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此情此景,多像一个梦境,但他不再是令狐府中的九少,而她也不再是府中不起眼的哑女小情。

  生死阴阳早已相隔,上天真的会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们重逢吗?会吗?

  黑羽龙盈自桌面上抬起脸,前方已经没了令狐九的影子,她缓缓开口,“看来这个人的确是有古怪,你怎么看?”

  自她身后的屏风,黑羽文修现身出来,“是有古怪,但好像和我们想的不同。”

  “嗯,他似乎对我们黑羽的军防兴趣并不是很大,或者说,他将自己的目的隐藏得很好,若是后者,这个人的城府深不可测。”

  黑羽文修却笑道:“女王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嗯?”

  “他对我国军防的兴趣如何我不知道,但是微臣看得出来,他对女王的兴趣更大。”

  她面容一沉,“胡说什么!”

  “女王别动怒,也许是微臣多心,但是……他看女王的眼神的确不寻常,几次和女王说话失态您也一定有所察觉,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也或许是他故弄玄虚,女王要小心。”

  “故弄玄虚?你指什么?”

  他古怪地笑笑,“女王刚才不是提及令狐一族两位公主与金城、玉阳两国联姻的事吗?看来联姻是令狐一族拉拢三国的新手段,令狐族多美女,令狐媚更是艳惊天下,能够吸引玉阳王并不奇怪,如今一朝三国中,只剩下我们与令狐族、与圣朝没有姻亲关系,说不定令狐笑也对女王打着同样的主意。”

  黑羽龙盈不屑地嗤笑,“难道你以为令狐笑在用这个令狐九对我行使美男计吗?”

  “如果是美男计,令狐九当然算不上……”黑羽文修思忖,“论容貌,令狐九毫无半点惊人之处,不过……”

  “我不会对这种人动一点感情。”她对这个话题有点下耐烦,“大业未成,我对任何感情的事情都没有兴趣,更何况是一个突然造访的外来敌人。”

  “女王还是要小心。”

  “嗯,我知道。不过你那边更要注意,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但是总不能掉以轻心,他住所的附近多加派人手巡逻,别让他以及他的手下有任何溜出去的可能。”

  “微臣明白。”

  她再道:“言武那边你要经常提醒,他心眼儿直,又听不进劝,这种刚愎自用的性格最容易被敌人利用。”

  “是,微臣明白。”

  她看他一眼,“不要总说‘微臣明白’,希望你是真的明白我的意思。”

  黑羽文修笑着点了点头。

  翌旦太早,令狐九就来到议事殿外请求觐见,没想到得到的回报是她到校场阅兵去了。

  犹疑间,黑羽文修从殿内走出,问道:“令狐使是要见女王吗?女王有吩咐,若令狐使来了,请你到校场去找她。”

  “涉及军务,只怕会有机密,不方便吧?”令狐九表现得很知分寸。

  黑羽文修淡笑,“无妨,女王说了,我黑羽国无不可对人言的事情,令狐使来自圣朝,回去之后总要向丞相回报,多看一些不至于到时候词穷。”

  “如此……那就多谢女王和大人好意了。不知道校场在哪里?可否请人为我引路?”

  交谈数句,令狐九就看出这个黑羽文修比起黑羽言武要精明老道许多,话里话外的语带双关与黑羽龙盈有许多相似之处,可见是黑羽龙盈的心腹重臣,在这个人面前他得更加小心言行举止,以免被对方看出什么。

  黑羽文修亲自引领他来到校场,一路上与他说说笑笑好像很亲切,其实令狐笑明白,对方这样做是为了降低自己的戒心,他保持从容不迫的淡然,不做过多的行为,也不提过多的问题,直到他们的马车来到校场门口。

  将他送至门口,黑羽文修就转回内宫,黑羽言武像是早已得到消息,派人在门口等候。

  令狐九心中不由得钦佩黑羽国的纪律严明和资讯传递之快,圣朝与其他两国根本无法与之匹敌。

  若是这样的黑羽国一直以一朝三国的保护者存在当然是四国之幸,但倘若真如令狐笑所说,黑羽国意图不轨的话,以其他一朝两国现在的实力来看,就算是联手,也未必能敌。

  无论如何都要说服黑羽龙盈打消称霸的念头。

  他在思忖的时候已经来到校场内侧,黑羽龙盈并没有站在高台之上,反而立于校场的中央,换了一身戎装,箭袖绑腿,手中提着一张弓,身前十几丈外的箭靶上有不少已经射中靶子的长箭,显然是她刚刚演示完射箭技艺。

  “令狐使来了。”旁人通报着。

  黑羽龙盈转身面对他,“本王以为大使昨天劳累,今天会起得很晚。”

  “女王交付了功课,在下怎么敢不做呢?”他笑道:“只是女王现在忙于军务,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那些营运纪录,在下有些不大明白的地方要请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