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如果我真的对她做了什么,你这样对我,不怕我做什么冲动的事情吗?”襄筱海忍着手腕传来的阵阵痛楚,不让眉头皱一下。小淇警告过她这个大哥很可怕,但遇到她襄筱海,来硬的一点也没用。

  原驭闻言瞪大了眼,手上的力气又加重几分,差点就要把她抓起来摇晃了。不过短短的一、两秒钟,他随即镇定下来,并且松开了她的手。

  “快说,你到底想要什么?”他不再看她,怕自己又过于冲动的伸手掐她,这女人有惹怒人的本事,且相当高竿。

  襄筱海偷偷地揉了揉手腕。“我没有想要跟你要什么,无论我跟你妹妹达成什么样的交易,该付出的代价她会付出,这不关你的事。”她本来可以好好跟他说,但是这男人太过分了,她可不愿意让他好过。小姐她赚钱看心情,做事看心情,既然眼前这人让她心情不大好,当然不能让他顺心顺意了。

  说实话,这男人要是不要这么难缠,她倒是挺欣赏他的。

  他虽然不是俊美型的男人,但却是那种在人群中你很难去忽略的人。他长得太有棱有角,看得出来性格也是属于刚正不阿那一款的,更有甚者,这样的男人都非常的固执。

  如果她够聪明,就该安抚他,给他一些可以给的讯息,然后再联络原淇,让她尽快打电话回家解释一下。不过,她还真不想让他好过,她太想看看这男人最终到底会不会失控,即使那表示她可爱的小脖子可能有危险,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玩一玩这个严肃的男人。

  “你──”原驭从来没有这样想扭断一个人的脖子,他觉得血液再次冲上脑门,这种状况对他来说是何等难得。“我警告你,这件事情可大可小,首先我要确定原淇的平安……”

  “这个我可以跟你保证,她很平安,也很快乐。至少我最后见到她的时候,她显得非常的兴奋。”襄筱海是很想继续惹这个男人生气,但看他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她知道自己该适可而止了,否则不是她被他谋杀掉,就是他脑溢血死在她店里。

  “那你快点告诉我原淇的下落,如果她平安回来,我可以不计较你做过的这些事。”他快要失却耐性了,这女人有把人逼疯的本事。

  必要时他可以非常有耐性,在商场上这个特点让他赢得许多重要的生意,但是眼前的女人瞬间就快攻破他自制的防线,让他不断幻想着自己的大手掐住她小脖子的画面。

  “原先生,你这么说实在太好笑了。”襄筱海抿起嘴一笑。“我做过的事情就算要负责也不是对你。啧啧,我现在终于知道小淇为什么坚持不告诉你她的计划了,因为你固执的脑袋是绝对不会赞同她的。”

  跟这样一个男人生活铁定辛苦吧?筱海忍不住摇了摇头。原驭或许很优秀、很卓越,但是对原淇来说,有这么一个大哥,恐怕压力也少不了。

  “你这什么意思?”他语气一凛。

  对于原淇这个唯一的妹妹,他向来都非常的关心,小淇也很乖巧,很少让他担心。他总是为她安排好一切,而她也很乐意的接受,过着美好平静的生活,不是吗?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的误解?照这女人的说法,小淇似乎有没办法告诉他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小淇最想做的工作是什么?”襄筱海看到他微微出神的样子,居然开始同情起他来了。

  有一剎那间,他看起来好脆弱,仿佛忽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一刻她想要伸手抚平他眉间紧缩的肌肉,想要拍一下他的肩膀,但是她当然没这么做,她很清楚如果真的做了,他的反应铁定很伤人──这男人可不允许别人看穿他的脆弱的。

  “小淇在蓝天汽车公关部门当经理,这两年来都做得很好。”原驭一脸防备地看着她。

  襄筱海叹了口气。“我说的是她想要做什么,我当然知道她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她一直想学画,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看来这颗石头比想象的还要硬。

  “学画,这我知道。但那只是休闲活动,不是吗?”他知道原淇喜欢画画,他也不阻止她在工作之余到私人画室学画,但那只是娱乐,不是吗?难道……

  襄筱海毫不客气地大翻白眼。“不是,她是真的想以那个为职业。”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画家的。”他的眉头整个又拢了起来。

  筱海双手环胸。“是啊,但是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

  “你是说小淇离家出走是想去当画家?她现在人在哪里?”这些年来据他所知,小淇把工作做得不错。他从来没想过小妹会有离家出走,丢着工作让它开天窗的一天。

  这样的小淇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一定是这个女人唆使她的。

  “你不要再问这种问题了。我开的是当铺,只要交易谈妥了,客人典当的东西我满意了,我自然付出对方想要的代价。所以你请回吧,我只能跟你说令妹很安全,过段时间她或许就会跟你联络了。”筱海说着起身就打算往内室走,跟这男人对峙也挺累人的。

  “等等,你不告诉我原淇的下落,我还会来的。”原驭感觉得出来原淇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这件事情他可不打算就此罢休。

  “这里是当铺,如果你不是跟我做生意,那就不用出现了。原先生,我不送了,请便。”轻轻丢下这几句话,她飘然走进内室,那短短的几秒钟,她清楚地感受到他投射在她身上的灼热视线。

  如果襄筱海以为她已经摆脱原驭,那么她就错得离谱了。

  阳光从木质窗户透进来,襄筱海从浴室出来,伸了个大懒腰。“小余,今天要吃吐司夹蛋,还有一杯咖啡。”她打开房门对着楼下喊。

  “好的,小姐。”楼下的小余拿着锅铲出现在楼梯下方。

  “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嗯,早上有个约,穿这个好了。”襄筱海挑了件简单的毛衣跟小喇叭长裤,随即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