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二十三


  “赌注啊,你说输了要陪我去看雪的。”她用力地提醒他,生怕他忘记这回事了。这几天她忙着计划度假,开心得不得了呢!

  这些城市都是她想去的,如果能跟他一起去旅行,那就更棒了。

  “筱海……”他一脸为难地看着她。“我手边的工作恐怕没办法让我离开七天十天的,顶多就是两天。可不可以先欠着,以后再还?”

  他手上有几个案子非得年底前结案不可,他没办法丢着不管,就这样休假去。

  “那你还跟我打赌?!”筱海失望极了,顿时觉得生气。“我以为你不是那种不守信用的人,难道我看错你了吗?”她的纽约不见了,巴黎也飞了,苏黎世崩塌了,布拉格结冰了。

  “对不起,这是我没考虑周详,确实是我不对,我有一天一定会还你的,我可以签切结书给你。”他真的满脸愧疚。

  “这样怎么可以,我要先收利息。”她当然也知道要出国大约是难以成行了,但是就这样放弃她的旅行梦,那也不成。

  “什么利息?”他见她情绪似乎好了些,不禁放心了一点。

  说实在,他真的不愿意看到她失望。他对自己未能守承诺,也感到相当的懊恼。他以前从不会这样的。

  话说回来,他以前也从不会跟人家打赌的。结果眼前这女子简直是嗜赌成瘾,有一回他们出去吃饭,她居然要跟他赌下一道上来的菜是什么。

  反正她什么都可以赌,有时候只是赌好玩,有时候赌一些小东西,好比赌一杯饮料或是一份早餐之类的。总之,她的口头禅都快要变成“要不要打赌”了。

  “既然不能出国看雪,那好歹也上合欢山。”她嘟着嘴巴说。“你总不会连两、三天的时间都挪不出来吧?”

  “合欢山一年才下几天雪?”他嗤笑,目光在接触到她哀怨的眼神时自动消了音。“好吧,我们就去合欢山,就合欢山。这样高兴了吗?”

  她终于拉开嘴角笑了。

  “好吧,中午了,我跟客户约了谈点事情,你中午跟萧秘书去吃饭吧!下午的主管会议在四点,记得你要当记录。”他吩咐着。“还有,我会看一下行事历,排出时间后告诉你去合欢山的时间,不过如果看不到雪,你可别哭给我看喔?”

  “谁会哭给你看啦!”她红着脸揍他一下。

  原驭笑着拿起外套走出办公室,爽朗的笑声还回荡在办公室,久久不散。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筱海随意地看着几个公关部的企划案,一边在手边写笔记。有些案子可以改得更完善一点,她会把重点记下,然后再找时间跟原驭讨论。

  其实原驭要是能撇开固执,他信任一个人是真的能够做到很令人感动的程度。最近他确实在许多重要的案子上都征询她的看法,两个人有时候会有南辕北辙的看法,不过经过讨论,通常能够弄出一套还不错的施行方式。

  连萧渝禾都说他们两个已经度过要把彼此拆吃入腹的厮杀期了。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两个人除了公事上慢慢找出方法契合,私底下也是暧昧得不得了。

  “筱海,你准备一下喔,等一下你要记录,会议四点就开始了,我先进会议室发资料。”萧渝禾提醒她。

  今天总裁特别交代要筱海记录,但为了怕她没经验,萧渝禾还是会用笔速记,必要时可以帮帮筱海。

  自从筱海来上班以后,她觉得办公室都热闹起来了。现在就连别部门的主管上来,都会来跟她们哈啦两句,不若以前那么严肃而紧张了。

  “什么?时间快到了喔?我好饿,正想去买点东西吃,还有原驭的咖啡我忘记去买了。萧姊,你先进去,我来打电话请咖啡店送咖啡。”惨了,原驭明明交代她开会时要给他一杯咖啡,还是快点请人送上来。

  “好,那你不要迟到了,等一下总裁从外面回来,说不定会直接去会议室,你如果真的来不及,前面的部分我先帮你记录,你就直接进来会议室。”萧渝禾交代着。

  “好的,我了解了。”筱海挥手送萧渝禾离开,赶紧打电话。“小吴吗?我需要一杯咖啡,我们老板要的。还有喔,我好饿,你顺便帮我买点什么上来,谢谢你,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了,直接送到四十三楼的会议室门口,我在那边等你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