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三十一


  但是现在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

  “萧秘书,襄筱海去哪里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问问门外的萧渝禾。

  “走了。”萧渝禾头都没抬的说。

  “走了?!”他诧异地瞪着她。她的意思不会是他脑中想的那个意思吧?“走去哪里?”

  “辞职了。”萧渝禾终于抬起头了,只是眼底的指责让他不大好受。“筱海说她中午输了一个赌注,所以她决定履行诺言。”

  “我哪有要她走?”他喊出来。“那只是她闹着玩……”

  不对,她不是闹着玩。

  中午的时候他确实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虽然她如往常一样的笑着,但就是有点不大对劲,看来那时她已经打算离开了。

  他的肩膀垮了下去,整个人好像消了气的气球一般,顿时失去了力气。

  “筱海说要她离开公司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她答应过帮你实现一个愿望的。”萧渝禾叙述着。“总裁,你们男人有时候真的一点都不懂女人心。”

  “我是不懂女人心,我跟她……本来就宛若南与北般的不同,会有短暂的交会,也是因为原淇。或许这也是一个结果,她该找一个跟她比较配的男人,可以让她快乐一点。”他轻声地说,毫无重量的话语变成了沉重的负担,整个压垮了他的肩膀。

  “那你呢?经过了与她相处的快乐之后,你还能回归平淡吗?你居然打算放这样一个女人离开?原驭,我从来不知道你是个傻子。”在发现老板并没有意愿当白马王子去追回公主时,萧渝禾毫不客气地连名带姓叫他。

  天哪,难怪筱海要哭。

  遇到这样一个死脑筋的男人,哭恐怕还不足以宣泄内心的郁卒吧?

  原驭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楞楞地转身,然后回到他的位子出神。

  萧渝禾气愤的咬了咬牙,决定不管他了,转身工作去。

  原驭的手摸到桌上的钥匙,这才弹跳起来。“萧秘书,这是什么?”

  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车钥匙,但是车钥匙怎么会在这边?筱海没有开走吗?一个月的期限还没到,她连这最后的牵连都不想要留着了吗?

  “那是你的车钥匙,筱海回家后请人开回来的,她交代要把车子还你。车停在停车场,你下班后就可以开走了。还有,老板,我下班了。”萧渝禾说完拿出抽屉里的皮包,关掉电脑,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对于这个固执的男人,她不想继续跟他说话,以免犯下敲老板脑袋的罪行,最后真的要丢工作。

  原驭握着车钥匙跌坐在椅子上,车钥匙深深地陷进他的手掌中,他感觉到一阵刺痛穿过他的身体,闭上眼,他承受这一股痛楚。

  但是痛楚没有转眼即过,而是在他周身蔓延开来。

  他拿起桌上帮她买的茶,将依然温热的茶握在手中,内心却是一片的冰冷。

  走了。

  她走了。

  再也没有性格不能融合,或者意见相左的冲突了。

  他的挣扎也可以结束了,不需要再跟内心的欲望撕扯。

  他可以做回那个一成不变,固守原则的原驭,那个……无趣的原驭。

  他将那杯茶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红茶的香味从他口中散发开来,而牛奶的甜味跟咖啡的香醇则在第二道感觉之后涌现。

  “原来这就是红茶拿铁的味道,少糖、要热一点。”他苦笑。“可惜现在已经不热了。”

  该怎么办呢?

  她才走了几个小时,他却觉得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她了。

  这个办公室到处充满着她的声音、她的笑靥、她的身影。每当她站在那个落地窗下,阳光洒落她身上的模样……

  他已经开始想念她了。

  “原驭,不要想了,放她走是对的。”她替他做了选择,那就这样吧!

  顿时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多待在这个办公室一分钟,他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走人。

  提起公事包,他走到电梯旁按下电梯楼层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