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哦,请稍等片刻。”她与近身的一位士兵说了几句话后,将弓箭交到他的手上,似是要他射箭。

  士兵一箭射出,距离靶心稍微偏了一些。

  黑羽龙盈摇摇头,“虽然力度够了,但是准心太偏,若是上了战场,只怕你射不到敌人反而会射到自己人。”

  她亲自动手为士兵纠正握弓箭的姿势要领,“你的双肩太过僵硬,必须放松,心与眼要在同一个位置。”

  忽然,她一顿,回过头看向令狐九,“听说令狐一族善于使用精巧的武器,不知道令狐使的弓箭使得如何?可否为我国士兵演练一下?”

  他手背放身后,“在下是令狐族中很不争气的一个,不精于兵器,只怕会让女王失望,若是这一箭射出,也会丢了我令狐一族的颜面。”

  对于他的回答,她好像已在预料之中,“既然令狐使不肯赐教,那就不勉强了。”

  她走向令狐九这边,并对身边人吩咐,“你们继续练习。”

  走到他身旁,她看了一眼他怀抱的书册,问道:“都已经看完了?”

  “是的,女王给小臣看的营运报告非常的详细,看得出不仅是众幕僚,就是女王自己也下了不少的工夫。女王日理万机,每天除了处理公务,还要操练士兵,能将大小事情处理得这样周到实在是不容易。”

  “和你们的令狐丞相相比,本王算不了什么。”

  黑羽龙盈看似漫不经心地在校场旁边慢慢前行,令狐九跟随在她的身边,保持一步之距的同行。

  “丞相的确忙碌,平日里如非有事商议,我很难看到他,不过昨晚女王深夜还在批阅公文,清晨一早又来到校场,这份辛苦让在下看了也不免感动。女王能够统治黑羽这样一个军力强大的国家,定然是付出了旁人看不到的心血。”

  她的嘴角挑了挑,“想不到令狐使这么会说话,难道令狐丞相除了委派你调查营运之事外,还给了你一个对本王歌功颂德的任务吗?”

  他一笑,“那倒没有。原来女王不喜欢听别人说真话,既然如此,小臣可以换个话题。”

  “你刚才说关于公文有些不大明白的地方,是什么?”

  “是去年黑羽与玉阳以兵器换粮的事情。如果小臣没有记错的话,圣朝早有规定,以一斤铁器可换三斤粮食,若更换超过三千斤须上报圣朝,不过……”

  “不过我国去年一口气跟玉阳每一笔超过三千斤的交易多达四、五次,是吗?”她倏地站住,猛转身盯着他,“看来你是久居皇城的大少,不知道民间的疾苦。”

  令狐九怔住,不明白为什么她突然变得如此生气。

  “去年我国遭遇天灾,仅有的一点自产粮食也损失了大半,百姓食不果腹,生活困苦者多不胜数,如果我再去和圣朝商议换粮之事,只怕饿死的人会更多。百般无奈之下,我只有求助于玉阳,即刻换粮。这就是你所质疑的叛举背后的隐情!”

  他苦笑道:“这件事我的确不知情,不过女王用‘叛举’一词也过于言重了,小臣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想来丞相一定知道,为了百姓做些违例的事情,情有可原。小臣只是负责调查,而不是来质问的,请女王不要误会。”

  她微吸口气,“本王刚才口气重了,也请令狐使见谅。”

  “女王客气。”令狐九话音方落,匆觉脑后一阵锐风破空而来,他本能地反手去挡,没想到那道锐风竟是来自一支飞箭。飞箭擦过他的手掌,直奔黑羽龙盈的面部。

  近在毫厘之间,令狐九全部心神都悬于一线,身形快过飞箭,猛地抓住箭尾,向旁一甩,脱口惊问:“伤到没有?”

  黑羽龙盈用手背擦了一下被箭镞擦破的伤口,并不在意地回答,“没事。”

  忽然间,她的手被他拉住,一只手托住她的面额,那双与她惊讶的眸子相对视的眼睛中,浓浓的心疼之情几乎要满溢出来,让她蓦地愣住。

  “伤到没有?疼不疼?怎么这么不留意?我们回去,我帮你擦药膏……”

  谁在说话?是令狐九?不对,他的嘴巴并没有动,但这分明是他的声音!

  她的心神突地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迅速拨开他的手退开一大步,怒道:“大胆!你居然敢对本王如此放肆!”

  瞬间场内无数士兵卒都手持兵器冲了过来,将令狐九团团围住。

  但是周围的惊险没有让令狐九的眼有任何的波动,他依然是淡淡地微笑,望着她,仿佛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王,即使他是圣朝使者,对王无礼也罪无可赦!”黑羽言武看到令狐九居然对他们尊贵的女王动手动脚脸色都气紫了。

  黑羽龙盈手抚胸口,努力平复了心绪,挥手道:“请令狐使回宫休息。”

  “王!”

  见他还要说话,她的声音陡地提高,“难道你没听到本王的话吗?”

  “是。”他从牙根深处进出这个字,恶狠狠地瞪了令狐九一眼,“大使,请吧!”

  令狐九深深看着她,慢声道:“箭镞会有铁锈,记得擦药。”

  她转过身,当作没听到他的话。

  但是,他的脚步声明明远去,却好像越来越近,近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她的心上。

  “记得擦药……伤到没有……疼不疼……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同一个声音,都是来自令狐九,却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在、是刚才,还是很久之前?她的脑筋怎么会这么混乱?难道令狐九会妖法吗?

  她的心跳如擂鼓,头疼欲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