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二十八


  上陵的雨夜?黑羽龙盈皱着眉,陷入深深地沉思。有那样的一天吗?

  “唉!不管你当时是真心、是假意,我永远记得那一天的你,头发是散乱的,到处都湿淋淋,我把你抱在怀里的时候,你身上都已经凉透,嘴唇发紫,浑身都在颤抖……怎么,你还是想不起来吗?”

  黑羽龙盈的头开始钻骨一般,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面裂开。

  她大力地推开令狐九,双手握成拳,敲打着疼痛的头部,“你别说了,什么都别再说了,我不是小情,我不记得这些!”

  他再度抱住她,因为她突然如此激烈地伤害自己而震惊。他意识到她的失忆不单纯,背后所隐藏的可能是一个对她来说很严重的伤害,而他帮不上忙,至少,目前还不行。

  “好,不想,不用再想,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抱着她,手掌揉着她的背,帮她平复激动的情绪。

  就在此时,黑羽文修如鬼魅一样现身,“女王,要紧急事情禀告。”

  黑羽龙盈努力使自己保持清明,艰难地开口,“什么事?”

  他刻意看了令狐九一眼,用一种死寂的语调回答,“有人发现令狐使的随从企图穿越海境,偷返回圣朝。”

  令狐九抱着黑羽龙盈的骼膊陡地僵住,心随着黑羽文修的声音沉人海底。

  意识到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大事,黑羽龙盈的神智完全清醒过来,立刻追问:

  “人呢?”

  “言武将军紧急派人追赶,对方所乘的船只竭力逃窜,海上风大,几番追逐之后,对方船身被海浪掀翻,现在言武将军已经派人全力搜索船上人员,不过在这么大的风浪中坠海,只怕都溺海身亡了。”

  令狐九几步奔到黑羽文修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双目圆睁,“带我去,带我去找人!”

  “下官来这里向女王禀报此事,也正是要请令狐使到海边去,以便辨认尸体。”

  因为他这句残酷的话,令狐九坚强的意志像是被人重重地击碎一块,直到他如行尸走肉一般来到海边,在漆黑的夜幕下,看到海滩上那零散、横七竖八地躺着的几具尸体,他的脑海中跃出一句话--生命何其轻贱!

  他拚命地在他们之中寻找夏南容尸体,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站在旁边的黑羽言武,有些得意又冷漠地看着他,“令狐使的那个随从是最先掉下海去的,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的尸体,只怕已经喂了海中的巨鱼。”

  海风烈烈,吹得他的脸颊生疼,夹杂着点点浪花打在脸上,好像泪水。

  压抑了很久的悲伤在这瞬间进发,他震怒地大声质问:“为什么要把人逼上绝路?难道在你们眼中杀一个人跟捏死一只蚂蚁的意义一样吗?如果现在死的人是你的手足、你的朋友,或是你的手下,你也可以用这种轻松的口吻来谈论吗?”

  黑羽文修也来到他身侧,冷幽幽地说:“令狐使别搞错了,不是我们让他们在这种天气里逃跑,害了他们的人是指使他们出海的人,这个人是谁,显然您不用我们多说。”

  令狐九的身子晃了晃,愤怒变成惨笑,“是啊,害了他们的人不是你们,而是我,是我要他们冒险出海的,是我害了他们……”

  他有些哽咽,一回头,看到黑羽龙盈伫立在岸边,静静地看着他,她的眼神里是困惑、是动容,又像是伤感,或许,还有别的情绪。

  他一步步走到她身边,“女王,看到这么多人死去,你的心里是什么感觉?他们不是你的子民,但是他们同样有血有肉,父母养大,也有亲人。一个人的死去,会影响多少人未来的生活?如果你真的下令开战,那么未来会有更多的人陷入我今天这样的悲伤,不,是更甚于我。”

  他伸出双手,“醒过来吧,小情,你的使命应该是让你自己过得快乐,让更多人幸福。你可以做到的,而不是制造战争,让更多的人无家可归。”

  她深深地看着他,神情在暗夜里看起来更加幽冷,但是眼波却飘摇不定。

  他几乎就要打动她了,他知道,他迈上一步,冷不防旁边横过来一个人,挡在两人之间,是黑羽文修。

  他面对着令狐九,背对着黑羽龙盈,朗声道:“未经女王许可,任何外籍人士不得随意出海,这是本国的规矩。请问女王,要如何处罚违禁的令狐使?”

  由于他的阻挡,令狐九看不到黑羽龙盈的睑。

  过了很久之后,黑羽龙盈才慢慢地开口,“这件事,还有疑点,尚未调查清楚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令狐使还是我们的客人。”

  这个决定有着明显的偏袒,黑羽文修不满地转头说:“女王……”

  “太晚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黑羽龙盈不由分说地决定,“送令狐使回去休息,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伤他一根头发!”

  令狐九侧站了一步,看到她已经转身过去后的背影。

  “我是不是该感激你的仁慈呢,女王?但是你可能不知道,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已经烧死了一半的我。而现在的你,让活着那另一半的我也如同死了一样。”

  他每次说出的话都像是一把刀,剜着她的心,似要把她完全掏空一般。她必须竭力克制自己,不转过去面对他的眼睛。

  她快速地离开海滩,像是背后有什么妖魔鬼怪追赶着她。每多靠近这个人一些,她的心就会多迷失一块。

  今夜会到墨音阁的楼下,也是一种鬼迷心窍的举动。本来心绪烦乱,想躲开他的,不知道怎么最后走到他的领地,还被他撞见。

  被他强搂在怀中的感觉已经不像最初那么愤怒,慢慢地,有种熟悉的贴合感,就好像真的如他所说,在某年某月某日,他们曾经如此亲密地靠近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