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二十九


  不,这不可能,她是黑羽人,从来没有离开过黑羽!

  但是,倘若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倘若那些让她迷惑、支离破碎的感觉都是其来有自?该怎么办?

  黑羽龙盈将下唇咬得很深,深到流出血也不自知。

  罢了,即便他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当初她既然选择了遗忘,就必然是认定遗忘会比记得好,未来会比过去好,今时今日的她也不再是他口中那个小情。

  忘记,就不要再记起!哪怕他们真的相爱过,那也只是过去,过去便是结束。

  现在的她,不会动情、不会爱人,只记得自己的使命。

  她是黑羽龙盈,黑羽国的女王,令狐九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仅此而已。

  他与她,无牵无绊,无情可续!

  第八章

  令狐九回到黑音阁时,还是如梦游一般的恍惚。他跌坐在窗前,外面依旧是风鸣萧萧,没有一丝月光。夜,沉入死亡。

  夏南容那张年轻俊帅的脸还在他眼前浮现,但是他的人呢?葬身海底,尸骨无存。

  谁害他死在他乡异国不能返家?是自己的莽撞和武断,低估了黑羽海军的实力,更低估海上的风浪会带来致命的危险。

  一场大战还没有开始,他已经先失去一个手足般的朋友,往后,他还将失去谁?黑羽龙盈?在他心中,她如小情的转世,让他有失而复得的惊喜,只是她的冷漠让他原本澎湃的心一点一点开始冰凉。

  虽然,她也并非完全无动于衷,但是他可还有时间来唤醒她?在这阴霾压顶的情势下,他开始质疑自己,也质疑命运。

  重逢,到底是上天的恩赐,还是作弄?是让他幸福,还是让他加倍地痛苦?

  窗台前一阵扑扑的声响,有只浑身被打湿的鸽子正用它的喙敲打着窗棂。

  他振作地醒悟过来,打开窗子,放它进屋里。

  鸽子显然是越海而来,脚上所绑的密函竹管还安全地在那。

  解下竹管,里面是令狐笑捎来的信息——

  我已联络其他两国,做好万全准备迎敌,近一,两日会派船接你回朝。

  难道令狐笑已经知道他有难,所以特意另外派船来接他?

  但是,他还能回得去吗?

  苦涩的笑容爬上令狐九的嘴角,蔓延至整个心底。今天一事过后,他与黑羽国已经正式撕破了脸。在黑羽众臣的心中,他无疑是圣朝派来的奸细,万万不可能放走。

  而黑羽龙盈呢?虽然她保证过“不斩来使”,但那是在夏南容出走之前,如今事迹败露,情势必有极大的扭转。就算她还存着一分善心不杀他,又怎么可能力排众议放他离开?

  “昔日有眉攒千度,今朝更有颦颦处。天上人间难长聚,无处不有相思路。相思随意绕天涯……”

  当这一串诗句无意识地从口中流出时,黑羽龙盈还犹不自知,直到念了一半,她猛地醒悟自己吟诵的正是令狐九所说的,在圣朝连孩童都琅琅上口的诗歌。

  只听他念一遍,竟然会有这么深刻的记忆?

  “三年檐下飞春燕,人未叩门已掀帘。哪知无常人事改,琼花碧落入黄泉。”

  这四句诗从何得来?她不记得自己读过这样一段文字,但是接下来的诗句更是信口拈来,“回顾相逢十三年,聚少离多苦无边。天地终有别去日,此情绵绵无计剪。”

  忽然间,一行泪水自左眼眼眶滴落,她悚然一惊。为什么?为什么会从脑海中冒出这些诗句,还情不自禁为其落泪?

  还是女孩家容易动情,这首诗我反覆念了几十遍,也没觉得怎样,你听了一遍居然就哭了。

  令狐九的声音含着笑意翩然而至,仿佛就在耳边。黑羽龙盈惊得回身去看,四周空荡荡,没有人影,只有屋外的风声还在继续。

  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再念给你听。

  他的声音还在追逐着她,就从一个遥远的地方飘来,可又好像从身体内向外喷涌。

  门声伊吱响起,她旋即瞪过去,走进来的却是黑羽文修。

  看到她如此紧张,他也愣住,“女王,怎么了?”

  “哦,没什么。”她跌坐回椅子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个人独处在大殿里,而后背、手心都早已被汗水浸透。

  “你找我有什么事?”她看到他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黑羽文修将那件东西呈上,“刚刚收到圣朝令狐笑发来的信函。”

  令狐笑?这时候他还要搞什么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