说书人说到少年将军捉贪官,突然话语一顿,卖起关子的留下一句——“下回分晓。”

  张沁玥也忍不住随着大堂里的其他客官微微叹息,低头看着手中只吃了一半、包着羊肉的烙饼,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她听得太入迷,连吃都忘了。她收拾情绪,将烙饼给吃完,这才站起身。

  走到后院西侧不过短短几步,原本晴朗的天,竟突然变得黑压压一片,又不过眨眼的功夫,下起了倾盆大雨。

  站在通往西侧马房的门廊,张沁玥抬头看着说变就变的天,不由得轻叹一声,这场雨一下,回去的山路肯定泥泞难行,等雨停了再出发,回村的时辰也要晚了。

  “玥姐儿,你怎么呆站在这儿?”吕氏正好到灶房交代事情,注意到站在门廊的张沁玥.

  张沁玥收回视线,小脸难得露出羞怯的神情,“方才听说书入了迷,忘了时辰,现在要回去了却突然下起大雨,只能等雨停。”

  吕氏一笑,“别说是你,就连我日日都听,同个话本听了无数次,每每也是听得入迷。你别站在这儿,被雨弄湿了衣服要着凉的,我瞧这雨一时半刻也不会停,不如就别赶着回去,去湘儿房里歇会儿。”

  吕氏也没管她同意与否,径自转身往另一头走去,富林楼的前院有十几个大小厢房让人打尖过夜,他们一家子则住在僻静的后院东侧。

  打开了通往后院的门,吕氏唤道:“湘儿,瞧瞧是谁来了!”

  原在屋子里绣花的温湘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跟在自家娘亲身后的张沁玥,反应冷淡,不发一言,又继续低头绣花。

  吕氏见状,不由得眉头轻皱。

  她生有一子一女,儿子被选入京城国子监,这可是这甘州城的头一人。朝廷为广纳人才,在各州设有国子监,十二州加上京城共十三个国子监,京城的国子监大部分皆是皇亲国戚,但也收少部分从其他十二州的国子监中挑选出的优越学子,而她的儿子就是其中之一,也因为如此,他们夫妻更乐於行善,就盼着儿子有一日封侯拜相时,能有好名声。

  他们夫妻为此过日子是八面玲珑,谁都不得罪,偏偏就这个女儿,打小被宠着,只要稍有不顺她心意,便直接下人脸面,让她着实头疼,就怕女儿做出什么出格之事,影响了兄长的前程。

  “怎么不叫人?”吕氏的口气隐隐带着不悦。

  温湘不太情愿的唤了声,“玥儿姊姊。”

  温湘已十三岁,与张沁玥相差七岁,温湘小时候可爱讨喜,只要张沁玥进城,总要亲热的一口一声叫着玥儿姊姊,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姑娘日渐长大,跟城里大部分的富贵人家一般,瞧不上小山村的穷苦人家。

  吕氏警告的看了女儿一眼,才道:“外头雨大,我留你玥儿姊姊在你屋子里待会儿。若雨再不停,今夜就让她在你房里住一宿。”

  温湘压根不想掩饰心中厌恶,急道:“娘,你要留人我管不着,但别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你看她这一身破烂,让人收拾一旁的柴房,让她去待一晚不就成了。我可不是爹,乞丐都要高看一眼。”

  “死丫头,你说这什么话!”吕氏顿时涨红了脸,羞愧的看了张沁玥一眼,“玥姐儿一家可是对你爹有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