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张沁玥的动作顿了一下,心中疑惑李春花替李家牵线,李家不知道许了这个爱占人便宜的女人多大的好处。

  李代海这个人,她自然清楚,她十天半个月便要进城一趟,一方面将院里种植的药草送到回春堂,一方面也将自己平时进山里取得的山货、野味卖给酒楼,她就算不刻意打听,也听得此人声名狼藉。

  李家上下没几个好人,明面上说是做买卖,实际上却是带着一批城里的地痞收保护费发迹。十几年前在甘州城开了第一间赌坊,又开了间交子馆,专放印子钱赚黑心银两,欺男霸女的事做得不少。李家家财万贯,她却打心眼里瞧不起,现在居然要她进门给李代海当妾,真是滑天下之稽。

  张沁玥敛下眼,柔声的说道:“婶子,代我谢过李公子错爱,我自知出身不好,高攀不起李家。”

  李春花一听她拒绝,声音不自觉带了些许嘲讽与怒气,“玥姐儿,不是婶子要说你,你也得认清自个儿的处境。你今年已过二十,原还指望着洛哥儿挣个功名回来,能勉强替你图门亲事,但如今他死了,你指望嫁人是难上加难,亏得李公子不嫌弃你,还愿意拿百两银子迎你这个丧门星入门,你就别不知好歹。”

  丧门星?!张沁玥的眼眸一冷,语调却不露思绪,“婶子既说我是丧门星,怎么还会替李家来说媒?就不怕李家人听了,怪罪婶子给他们李家招祸吗?”

  李春花的身子一僵,暗恼自己一时情急说了句糊涂话,她马上讪笑道:“就算你是丧门星,李家福泽深厚,能灭你一身的煞气。”

  张沁玥忍不住笑出声来,她颠倒黑白的能力也是绝了。

  李春花看她笑了,忍不住在心中冷哼,还以为她不愿,原来只是装腔作势,“总之这百两银子我给你留下……”

  “婶子还是把银子拿回去,回绝了李家吧!这辈子我没打算要嫁人。”

  李春花皱起了眉头,“之前说是为了洛哥儿起誓,但如今洛哥儿人都没了,这誓言也不作数了,玥姐儿,你知道李家的手段……”她的声音陡然一低,眼底闪过狡诈之色,“洛哥儿没了,李公子没了顾忌,到时他就算强要了你,你也只能从了他,可别说婶子没提点你,若真闹到这样的局面,你别说名声毁了,可能连个名分都没有,更是一个铜钱也别想拿,婶子劝你还是乖乖的把银票给收了吧。”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还真有一定的道理,平时大度宽容,心善之人自然回之以善,但是无良之人,只会变本加厉的欺凌善心人。

  想起向来活得肆意的弟弟,张沁玥不由得轻笑,终於再次抬眼看向李春花,笑意却不达眼底,“婶子,天下还有王法,李家人若真敢胆大包天,欺到我头上,我拚个鱼死网破也要他们身败名裂。”

  她的语调一派轻柔,但眼底闪过的阴狠却是李春花从未见过的,她先是一愣,随即啐道:“就凭你一个一无所有的村姑,还想跟李家人搏命?真真是自不量力,人家一根手指就能弄死你。”

  “既是如此,就等李家人来取我性命吧!我张沁玥虽一无所有,但也没下贱到上赶着给人当妾。”

  “说到底,是你还想给人当正妻?”李春花耻笑道,“你这出身,有人愿意娶就已是万幸,还有脸挑三拣四,当人妾室又如何?出门有仆役伺候,穿着绫罗绸缎,穿金戴银,谁瞧着不是打心眼羡慕。”

  “婶子若羡慕,也可与张叔和离,去给人当妾。”

  李春花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混帐东西!”真看不出这平时柔柔弱弱的丫头这般伶牙俐齿。

  “婶子别恼,确实是我错了,”张沁玥微抿着唇,好笑的道:“婶子这长相,再加上一把年纪了,除非是迎回家镇宅,吓些妖魔鬼怪,不然就是倒贴银两,人家也不收婶子。”

  李春花气急败坏的瞪大了眼,“真是反了天了啊!张沁玥,好歹你叫我一声婶子,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叫你一声婶子是我家教好,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玩意儿,”张沁玥的声音一沉,“劝婶子一句,若要人敬,就要先懂敬人。”

  李春花被张沁玥不逊的言词吓了一跳,她气得狠了,指着张沁玥的鼻子骂道:“你不过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女,我看你可怜,才好心的给你指条明路,你倒好,把我当仇人看了,咱们就把村子里的邻里都叫来评评理!”

  “也好,我不想嫁入李家,被婶子逼得强买强卖,看大夥儿是说婶子有理,还是说我有理。”

  李春花是看张沁玥是个薄脸皮的,向来不会把事情闹大,这才说了狠话,可没真要人来主持公道,毕竟结亲不是结仇,自然不能强逼。

  “张沁玥,你真是不知好歹!”

  “我确实不知好歹,”张沁玥顺势应道,“所以婶子就别把心思浪费在我身上。我年岁确实不小,日子也过得苦,但我向来过得心安理得。”

  李春花对上张沁玥的眼神,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这丫头敢情是话中有话?

  张沁玥意味深长的扫了李春花一眼,拿起拨好的玉米走到后院喂鸡和养来驮物的驴子——福来。

  李春花浑身上下就像被猫爪子挠着一样难受,张沁玥如此无视她,让她一口气憋在心里,她来之前,可没想到死了弟弟的张沁玥会变得这么难缠,要不是顾念着李家同意事成后给的厚礼,她真想直接掉头离去。

  “玥姐儿,总之你是不嫁也得嫁。”李春花跟了过去,挑明了说,“你若是嫌这一百两银子的彩礼太少,这几日李公子会来见你一面,你自个儿跟他提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