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四十一


  尾声

  黑羽与圣朝的战役一触即发却又突然而终。

  变化之大,让许多得到消息的老百姓,还未来得及惊慌就又被告知战事已经停止,黑羽撤军而回。

  这个中原由和种种变故平民百姓当然不会知道,就连圣朝众多朝臣也不太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人们也都在纷纷猜测,这件事或许还没有结束,也许,在不远的未来,黑羽还会卷土重来?

  毕竟,一朝三国安逸了这么久,稍有风浪都会让人惊惶,更何况是这场牵连了一朝三国的战事。

  此时,在海面上,黑羽的船队正在返航途中。

  黑羽文修咬牙切齿地捏着手中一张信纸,咒骂道:“令狐笑这只狐狸,早晚我要让他死在我手上!”

  黑羽言武说:“我倒觉得他没有那么可怕啊!你看我们出兵一次,他就立刻答应减免了我们五年的赋税,而且还答应将玉阳与我们的换粮数额加大一倍,可见对我们黑羽大军他也是很害怕的。这一次也不算是无功而返。”

  黑羽文修丢给他一记白眼,“你懂什么?这点小恩小惠对圣朝来说根本无关紧要,而令狐笑不费一兵一卒却保住他的丞相之位,拿圣皇的恩典换取自己平安,这种人还不算可恶、不算狡猾?”

  黑羽言武耸耸肩,“没关系,以后只要我们察觉不对就大兵压境,包管他什么都答应。”

  黑羽文修长叹一声,“你啊,真是个没心眼的人,我们等这一天到来等了多少年?令狐笑如今对我们有了防备,再要给他有力的一击可就难如登天了。”

  黑羽言武张望着航行在船侧右前方那条小船,问道:“令狐笑派了什么人来?为什幺女王一直在那条船上待着,也不回来?”

  “圣朝的常驻使者。”黑羽文修郁闷地说:“说白了,就是长期监视我们的走狗罢了。”

  “哦,跟那个令狐九的身份差不多?”

  “令狐九不过是只待几天,这个人却是无限期地驻留。”黑羽文修恨声道:“此人会是我们身边最可怕的敌人。”

  黑羽言武自信地一笑,“到了我们的地盘上,还不是我们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别担心啦,我会叫人盯死他的!”

  黑羽龙盈坐在软榻的边上,将一方清凉的手巾搭在令狐九的额头,叹了声,“应该等你的伤势减轻再派你来,令狐笑为什么对你总是那么绝情?”

  “七哥不是绝情,是心中有情但从不让人知道。”经过两三天的调养,他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可以坐起身,说话也不那么费力了。

  “他心中有情?”她冷笑,“他若心中有情,当初会架火烧你?这一次派你出来,也不让你把伤势养好再动身,可见他就是冷血无情的人。”

  “你还在为那天的事耿耿于怀?”他笑道:“我不是跟你分析过了,那一定是七哥的计谋。我不相信夏南容会罗织罪状来害我,也不相信七哥会莫名其妙地给我安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就算圣皇真的判我死罪,七哥也有本事可以救我,更犯不着在你面前把我烧死。”

  “你是说他是故意演戏给我看?让你置身火海之后,如果我不救你,那你该怎么办?”黑羽龙盈想起当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就恨得牙根发痒。

  “你离开圣朝也好,那个地方,每个人都有十七、八个心眼,根本不适合你。”

  “是啊,许多年前我也想过要离开,只是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他清亮的眸子凝望着她的脸,“那时候我只想带你离开,却没有想到最后是你把我带走的。”

  她笑了笑,“谁带走谁还不一样吗?总之我们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是啊,”他长舒口气,“不过眼前的局势虽然暂时稳定了,以后该怎么办,你想过吗?”

  她沉吟道:“既然令狐笑肯做让步,你也说过,为了一朝三国的百姓,这一战不应该打。我可以暂时收手,只是,国内贵族王室中仍有不少人希望黑羽能够称霸于四国,只怕回国后又是一番唇枪舌剑了。”

  他握紧她的手,微笑地看着她,“有我在,这些风雨不会让你独自面对的。”

  她望着他的笑容,心头的乌云也仿佛散开。若不是担心他胸前的伤口会痛,真想倒在他的怀中。

  但是他却有着和她同样的心情,即使还不能用力,依然将她的腰肢向自己勾了过来,然后将清凉又温存的吻落在她的前额。

  天地终有别去日,此情绵绵无计剪。换种心情去看那首诗,或许也可以这样理解:即使有朝一日天地都不在了,这段感情还是历久弥新,长留心中啊!

  生离死别都磨不掉、烧不化的情,还有什么力量可以把它斩断、分开?

  虽然黑羽龙盈对令狐笑还有着深切的怨恨和误解,坚持认为他是在把他们的感情当作棋子一样玩弄于股掌之中,但令狐九宁可相信,从头至尾七哥都是在暗暗帮他。

  不仅帮他寻回这段感情,还将他送到心爱人的身边,给了他们一个可以天长地久厮守在一起的理由。

  人人眼中神秘难测心机深沉的令狐笑,从来都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的令狐笑,在圣朝中可以只手遮天,甚至权倾四国的令狐笑,他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情?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看法,对令狐九来说,他们只是手足相连的兄弟,对于令狐笑的为人,他永远相信,不会质疑。

  七哥,多谢你的成全,你肩上的重担我不能为你分担,只能祝福你平安。祝你,终有一日也找到属于你的快乐和幸福!

  心中的话未曾出口,盼望海风可以把他的心语带回圣朝。怀中的黑羽龙盈温暖得好像朝阳一样,将他的身心都点亮。

  人生得一知己,已是足矣。若是这知己还能与自己携手一生,今生还会有什么遗憾呢?

  够了,足够了。

  令狐笑站在圣朝最高的圣女山上,目送着那如云的战船缓缓消失,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

  金城、玉阳、黑羽,从此之后,这一朝三国皆是他令狐家的天下,试问谁还可以动摇他的地位?谁还能够伤他半分?

  他张开一直紧握的左手,手掌中心以小楷写着四个蝇头小字:死于非命。

  他明亮的黑眸紧紧盯着那四个字:死于非命?非命?

  他就不信他辉煌的一生最终会受制于这四个宇!

  蓦然间,他仰天长啸,风卷青丝,声遏行云。

  碧空之下,群山之上,他的笑声传递四野,蔓延开来,仿佛可以漫盖住一朝三国整个天下。

  *欲知君王棋系列其他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请详阅花园系列721君王棋之一《金城卷》

  *欲知君王棋系列其他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请详阅花园系列738君王棋之二《玉阳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