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清 > 他们都说我哈你  >


  关劲可不理他,直接走到童月身边。

  “啧啧,这个丑家伙是谁啊?”关劲同情地指着沙包上的照片说。

  童月诧异地看向他。

  首先她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边,再者他自我调侃的话跟她的既定印象不同。哼,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

  “本来没那么丑的,被我打过后更丑了。”童月也同情地说。

  关劲哈哈大笑起来。

  童月转头瞪着他。“关经理该不会是来找我修改企划案的吧?有问题请mail到我信箱,我晚一点再处理。”

  “我叫关劲。”他不喜欢她喊他关经理,听来总是讽刺意味大于尊敬。

  童月不理他,又问了一次。“案子有问题吗?关、劲。”那两个字念得特别重,充分显示出她的心情。

  “你写的企划案很不错,虽然前两次不合用,但这次你改得很好。”关劲还是笑嘻嘻的。

  “谢谢你喔,幸好你没真的要我改一百遍,然后再跟我说不合用的东西改一百遍也没用。”童月牙尖嘴利地回应,还没忘记这家伙怎么让她气得跳脚。

  “还记恨哪?是我不好,我误解你了,我很抱歉。”他非常正式地鞠了个躬,慎重地说。

  他的客气倒让童月手足无措起来。“你用不着那么夸张,到时候被人家看到,又说我凶巴巴了,活像我虐待你似的。”

  “你怎么会凶巴巴呢?”关劲眨了眨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你顶多对着我的照片摸两下而已,一点都不凶,我可以证明的。”

  童月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这家伙胡说什么,摸两下?怎么听起来无比的……暧昧。

  “不跟你说了,我先告辞了。”童月的脸蛋不知是因为运动,还是因为羞赧而绯红,但是关劲可舍不得这样放她走。

  “我有个提议,要不要来个赌局?”关劲双手插在口袋,悠闲的问。

  童月正要走开的脚步停了下来。“赌局?”

  “对啊,找个东西来赌,输的人请吃冰。”虽然他原本是打算回家睡大头觉,但遇到她把他的时差都赶跑了,现在一点也不困。

  “拜托,有什么好赌的?”童月翻了翻白眼。

  “如果你要直接认输也可以。”关劲马上堵了她一句。

  “赌就赌,谁怕谁。”她最禁不起激了。

  “那你挑一样吧,这边有一整排的游戏机。”关劲摊了摊手说。

  童月瞄了他一眼,看他穿着衬衫跟西装裤,看起来很“肉脚”的模样,运动应该很差吧?这种只会坐办公室打计算机的,当然要用运动型的竞赛来赢他。

  “别说我占你便宜,就选个最简单的投篮那个吧,时间内看谁投进的球多谁就赢,如何?”童月心里已经打算点最贵的冰,把这家伙吃垮。“先说好,请吃冰的话是吃到饱、吃到撑、吃到死,绝无后悔的喔!”

  哼哼,不知道她的食量有多大吗?中午连吃两个便当都没问题,等一下保证把他吓死。

  “可以,走吧。”关劲握住她的手肘往前走。

  童月虽然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还是想不出来,只好先专注在眼前的事情。

  “谁先?”童月问。

  “你先好了,我需要研究一下战术。”关劲装作很为难的样子。

  童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种东西会有什么战术?“好吧,那我先开始了。”她按了一下按钮,灯一亮就开始投球。

  没多久,她非常满意地拍了拍手。“怎样,差一个球就可以免费再玩一次了。”她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成绩。

  “你也未免太拚命了吧?”关劲的眉头锁得紧紧的。

  “哼哼,怕了吧?要不要干脆投降?”看他的苦瓜脸,好爽喔。她整天的闷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在轻松得不得了。

  “我还是投看看好了,说不定我好运就赢你了。”他跟她换位子打算开始。

  “拜托,这种无法靠运气的啦!”童月挥了挥手。“你一定是那种运动神经很不发达的人吧?”可怜的男人,马上就要被她吃垮了。

  于是关劲投了硬币开始投球,他的成绩也没有太差,但好几个球都在篮框滚了滚又滚出来,让旁边看着的童月都替他可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