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八面玲珑  >
十四


  筱海瞪他一眼。“那如果我办到了,你怎么办?这样吧,我们来打赌。”

  “打赌?”他这人做事情向来务实,从来不会想过跟人家打赌,不过为了摆脱她,就破例一次吧!“可以,我赌你一个礼拜就受不了了。”

  他决定改变策略。

  既然让她没事干无法逼走她,那么就让她忙到死,她很快就会投降的。

  “好,就赌一个礼拜,如果你输了,要付出什么代价?”她开始兴奋起来了,无论如何她也要看他赌输的模样。

  她知道原驭绝对不会让她好过,但是不战而逃可不是她的处事方法。何况,对于打赌这种事情,她向来是跃跃欲试的。

  “赌注你可以提出来,这样你输了才会心服口服。”他笑得笃定。

  “嗯,我想想看。”她绕着他走了一圈又一圈,身上的独特幽香不断飘摇过他鼻端,那种勾引人的特殊味道让他有着片刻的失神。

  有那么一、两秒的时间,他根本忘记了自己正在跟她谈判,只想伸出手勾住她纤细的腰,想要知道她靠在他身上的感觉,是不是依然那样该死的美好。

  她脑后的发簪随着她步伐的移动而晃动着,晃得他心头也跟着摇摆来摇摆去。他想要抓住她的脸,好好地凝视着那张细致的脸蛋,看看那双调皮的眼珠子还能幻化出什么不同的光彩。

  她是个吸引人目光的女人。

  她有各种千奇百变的风情,就像一颗耀眼的钻石,不同的光线下折射出不同的光芒。

  “这样好了,如果一周内我没有离职,那么你的宝贝轿车就借我开一个月。”她知道男人都不爱人家碰他的车,更何况像他这么一个操控欲如此强烈的男人。

  他开宾士车,就连自己公司生产的车辆都无法取代,可见得他很喜欢自己的那辆车。

  “你?开我的车?”果然,他的声音里面有着不以为然。

  “怎么,不敢赌?”她朝他挑衅地笑笑。

  “那么如果你输了,是否就愿意乖乖地离职,同时也解除跟原淇的交易?”他提出要求。

  “等等,你未免太贪心了吧?我可以答应你离职,但我不能拿跟原淇的交易来赌,那不是我能作主的。你是个生意人,应该明白做生意信用是很重要的。”筱海当然知道他的用意,但她可不愿意傻傻地任人宰割。

  “行,那如果你输了,就离开我的公司,不再以原淇为要胁。还有,你如果工作表现达不到标准,那么也不能算你赢。”

  “那要是你故意提一些刁难我的事情要我做,这样也算你赢吗?”她可不是傻子,这种烂招她得先预防。

  “我不会要求你做超过你能力范围的事情,我只会要你做一个助理做的事情,对于工作内容有争议时,可以请萧秘书当公平的仲裁者。”反正他并不打算派给她什么伟大的任务。

  “萧姊?好吧,这个我可以同意,那就成交了。”她拍了他肩膀一下。

  “好,那我们开始吧,现在我每天早上抵达办公室时都要一杯热腾腾的咖啡,记住了。”他交代下第一样工作。

  “等等,你这工作根本就是秘书的工作,干么叫我做?”照理说总裁特助该是一个很重要的职务,参与的也都是核心的决策工作才对,他一开始就想扭曲工作范围。

  “你是助理。所谓的助理就是什么需要你帮忙做的就去做,甚至萧秘书也可以请你帮她分担工作。”他非常和善地解释。

  搞半天他就是要她当个打杂的,想逼退她是吧?

  哼,顶多也是熬个一个礼拜就成了,一周过后她大可以不听他的使唤。再怎么样她也不能离职,这样未免让他太称心如意了。

  “好,这样也成。那么请问总裁大人,你现在就要一杯咖啡吗?”她咬牙问。

  “对,而且十五分钟内我就要喝到一杯可以入口的咖啡。”他志得意满地看着她。就算她要跑下楼去买咖啡,十五分钟往返也够她累的。

  “你真会刁难人。”她瞪了他一眼。

  “嗯,开始计时了。”他故意伸出手,另外一手敲敲手腕上的表。

  她的嘴巴又开始碎碎念着什么。这次他也不再白目地问她在说些什么了,想来就是骂他的话。

  他开心地回到办公桌后面坐好,开始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只是这开心维持不到几秒,直到听到她打电话──

  “小吴啊,我是楼上总裁办公室工作的筱海,你还记得吧?”襄筱海很安稳地坐在座位上打电话,根本没有忙着跑下楼去买咖啡。

  她居然还有时间聊天?!

  好,很好,只要十五分钟,就可以摆脱她了。他这么告诉自己。

  “你记忆力真好。”她跟人家聊了下,然后才切入正题。“我们老板现在急需要喝杯咖啡,偏巧我又走不开,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送上来?十分钟可以到吗?我在四十七楼总裁办公室,我会交代林伯让你直接上来的,麻烦你了。”

  正拉长耳朵听着的原驭有点惊讶,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认识了楼下咖啡店的店员,而,那人居然也愿意送那一杯咖啡,可见得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那个人肯定对她有非分之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