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大人蹭饭日常 > 上一页    下一页


  李春花在张家屯鼓动了几句,便让包括村长在内的几个耆老在开春时,招了青壮在村西寻了处空地建了间有地窖的红瓦房,学起李家村存放粮食,由村长管理,若真不好遇上了干旱、雪灾时,便可以开仓发粮,让张家屯撑段日子,这用意是良善,只是不知里头是否会有自私之人使手段……

  张沁玥静静的看着李春花,眼底闪过嘲讽。

  李春花注意到张沁玥阴阳怪气的样子,不免有些不自在。张家屯除了自己家和隔壁的张秀才一家外,大部分都是些大字不识的莽夫鄙妇,随便糊弄个几句,就被她玩弄在股掌之间,偏偏张沁玥不但识字,懂得也不少,幸好性子和善,对人向来轻声细语,也因此她从未将之放在眼里,但今天对上她的眼神,却令她莫名心里发虚。

  张洛自小聪敏,比张沁玥这个姊姊活泼好动不少,更是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主,年纪虽小,却极为护着姊姊,如今张洛死了,张沁玥受的打击肯定不小,难不成因此连性子都变了?

  李春花眼底闪过狐疑,脸上却仍带着笑,“洛哥儿才去,以后就你一个姑娘家过日子,若有什么需要婶子帮忙的地方,只管开口,毕竟咱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张沁玥眼中的嘲讽更深,张汉和王湘当年返乡后,纵使张汉的腿不利索,两夫妻靠着在京城攒下的银两和家中祖传下来的良田,日子过得倒也算如意,可惜没生下一儿半女,张汉死后,这门算是绝了户。

  李春花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跟王湘热络起来,图的是王湘一死,将她的家产据为己有,王湘心中清明,在世时便不喜李春花,在知道自己身子撑不下去时,更请了里正和村长来替她作证,将家产全留给张沁玥姊弟,李春花那愤恨的表情,还令病重的王湘在家乐了好几日。

  王湘死后这几年,张沁玥与李春花就不冷不热的处着,现在张洛一死,在李春花眼中他们又成了“一家人”……

  人家笑脸迎人,张沁玥也没甩了人家的脸面直接赶人,只是口气不见一丝热络的道:“婶子有心了,谢过婶子,只是我没什么需要人帮。”

  “咱们家玥姐儿就是懂事,婶子最欣赏的便是你这性子。”

  李春花伸手要拉张沁玥的手,却被张沁玥轻巧的躲开了,张沁玥微侧过身,将竹篱门上的木栓给推开。

  这里家家户户的院子都是用竹篱围着,竹门只用简单的木栓带上,防君子不防小人,她推开竹门,径自走进院里,站在屋前的门廊上,将头上的斗笠给拿下来,轻轻搧着风。

  李春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的隐了去,不客气的跟了进去,朗着声音说道:“玥姐儿,咱们一家人也不说两家话,我知你现在没心思,但你年纪也大了,你弟弟去了,当年你许下什么誓愿也都当不得数。婶子心疼你如今孤苦无依,所以跟你说说这事。”

  张沁玥没答腔,仍旧轻轻搧着风消暑气。

  李春花抬头看了张沁玥一眼,虽说她打心底厌恶这个死丫头,却不得不说这丫头长得好,一头乌黑长发,随着风微动,平时辛勤农作,皮肤却依然白皙不见泛黑,身材也不若这村子里的妇人粗壮,可说是娇小可人、弱不禁风,惹人怜惜,放在繁华之地,都是少见的美人,这等相貌,在这小村子更是埋没了。

  李春花嫉妒的撇了撇嘴,“婶子就直说了,隔壁李家村的李毅汉李大爷,你该是有所听闻?”

  她提及李毅汉时,脸上带着一丝难掩的得意,他是她同宗族的兄长,一家管着李家村的仓库,几十年前分了家,李毅汉离开李家村,跑商队发了财,搬离了李家村,还在城里置办了不少铺子,如今日子是过得富富贵贵。

  张沁玥依然沉默,她将手中的斗笠挂在门廊上,转身伸长手拿下挂在门廊上晒干的玉米,径自坐在廊上的木椅上,动手拨着玉米粒到一旁的大盆里。

  李春花对张沁玥的少言不以为意,径自又道:“玥姐儿,你当真是走了大运。这么些年,李大爷家的公子在外头看的女人不少,前几年也娶了甘州城内刘员外家的闺女为妻,但李公子的心头始终挂着你,如今听闻你孤苦无依,李公子求到了大爷跟前,让大爷点头答应你进门做妾,还大手笔的给一百两银子当彩礼啊,这可真算是咱们张家屯的头一份。”

  她当时听到李家派的人说到百两银子时,眼睛都亮了,在她心中,张沁玥虽然长得好,识得几个字,但说穿了不过就是个村妇,原本还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当大夫的弟弟,可如今人死了,张沁玥就是个孤女,这样的身分还能当上李家的妾,已经算是高攀,对方甚至给出了百两的礼金,可见李家大公子李代海真是对张沁玥上了心。

  “一百两的银子,”李春花又重复了一次,语气不自觉带了点酸,“可够咱们村子里好几户人家一辈子的嚼用了。”

  李代海多年前就看上张沁玥,偏偏张沁玥油盐不进,以李代海的性子本想强要,但扛不住张洛这些年跟着回春堂的大夫韩柏川学医,在甘州城方圆百里算是有名望,三年前从了军,在军中颇受重用,李代海担心真强抢了张沁玥,张洛不会善罢干休,这才勉强歇了念头,如今一听张洛死了,张沁玥没了靠山,李代海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玥姐儿,这可是天上掉饀饼的事儿。婶子已经替你作了主,替你应了李家。”

  张沁玥手上的活儿不停,脸上不见气恼,她没心思跟没见识的人计较,她冷淡的瞄了李春花一眼,只当是李春花在自己面前唱了场大戏。

  看张沁玥像个木头人似的,李春花觉得不耐,“既然你也点头,我便替你挑个日子,你将东西收拾好,就让李家派人接你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