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十九


  “七哥,我有个消息要告诉你,希望你听了不会惊讶。”

  令狐笑望着他喜动神色,一字字道:“如果这件事跟那个小情有关,就不用告诉我了。”

  令狐九也不意外他的反应,继续道:“七哥猜得真准,这事的确和她有关,不过我一定要告诉七哥,因为这事说到底是七哥你成全我,希望我有机会再听到你对我说一声‘恭喜’。”

  令狐笑面沉如水,“若是你打算纳她为妾,将她收房,我只能给你三个字——不可能。”

  他的心沉了下去,“为什么?”

  “你自忌里明白。”令狐笑冷冷道:“她不是圣朝人,来历不明,绝不可能做我令狐家的媳妇。”

  他自语道:“还真让令狐雄那家伙料中了。”

  “令狐雄家里的大小老婆还让他头疼吗?”令狐笑轻易转移了话题。

  惊奇他连这件事都知道,他道:“原来你和他很熟?”

  “闻名而已,素未谋面。”他抬起眼皮看他,“不过听说那人是个直肠子,倒应该很对你的脾胃。”

  他回答,“这个人的事改天我再跟七哥详谈,现在我只想问七哥,如果我真要娶小情,你要怎么办?”

  令狐笑盯着他的眼睛,深邃的眼波忽然荡起一层阴冷,“若你执意如此,有什么后果也只能由你自负。”

  他的话让令狐九不得不正视,深思,他知道如果得不到令狐笑的支持,小情的确无法成为他的妻。但是令狐笑如此坚决地反对,甚至表明有可能因此威胁到小情在府中的地位和安全。

  这一天里,他都有些心神不宁,举著书本,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直到有人用笔杆敲了敲他的手背,他抬起头,看到小情甜甜地笑着,对他举着一只餐盘,他才意识到自己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如果我身边没有了你,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他笑着将书本先推到一边,伸手把她拉过来,“一起吃吧!”

  她摇摇头,做了个手势,表示她已经吃过,然后她拿起他桌上的那本书细细地看了起来。

  “这是本朝的《诗经》,老师逼我今天一定要把这首诗背起来。”

  她张大眼睛,双手向外一拉,似在说:好长的一首诗。

  “是啊,很长,所以要背起来格外地费劲。这诗讲的是,有一位少女和一个少年在春游的时候一见钟情,私定终身,但是后来那少年一去好多年都没有回来,少女痴痴苦等,最后病逝,终于阴阳相隔,再无相见之期。”

  小情痴痴地听,叹了口气,拿起笔,写下——既然是这样一个故事,九少就按照情节去想,应该很容易背下来啊!

  他苦笑道:“我天生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如果让我去背什么‘大江东去’或是‘醉里挑灯看剑’还容易些,但是这种儿女情长的诗词实在是让我提不起精神。”

  她想了想,指了指诗,又指了指自己。

  “你要我念给你听?”他刚拿起筷箸,又放下,“好,我念一遍给你听,说不定会记得深一些,你听好了。正逢采花好时节,提裙含笑扑彩蝶……”

  他念得不算快,每一个字都力求让她听清楚,大概是因为这首诗本为让初学者容易理解,朗朗上口,所以词句中没有艰深晦涩的地方。

  当他念到“昔日有眉揽千度,今朝更有颦颦处。天上人间难长聚,无处不有相思路”的时候,小情的眼眶有些红了,再当他最后念到“回顾相逢十三年,聚少离多苦无边。天地终有别去日,此情绵绵无计剪”的结尾句时,她的眼泪已经扑簌簌滚落下来。

  他忙放下书本,笑着给她擦泪,“还是女孩家容易动情,这首诗我反覆念了几十遍,也不觉得怎样,你听一遍居然就哭了。”

  小情破涕为笑,指了指餐盘,要他赶快吃饭。

  他一边吃一边说:“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再念给你听。”

  她捧着那本书,反反覆覆地看,像是要把这首长诗牢牢地记在脑子里。

  令狐九看她如此专注的样子,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问道:“小情,你的家乡还有什么亲戚朋友吗?不会一个都没有了吧?”

  他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她吓了一跳,眼神有点闪烁,写道:怎么突然这么问?

  “刚刚我想明白了,七哥反对我娶你并不是因为你出身寒微,而是你的身世来历让他质疑你,如果我能证明你是玉阳国好人家的女儿,他就没有任何理由再反对了。只要支援,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娶你。”

  他说着,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开朗起来,但是小情的神色并不如他这样明亮。她始终低垂着眉眼,像是在想事情,也没再动笔。

  “过几天我陪你回玉阳一趟,找当地的户籍官调来你的出生证明,然后拿给七哥看,一切就妥当了。”

  她忽然丢下笔,直直地走向大门口。

  令狐九一愣,在后面喊道:“小情,你去哪里?”

  她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

  他疑惑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建议有什么不妥,让她如此的不开心,或者,她不是不开心,只是有别的顾虑?

  晚间时候,她还没有回来,令狐九担心地四处找寻,遇到令狐琪的时候顺口问道:“见到小情了吗?”

  令狐琪答道:“见到啦,在七哥房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