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私闯民宅?你这儿不是当铺吗?我来跟你做生意的。”原驭已经打听清楚了,这家当铺的经营模式跟传统当铺不一样,并不只是拿值钱东西来典当钱而已。

  简言之,这里是各式各样交易的中心,透过襄筱海这个奇怪的女人,只要付出代价,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

  这当然包括有形的跟无形的。偏偏这女人人面真的很广,认识各式各样的人,所以她总能找到适当的人帮忙。好比有人来典当寻人才能,好得到自己仰慕已久的珠宝;也有人来典当钱财,好找到自己失踪多年的孩子,那她就居中促成,接了两个案子,从中赚取利益。

  若不是认识一山的怪人,她怎能做这种工作?

  当然,店里头也做各种买卖,包括古董跟宝石,据说这边也提供交易,甚至可以帮忙寻找所需的货色。

  “你我能有什么生意好做?你这大老板还有什么要不到的,还需要来找我?”筱海没好气地在他旁边的位子落坐,已经忘记要赶人了。

  “当然有。”他神秘地一笑。“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至于代价你开出来吧!”如果钱能摆平这件事情,那么他宁愿把时间省下来拿去处理公事。

  老实说,他没有太多时间继续在这边跟她耗了,集团里面的工作多到不行,他常常都得加班才能处理完。

  襄筱海的嘴巴张了又合。“原先生应该知道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信用,我为什么要赔上我的信用?你凭什么认为我该毁约来成就你这笔生意?”

  如果原淇看到她哥的奸商本性,不知作何感想?难怪她当初非要她帮这个忙不可,看来她大哥真的不是个好搞的角色。

  “生意讲求的是利润,追求最大利润是商人的本能,不是吗?”原驭不信处理不了这件事情。“当然,附加利益也不少,至少你不用每天再见到我等着让你搭讪。”他冷静地提醒她。

  襄筱海嘴里喃喃念了几句。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是不是说‘看你这么有诚意的分上,我们就做这笔交易吧’?”原驭笑容可掬。

  襄筱海眯起眼。“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要知道我刚刚念什么。”

  原驭依然笑笑,不以为“虐”。

  “你请回吧,我这小店招待不了你这大老板。这笔生意我不谈,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筱海说话间果然看到小余端了杯咖啡出来,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小余无辜地看了她一眼,把咖啡放到原驭面前,人就赶紧溜了。

  “咖啡来了,喝完快滚。”筱海说完,看了下墙上的老钟,跟赵老板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小余,泡一壶金萱,准备一些茶食。”

  原驭倒是挺悠哉,打开公事包,拿出一些文件,居然一边喝咖啡,一边办公了起来。

  “你在干么?原驭,你以为这是你的办公室吗?快走,我还要做生意。”筱海简直拿他没辙,对于一个不跟你起舞,不对你发怒的人,怎样都很难激出她想要的结果。

  “我这笔生意没做成,我不走。”原驭啜了口咖啡。“咖啡味道不错,不过金萱我也可以喝。”他说得好像人家泡茶是准备请他似的。

  襄筱海快抓狂了,她已经看到赵老板从大门走进来了。“你别闹了,我的客人来了。”

  “不要我坏事?简单啊,答应我的要求。”原驭摊了摊手。

  “你若真的不走,先到里面去等等吧,等我谈完这笔生意。”她赶紧转身喊人。“小余,带原先生到内室去休息。”

  小余非常有效率的出现,然后端起原驭的咖啡。“原先生,这边请。”

  原驭看了她一眼,富有深意的一眼,然后才跟着小余走进内室。

  看着小余殷勤地招呼着原驭,筱海忍不住咕哝:“到底谁才是她主子啊?”

  当然她没时间抱怨,客人已经上门,她赶紧转身迎接。

  一小时后,襄筱海送走了赵老板。虽然因为心不在焉,花了比平常更久的时间谈完这笔生意,好在她还是成功了,这一次她可以大半个月不用再接生意了。

  叹了口气,她转身兀自上楼,并没有先去内室处理原驭那个大麻烦,因为她知道现在跟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她回房间拿了皮包,打算偷偷摸摸溜出门,去逛逛街看场电影,把原驭放在这里枯等。

  下楼的时候她非常小心的没有弄出声音,走过大厅跨出店铺,正要庆幸摆脱一个牛皮糖,转身却撞上一堵又硬又宽的墙。

  “襄小姐想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程。”男性低沉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筱海愤恨地抬头,原驭那张放肆的笑脸就撞进了她眼眶里。

  “你干么阴魂不散?”她明明没发出声音,他怎么会知道要先出来堵她?

  “我阴魂不散?我看是你鬼鬼祟祟吧?”他低头看她,那眼神好像在看什么宵小之类的人。“要不是我看到小余去收杯子,我还不知道你打算把我这客人放鸽子呢!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传出去对你当铺的名声不好吧?”

  “你……”她咬了咬牙。算了,跟他生气只是浪费能量。“我要去台北市,送我一程吧!”她说着还率先走向他的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