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二十二


  黑羽龙盈看向黑羽文修,问道:“昨天晚上的监视结果如何?他有没有出楼?”

  他躬身回答,“没有,昨夜他那里很平静,灯火一直亮着,窗前有人影,像是看什么东西看了整整一夜。”

  她想起令狐九今早有些充血的双眼,“我昨晚丢了许多公文给他看,让他一早来找我。”

  “看来他很听女王的话,所以也没工夫出门。”

  黑羽龙盈叮咛,“虽然如此,还是要小心,这个人不简单,再加上令狐笑在背后出谋画策,还不知道他们下一步的计画是什么。这些公文他要全部看完也不消三天时间,三天后他若没有藉口留下就要无功而返了。”

  黑羽言武笑着拍手,“他最好赶快走!还要忍他三天?我真是等不及了。”

  斜睨他一眼,黑羽文修缓缓开口,“你啊,别总是喜怒形于色,让人家把你的心思摸透。好好顾好你的海防、管好你的兵,你那里是对方刺探的重点,你要是再如此轻敌,可要当心了。”

  “知道知道,好像就你看得明白似的。”黑羽言武嫌他啰唆。

  黑羽文修此时盯着黑羽龙盈问他,“女王脸上的伤是不是你手下没准头造成的?不是说了,射箭是为了引诱令狐九亮出身手,绝对不能伤女王分毫。”

  黑羽言武一直为这件事惴惴不安,此时被他当面质问,讷讷开口,“本来是有准头的,谁料到令狐九那小子出手那么快,居然提前一步用掌风改变箭的方向,结果反而伤到了女王,是臣该死。”

  “这事不怪将军,我当时脚下也挪动了几寸,所以才会被箭镞伤到,更何况如果不用险招,对方是不会轻易上钩的。好了,你们都回去吧,文修让人去太医院给我拿点刀伤就行。”

  “是。”黑羽文修咬了咬牙,还是忍不住问了,“那个令狐九对女王……”

  “你想说什么?”她的寒眸一扫过来,他也不敢再多问,只好和黑羽言武一起退出大殿。

  黑羽龙盈在座椅中静静了一会儿,右手慢慢地扣到腰畔的长剑上,忽然铮的呛啷一声长剑出了鞘,剑光闪烁,好似亮银的水光,剑刀如镜面一般。

  她将长剑横在眼前,明亮的剑刀倒映出她略显苍白的脸,和脸颊边那道醒目的血痕。

  伤到没有?疼不疼?怎么这么不留意?我们回去,我帮你擦药膏……

  那声音又如鬼魅一样纠缠在她的耳边,她看到剑光中自己眼中竟泛起一层恐惧,不,不全是恐惧,而是恐惧中带了忧郁。

  她怕什么?上阵、练兵、杀人,她从来也不曾眨过眼,令狐九又不是鬼怪,为什么他的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能乱了她的方寸?

  突然她心底生起某种惶惑的不安,加上不知道这股不安的来源,她开始郁闷,继而做出一件连自己都大感意外的事。她举起手中宝剑猛斩下桌子一角,然后将宝剑狠狠地丢在最远处的角落。

  令狐九回到黑音阁时,夏南容见他竟是被两个黑羽武士“护送”回来,不由得大吃一惊,好在他们将令狐九送回房间后还算恭敬地退了下去。

  夏南容急忙低声问:“出什么事了?”

  他摇摇头下愿多谈,但又忍不住问道:“南容,如果你遇到一个人,跟你以前认识的某人似有相似,却又有所不同,你会怎么办?”

  夏南容立刻明白,“你是说黑羽女王?你还是觉得她和你小情姑娘有关联?可是你应该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

  “我明白,但是……”他咬紧牙根,“我不甘心。”

  对上他饱含痛苦的眼神,夏南容不禁吃了一惊。“那女人真的让你这么困惑?”

  令狐九一步步走到窗边,陷入沉思当中--“当年小情写的字很难看,昨天我看到黑羽龙盈的宇,一手行书几乎无可挑剔。”

  夏南容本能地帮他分析,“可是字迹是可以模仿,也可以隐藏的。”

  陡地如醍醐灌顶,他惊醒道:“是啊,字迹是可以隐藏的!”

  当年令狐笑曾对小情的字迹有过一番见解,但是那时候他认定小情是个孤女,对令狐笑的话不以为然,只觉得他是在借题发挥。

  此时静静地回想,其实小情在大部份的时候,字是写得歪歪扭扭,用词质朴简单,但偶尔情急之下写出来的文字却异常地流畅,甚至在快速的连笔之下也能写出几个不失水准的精彩好字。

  但那时候的他只注意了文字的内容而忽略了,如今夏南容的一句话让他以前从未细想过的这些问题都变成疑点,浮现心头。

  但是,仅仅如此是不能证明什么的,他还需要最强而有力的证据,而这些,他可以在一个人身上挖掘。

  他霍地转身,大步走下楼去,夏南容甚至还来不及问他要去哪里,守在楼梯口的两名黑羽武士就拦住他的去路。

  “令狐使要去哪里?”

  他沉声道:“麻烦请通报贵国女王,令狐九有要事求见。”

  黑羽龙盈听到令狐九要见她的消息时犹豫了很久,最后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但是当他走进来,眼神凝定在她脸上的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慌乱,尤其是低头时看到被自己斩断的书案一角,她的慌乱又多了几分。

  “令狐使急着见本王,有什么事吗?”她还是故作镇静地问。

  令狐九从没有这样认真地听一个人说话。

  黑羽龙盈的声音很清冷,语调中有着很浓的黑羽国口音,而黑羽国的前身,原本是一支从中土战场上逃出来的部落,他们说话时有种中土关外人的腔调,即使在一朝三国中落地生根上百年,这口音依然不改。

  当年,小情说自己来自玉阳,若她想刻意隐瞒身份,口音会是她漏出破绽最大的破绽,但是,难道她会因此就把自己装成哑巴,一年到头都不开口说一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