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他的话音刚落,夏南容浑身一紧,沉声说:“有人上楼。”

  果然,片刻后有人在门旦果告,“我王有请使者至前殿议事。”

  这回换令狐九愣住了。这个时候召见他?原来前殿的灯火通明竟然是为他点亮的?

  不同于白天那威风凛凛的阵式,晚上的议事大殿中只在门口安排两个侍卫,殿内空空荡荡,除了黑羽龙盈,竟然再没有别人了。

  看到他来,黑羽龙盈微笑着起身迎接,“令狐使,请这边坐。”

  令狐九也微笑还礼,慢慢走近她时却仍忍不住悄悄打量着她的面容。

  她和小情真的很像,当年小情去世的时候不过十七岁,如今的黑羽龙盈恰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若小情还活着,也应该如她一般大吧……

  “不知道女王是否有同胞姊妹?”忍不住的,他脱口而出。

  她一愣,“没有,令狐使为什么这样问?”

  “如果女王不觉得小臣冒昧的话,我就直说了,许多年前我有一位故人与女王的容貌十分相似。”

  “哦?是吗?那还真是有趣。”她虽然嘴上说着“有趣”,但是神情中没有半点好奇或是开心的样子。

  她不是小情,绝不是。令狐九在心中无声地叹息。小情在面对他时不会无动于衷、神情冰冷,更不会有如此威严冷峻的气势,小情只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虽然受尽苦难依然能微笑面对,婉约娇柔,惹人怜爱。

  黑羽龙盈只是与她有着一模一样的五官,她们的灵魂却完全来自不同的两个世界。

  “令狐使的这位故人,现在又于何处呢?”黑羽龙盈很客气地和他随口搭腔。

  “她……已经去世多年了。”

  “哦,实在抱歉,触到你的伤痛。”她依然是那样淡淡的口吻,疏离得客气,没有半点真心在内。

  他收回心神,让眼底唇边的那抹苦涩淡去,“女王邀我来,不知道是要商议什么?”

  “令狐使这次出访,为什么第一个造访的就是敝国呢?”她的话申明显带着试探。

  他笑笑,“一朝三国中,黑羽与圣朝的距离最远,平时的往来相对较少,丞相表示应该先访黑羽,免得让别人以为圣朝与黑羽之间因为距离而生疏了情份。”

  黑羽龙盈点头,“丞相想得真周到。其实哪会有什么‘别人’,只是毕竟玉阳和金城的国君都迎娶了圣朝令狐一族的公主,关系自然亲上加亲,本王除了要说句恭喜之外,还很佩服令狐一族人才辈出,不愧是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家族。”

  听她又是语带双关,他轻轻回道:“多谢女王的夸奖,其实令狐一族也有资质平庸的寻常人,譬如令狐九,就谈不上貌美,也没有什么智慧,在家族中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小人物会被令狐笑委任为营运大使,将联系各国这样的大事交到你的手上吗?”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令狐使也不用太妄自菲薄,本王虽然从未见过令狐笑丞相,但对他的风评却是耳闻不少,听说他看人从不会看错,料事向来如神,所以对你的到来,本王更不敢轻慢。”

  刷地一声,她抛出几本书册,“这是三年来我国与其他各国以及与中原的营运纪录,请大使检验。”

  “女王真的是快人快语。”他伸手要拿书册,无意中看到她右手手背上有一块暗红色的印记,顿时心头如遭雷殛,惊问道:“你……请问女王手背上的印记是怎么来的?”

  黑羽龙盈不以为意地瞥了自己的手背一眼,“哦,这是本王的胎记,自小就有。”

  “不、不……不对。”他的眼睛如鹰隼,紧紧锁在那块小小的红印之上。

  世上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吗?除了容貌相似之外,连她的手背上都有着和小情一模一样的红印!

  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块红印的来历——

  那年冬天,圣朝天寒地冻,他在书房写字,手脚都已经冻得麻痹,小情看不过去,跑去管家那里要来了一个小火炉。但在路上她被三姊绊了一跤,摔倒在书房门口,火炉从掌中滚落,滚出的火炭烫到她的手背,立刻烙出一片红印。

  当他心疼又愤怒地捧起她的手,要与三姊理论的时候,她却是泪眼汪汪地抓住他的衣摆,用力地摇头,用手指着掉在旁边的火炉,爬过去将火炉拾起,重新添好木炭,为他点燃取暖。

  那天晚上,他一边习字,一边还要担心她的伤势,但每当他看向她的时候,她总是笑盈盈的,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可那道伤疤却永久地留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