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三十


  偏偏他三点又有个重要聚会要参加,非得离开公司不可。

  “筱海,我三点要去参加一个重要聚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结束后我打电话给你,我们再来谈。”他离去前俯下身跟她说。

  “说不定你会忙到很晚,不用把这件事情挂在心上,如果你很忙就算了。”她难得如此乖巧、温顺的态度,让他那股不祥预感更浓烈了。

  可是他再不走就要迟到了,而他痛恨迟到。

  “我再打电话给你。”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转身一走,她的眼泪也跟着啪地一声往下掉。

  正好走进办公室的萧渝禾看见她的模样,惊讶地张大了眼睛。“这个……总裁……”

  萧渝禾左右看了又看,发现老板已经走了,犹豫着是不是要去追老板,告诉他筱海在哭。

  结果筱海伸手一抓,扯住萧渝禾的手,对她无言地摇了摇头。

  “怎么了?总裁骂人了吗?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只是嘴上严厉……”萧渝禾安慰地拍拍她。

  筱海忍不住埋在萧渝禾怀中哭了起来。“他不要我……我知道他不要我……”

  故作的坚强崩溃了,她的骄傲,跟对爱情的满腔热血都溃散了。

  没想到她襄筱海身边追求者无数,最后竟然栽在一个不想要她的男人身上。

  “你不要哭,不要难过,筱海,慢慢说。”萧渝禾安慰地拍拍她,让她靠着自己好好地哭一下。

  好在筱海并不是那么情绪化的人,她慢慢地收起眼泪,努力地想稳住情绪。萧渝禾把面纸递给她,她擦了擦脸,新的眼泪又涌出来,她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屈服于情绪的软弱。

  “你要不要谈谈?其实我早该知道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只是没想那么多。上礼拜看到你们两个跌成一团,我才恍然大悟。其实我从来没看过总裁这么开心,自从你来了之后,他整个人好像都活过来了。”

  “可是他很抗拒这样的改变,你知道他那个人做事情总有自己一套的规则跟方式,一开始他对我的个性很不以为然。”筱海说着又难过起来。

  这些她从来都不觉得是问题。她并没有嫌弃他古板或是顽固,因为她知道潜藏在他那个僵硬男子底下的是个善良而热情、温柔而心软的人。

  她以为他同样可以珍赏她的优点,包容她的缺点,但是结果显示并不是这样的。今天他那为难的模样让她看了非常的失望与难过。

  她一方面其实很同情他的自我挣扎,但另一方面又觉得他的表现让人很失望。

  “可是那是刚开始,后来他不也慢慢发现你的优点了吗?虽然他不见得赞同你的每个做法,但是每次你做事时他还是会帮你,这表示他是真心喜欢你的。筱海,总裁不是一个男女关系很复杂或很混乱的人,他的生活其实很简单的。”萧渝禾忍不住替原驭说几句话。

  “可是他现在陷进死胡同了,我不想再去拉他。总不能我自己一头热,他却老是在犹豫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吧?我受够了,我要离开。”筱海说着站起身来,拉开抽屉开始收拾东西。

  “筱海,你做什么?你不要冲动。”萧渝禾被她说风是雨的性格给搞得手足无措。

  “我要辞职。你只要跟他说中午的赌约我输了,我现在打算履行赌约。所以我辞职了,明天起不会再来上班了,所有公事方面的东西我都会留下,有需要自己去我电脑里面找。”筱海真的拿出一个大包包,开始收拾起自己的杂物。

  “筱海,你说什么我搞不懂,什么赌约?你至少让我清楚一点,不然我怎么跟他交代,总裁会劈了我。”萧渝禾急着想阻止她。

  “他不会劈了你,他会松了一口气。”筱海气愤地朝他的位子瞪了一眼。“我今天跟他打赌输了,所以要帮他实现一个愿望。他以前一直希望我能离开公司,不要找他麻烦,现在他得偿所愿了。”

  “可……可是……”萧渝禾不相信老板的愿望是让她辞职,毕竟现在两人关系已经跟一开始不相同了。

  “不用可是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把那些茶具搬上车?我一个人拿不走。”筱海抱起一个大包包,然后哀求地望着萧渝禾。

  萧渝禾只好帮忙她把剩下的东西拿着,一起搭电梯下楼到停车场。

  筱海还在开原驭的宾士车,看到车子她不禁触景生情,差点又哭了出来。三两下把东西扔进车子里,她坚定地说:“如果原驭开除你,来找我,我给你工作。”

  筱海把一张印刷精良的名片塞进她手中,然后在她来不及阻止时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原驭聚会之后,回公司的路上很习惯地绕过去那家茶店,买了一杯筱海喜欢的红茶拿铁,然后才让司机送他回公司。

  才从电梯出来,他就看到自己的秘书脸色不大对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做事,连跟他打招呼都懒。

  他有点诧异,但并没有因此怪她,还以为是她今天心情不大好。

  可是他一踏进办公室就马上察觉不对劲了。

  空荡荡的。

  他的办公室很久没有这样空荡荡的,自从筱海来这边上班以后,不仅东西变多了,连办公室也热闹起来。她身上的活力总是吸引着大家,来来去去的主管也更爱在这边多逗留,有时候只为了喝她一杯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