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二十四


  这一句又是来得如此突兀,加上温情脉脉更显得古怪。

  她避开他灼人的眼神,学着他的话,淡淡地回答,“多谢令狐使关心,这点小伤也伤不到本王。”

  “是啊,葬身火海都能死而复生的人,怎么会在意这一点浅浅的擦伤?”他无声地低笑,带着一点轻讽。

  “女王下次如果想试小臣的身手,可以直说。令狐家庭训第一条就是不炫才技,谦以对人,如果因为小臣过于恪守这条庭训而让女王及其他臣子对我有所误解,还请女王宽心,再不要冒险拿自己的安危做赌注,女王毕竟是万金之躯,每伤一分一毫都有人为之心痛。”

  黑羽龙盈的手紧紧捏住桌角,意外他们苦心布置的局竟然轻易被对方识破,她的喉咙有些干涩,但手边连杯水都没有,只能死死盯着令狐九,一言不发。

  他望着她,良久长叹一声,“大概我又多事了,现在的你,出入有车,前呼后拥,不再是当初的你,也不再需要我的保护。女王,请多保重吧!”

  他缓步退出,那每一步踩在青砖上的声音都显得异常沉重,黑羽龙盈几乎忍不住要脱口叫住他,但是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就被她硬生生地给按了回去。

  叫他做什么?这个人带给她的困扰难道还不够多?难道自己还要给他更多的机会吗?

  令狐九刚刚离开,等候在外面的黑羽文修就立刻进来,看到她阴沈着脸,关切地问:“女王,那人是不是又说了些什么?”

  她沉默很久,才抬头看他。她的眼神有点迷离,甚至让他觉得陌生。

  “文修,我真的是没有离开过黑羽国,对吧?”

  他的神色一变,“女王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我在五年前大病一场之后,曾经有一度喜欢喝茶,这事你还记得吗?”

  他答道:“大夫当时不是说了,人在大病后有时候生活习惯,哪怕是饮食起居都会有点改变,这并不奇怪。”

  “但是当时我喜欢喝的是天姥茶,而这种茶树在黑羽国是一棵都没有,我又是从哪里知道这种茶的?”

  他陡地提高了声音,“女王,五年前的事情何必要去深究?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她盈挑了挑唇角,“是啊,只是一件小事,何必要去深究?”她扬起下巴,“明天言武要陪令狐九去巡视船务,这是他此行的工作,与其让对方提出来,不如我们主动做。不过我怕他到时候打听军情,而言武向来是个直肠子,所以只怕要让你辛苦一趟,陪着去了。”

  “这当然没问题。”黑羽文修欠了欠身,“不过,女王,微臣提醒过你,这个令狐九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女王,所以你……”

  “我知道了!”她一拂袖,从桌案后走出,来到他的身边,忽然问道:“我们黑羽国有一种古老的催眠术,可以让人忘记不想记住的事情,是不是?”这种古法的术法,她也只是听闻过。

  黑羽文修迟疑着,像是不愿意说,但还是回答了,“那是本国的一种刑罚,若有人犯下大错,就洗掉他全部的记忆,让他既无法再有犯案的念头,又失去所有曾经有过的快乐,做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

  她沉吟道:“真的是很残酷的惩罚啊,没有了未来,还可以期待,如果失去过去,要怎样才能找回来?”

  黑羽文修望她一眼,“女王,你觉得那个失去记忆的人,真的会在乎吗?他既然已经忘记,就连自己丢掉记忆的这件事都不会知道,也就不会痛苦,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找?微臣倒觉得,这其实算不上残酷,反而是非常善良仁慈。”

  她对上他的眼睛,忽然间彼此都明白在对方的心里一定藏着许多的秘密,没有说出口。

  黑羽龙盈静静地看着他,很久之后,淡淡道:“明天,要辛苦你了,早点回去准备吧!本王也想休息了。”

  没想到清晨的海风会这么强大,连黑羽文修都被吹得有些睁不开眼,但是他身边的令狐九一直将背脊挺得笔直,有如青山一般。

  “总管大人在宫里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忙,还抽出时问来为我解说,真的是让令狐九倍感荣幸。”

  “哪里,令狐使既然到我黑羽作客,我这个做主人当然应该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彼此打着哈哈,其实心里都知道这不过是场面话罢了。

  令狐九慢慢地走,踱着步子,看似无意地瞥着周围的风光。“人人都说黑羽是英雄之国,却不知道黑羽国也是美景之国,这里的风光在圣朝可是看不到的。”

  “令狐使如果真的喜欢敝国风光,可以向令狐丞相开口请求长住这里嘛。”黑羽文修笑着,“不过也是令狐使不嫌弃,毕竟我们黑羽国比不上圣朝的地方,也实在是太多了。”

  “客气,黑羽地灵人杰,这就是圣朝比不上的地方。比如,在圣朝就不见有黑羽国这样英姿飒爽的女王。”

  虽然料到他会把话题转向女王,但没想到会转得这么快。

  黑羽文修笑了笑,“女王,的确是我国的骄傲。”

  “听说她是五年前登基?”

  “嗯……是。”

  “五年前她没有离开过圣朝?”

  “当然没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