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故事真真假假,但听者个个如痴如醉,情绪激昂。众人皆知这位少年将军真有其人,寻常百姓虽无缘一见,但无损众人将之视为神人的崇拜。他是大周朝百姓的英雄,夷人眼中的杀神,只要有他在,夷人不敢大肆来犯,当年他席卷八荒,一战成名,换得大周朝十年和平,甘州城也在十年间成为边关最大且最繁华的城镇……

  听着说书人语调激昂,张沁玥的心也不禁跟着激动起来。

  “玥姐儿,”吕氏得了空,走到张沁玥面前,“婶子还以为你今日不会进城。你看你,瘦了不少,怎么不多休息几日?”

  张沁玥浅浅一笑,“采了新鲜的山菜,再不送来就得坏了。东西就在后院灶房前,野菇、木耳是前些日子采收的,已经晒干了,就在板车上,婶子看看可还行?”

  “不用瞧了,你做事,婶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吕氏也没去后头看,只招来店小二低语了几句,店小二应了声便往后院去了。

  酒店的当家是她的夫君,这些年她遵照他的交代,只要张沁玥送来的东西,不论好坏都收下,毕竟死去的王寡妇对他温家一家有恩,所以他们这是变了个法子在报恩。

  刚开始跟张沁玥做生意,小丫头不过十一、二岁年纪,她当时不是没有迟疑,就怕小姑娘送来的东西不好也得硬着头皮收下,兴许要赔本,却没料到张沁玥是个能干又老实的,送来的野货不单卖相好,重量足,每每都清洗过后、做好分类才送来,大厨能直接下锅煮食,省了不少麻烦。

  店小二回来说了种类、数量,吕氏也很干脆的拿了银子给张沁玥.

  张沁玥道谢收下,富林楼给她的价十分公道,往往不多也不少,毕竟商人将本求利,从第一次交手做买卖,她就知道吕氏是个厉害人物,不然也不能在甘州城将富林楼做大。

  “婶子,怎么不见温叔?”

  说到温富林,吕氏的笑脸浮现担忧,“说到这个,婶子还得跟你说声失礼。你弟弟的事儿我前几日才知道,虽然我挂在心上,但是酒楼生意忙,我也没法子去帮你一把。因为半个多月前你温叔与几个城里的商户拉了几车集结的粮食往嘉峪关,打算将一部分的粮食送进军营,给营中的将士添伙食,一部分在边疆城镇市集买卖,回城时顺便买些皮毛。本来一来一往也不过五、六日,谁知道大半个月过去,今日还不见个影,只派了人来说会晚些时候回来,我这心着实七上八下。”

  嘉峪关是边疆重镇,说远也不算太远,若骑马走快些,不到一天便可到,但因为运送货物,晚个几日还说得过去,可是都大半个月了,确实有些不寻常。

  吕氏一叹,压低了声音又道:“你说说,平静没个几年,是不是又得打仗了?”

  一开春,京城派来送粮的士兵经过甘州城已经好几拨,她自小在甘州城长大,比旁人对这不寻常的变化更多了分心眼。

  十多年前与夷人打了三年,弄得民不聊生,好不容易出了勇将,这才换来和平,就怕夷人卷土重来,战事又起。

  虽说有勇将守关,嘉峪关又有数万将士,甘州城守城的士兵也有千人,看着是安全,但若能平和的过日子,谁又愿意兵戎相见。

  听到战事可能再起,张沁玥面上没有太多起伏。毕竟这些年大周朝内外大小纷乱无数,她早已麻木。再说,住在张家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里,村民普遍贫困,除了一条命值钱外,也不怕再失去,所以不像甘州城内的富贵人家,因为拥有得多,思虑也比穷人更多。

  “带兵打仗的事我不懂。”张沁玥轻柔的开口。

  吕氏张口欲言,这才想起张洛就死在嘉峪关外的夷人手中,无怪乎说起战事张沁玥提不起劲,她不免有些尴尬,“算了!烦心事就别提了。”

  张沁玥浅浅一笑,轻应了一声。

  吕氏看着她的笑,再次觉得这姑娘确实长得好,而且心地还很善良。张家屯农猎户普遍日子不好过,张沁玥却每每都能省下银两,买些米面,进城时带上一袋自个儿做的馒头给城里的叫花子,低调行善的做了好些年,从没张扬过,她看在眼里,欣赏之余也忍不住汗颜。

  虽说她家老爷算得上是甘州城人人夸赞的大善人,三不五时会向边疆将士捐钱、捐粮,但他们两夫妇自个儿心里门清,行善虽真,其实有大半是为了酒楼的生意,在外头求个好名声。

  吕氏牵起了张沁玥的手,有些为难的开口,“玥姐儿,婶子今日想要跟你说件事,你也知道,婶子向来没把你当成外人,也就直言了。”

  张沁玥柔顺的点头,“婶子请说。”

  “李代海这人你该是认得?”

  闻言,张沁玥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不知婶子怎么会突然提起此人?”

  吕氏叹了口气,一脸苦恼的续道:“他对你有心思,打算纳你为妾。前几日他来了趟酒楼,跟我透了口风。”

  李代海一家人都是地痞,富林楼开门做生意以和为贵,万分不想得罪,偏偏李代海上门,明里暗里的想让酒楼不再买张沁玥的山货,似乎是打着让张沁玥的日子过不下去,最终求到李代海跟前的算盘。

  吕氏当时是装糊涂,却很清楚时日一长,酒楼坚持跟张沁玥进货,早晚要跟李代海扯开脸面交恶。

  虽说死去的王寡妇对她当家的有恩,但为了张沁玥得罪李代海,实在不智,偏偏她知道以她当家的性子,肯定做不来忘恩负义之事,这几日只要一思及此事,她没少烦忧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