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十七


  几名盗贼还以为他是在骂他们,连忙磕头说:“小人知错了,请饶小的一命!”

  他叹了口气,走下来亲自将其中年长的那位扶起,“这件事是令狐家对不起你们,既然有冤,应该到官衙去申诉,万万不该盗窃王陵,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令狐雄在旁边笑道:“九少真是个心地单纯的贵公子。难道你不知道这圣朝中若有官员一千,至少有四百是令狐家的人,还有三百是与令狐家有亲,再有三百也要看令狐家的脸色办事,你让他们找谁去告状?”

  令狐九再次愣住,眼看着面前几个脸色如土的贫苦之人,只能长叹一声,对令狐雄说:“将他们送入大牢虽是无可避免,但麻烦你差人给他们送些食物和棉衣,至于上报他们罪责一事,也请避重就轻吧!”

  令狐雄明白他的心思,叹道:“可惜令狐家的人良莠不齐、各怀心事,我是个直肠子,你是个没心眼,合我们两人之力只怕还不足以保全他们的性命,只希望将来执事的是个侠肝义胆、忠君爱民的绝顶人物,不要再让百姓受这些苦了。”

  听到他这样说,令狐九眼前立刻闪过令狐笑那深不可测的淡淡笑容,不由得再叹口气,“但愿吧!”

  好不容易将事情都处理完毕,令狐九刚要返回下陵,外面却下起倾盆大雨,雨势之大,几乎遮天蔽空,眼看是走不成了。

  令狐雄的驻地距离这里不远,大概是家里“后院起火”一事还没有解决,所以他冒雨也要离开。走时吩咐此地驻军一定要照顾好令狐九,并为他准备一间干净的房子休息。

  经过今夜的一番折腾,令狐九的倦意消退不少,站在门口,听着几乎在头顶炸开一般的雷鸣,他的心绪有些低落。

  从来他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但是身为令狐族人、圣朝子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太自私了?

  眼看着令狐族因为越来越壮大的势力而给圣朝带来种种弊端,他坐视不理、不闻不问,这究竟是因为胆怯还是懦弱?抑或是因为他的心是冷的?

  被这种想法陡地吓到,他甩甩头。这次回家一定要跟七哥好好谈一谈,绝不能让三姊和她手下再这样任意妄为,否则会毁了令狐家数百年的名誉。

  他想得很多,而眼前的雨势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大。风雨交加,下知下觉中,站在门口的他大半个身子都被淋湿。

  然而,就在这昏黑的风雨之中,他隐约感觉有道人影跌跌撞撞地向他这边走来。

  因为天色已晚,他早就吩咐所有的驻军都回去休息,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

  那道人影越来越近,虽然脚步趔起,但是跑得很急,一路走来,大概是地上的泥泞让那人吃了不少苦头,虽然举着伞,但是浑身都是泥水,狼狈不堪。

  令狐九呆呆地看着那抹纤细的人影冲到自己面前,看到那张虽然被泥污沾到,却始终带着欣喜笑容的面庞,一瞬间,惊讶、酸楚、感动……种种心情涌上心头。

  “小情?你怎么跑来了?”

  上陵与下陵虽然距离不远,但是徒步走来也要至少两个时辰,在风雨交加的黑夜中只身前来,一路上她到底吃了多少苦头他简直无法想像。

  她已经被冰冷的雨水冻得瑟瑟发抖,嘴唇都是青紫色,但是手中紧紧握着雨伞,递到他的头上,要为他挡住周围飞卷的雨丝。

  “傻丫头!”他心疼到了极点,忍不住出声斥责,“这样大的雨,我就算是不回去,在这边也不会有任何的委屈,令狐雄将军肯定会把我照顾得很好!你冒雨跑来,是不是存心让我为你担心?”

  她的眼睛清澈透明,望定他,只是笑着指伞。

  令狐九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怒气,将她手中的伞打掉,把她拉进房内,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盆里有水,把手脸洗干净。”他把她拉到门后的水盆前,然后又到内间去找干净的布来帮她擦拭头发。

  “我看你这一身脏衣服是洗不干净了。”他一边擦一边说:“不知道军营里有没有女人的衣服可以让你换。”

  小情洗完脸,脸上都是湿漉漉的水,令狐九用手中的布帮她擦掉眼睫眉毛的水珠,大概把她弄痒了,她一直笑着躲避。

  他又好气又好笑,左手拉过她的脖颈,说了声,“别乱动!”

  一拉之下,她的脸骤然和他贴得很紧,喷出的热气落在他的脸上。他的心弦被某只看不见的手猛地拨动几下,怔怔地看着她漆黑如星的明眸和嫣然红润的唇,不知怎地,竟贴了上去。

  她也怔住了,没想到他会吻自己,原本垂在两侧的手本能地想推开他,但是他却将她抱得更紧,吻得更深。

  清冷的水、温热的体息,还有一股泥土独特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让两个人在片刻间陷入某种难以言喻的情潮之中。

  他们还年轻,朝夕相处,彼此相扶,一直以礼相待,也就忽视了男女之间最本能的情欲如燎原之火,一点即燃,一旦泛滥,怎能轻易灭绝?何况狂风骤雨自古以来就如催情之药,于是就在这斗室之中,他们要了彼此的身心,也交出自己的身心。

  情火烧得最旺盛之时,他听到她几声低低的抽泣,像是**,又像是叹息。他以为是自己弄疼了她,于是放缓动作,轻轻吻了吻她的脖颈,“若是很疼,就掐我几下,不要忍着。”

  不知何时,她的双眸盈满泪,默默地望着他,虽然无语,却让他爱得心碎。

  她的双手捧着他的脸,漆黑的瞳眸中有着万语千言,奈何却说不出口。

  蓦地,她拉低他的身子,主动地吻住他的唇,热烈地回应,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热情都揉在这一吻当中。

  他虽然诧异她的大胆,与平时的恬静羞涩大不相同,但还是放纵自己深深地沉湎其中。

  能够爱人和被爱,这一夜,他感受到了之前十八年不曾有过的震撼和感动。便是因为这份震撼和感动,他默默发誓,一定要一生一世都拥有这样的幸福和快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