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十五


  令狐笑将他从令狐族陪圣上出巡的大事中“赶走”,丢到冷宫一样的先人灵寝处去护陵,是因为他讨厌他,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既然让我护陵,我是否可以多带个人走?”他也开口提出自己的要求。

  令狐笑不用听他说完就明白他的意思,淡道:“你想带那个丫头就带吧!她不在府内,反而更让我顺心。”

  “那就再谢过七哥的成全了。”他拱手,潇洒离开。

  圣朝的陵寝分为上下两大地界。上陵,安置皇家薨逝的贵胄,如帝王、王后、太子等。下陵是令狐一族的专属灵区,这种安排代表着令狐一家将世代守护圣朝王族,无论生死。

  不过,令狐九来到这里,才发现护陵之事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下陵虽为令狐家的陵寝禁地,却也是圣朝都城的门户所在。在这里驻扎着近万精兵,统辖他们的将军也是令狐家族的人,名为令狐雄,人如其名,是个雄才大略的武将。

  令狐九在家里受尽亏待,在这里却和令狐雄交上朋友。

  令狐雄为人爽朗,喜欢大口喝酒吃肉,诗词懂的不多,但很明是非。他刚开始以为令狐九不过是个公子哥,但和令狐九交谈后发现他也是个心地坦荡的君子,立刻大有交好之意,不时都来找他喝酒聊天,甚至连私事都不避讳地和他谈。

  这天傍晚,令狐九刚用过晚膳,令狐雄就带着酒醰来找他,一副很郁闷的样子。

  “九少,来,陪我喝一杯!”令狐雄将酒醰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正在收拾桌面的小情吓了一跳,然后笑了笑,转身去拿了酒壶和两只酒杯。

  “还是小情这丫头善解人意。”令狐雄感叹道:“不过,九少,我是过来人,要劝你一句,若不能让这个小丫头当你的正室,千万不要乱娶老婆,男人啊,一辈子有一个女人就够了。”

  令狐九听他这一番感慨,不由得笑了,“将军的家里又‘后院起火’了?”

  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令狐雄一口喝干,“是啊,大老婆看不惯小老婆,小老婆想当大老婆,天天在一起吵得鸡飞狗跳。在外面打仗练兵我绝对不怕,但一看见这两个女人就头大。”

  “夫妻是冤家,大概她们就是你命中的克星。”

  “一个就够可怕了,两个克星还真是要了我的命!”令狐雄又看向小情,“小情这丫头真是不错,对你向来都百依百顺的,而且不会说话,将来也就不会和你吵架。”

  “一个人如果心中有了怨气,即使不会说话,也一样可以用别的方法表达宣泄,只怕到时会更让你头疼。”

  令狐九微笑着望向小情,“不过,我不会给她受这些闲气的机会。”

  听出弦外之音,令狐雄挑高眉问:“难道你敢让这丫头当你的正妻?”

  “为什么用‘敢’,而不是‘要’?”令狐九反问。

  “这还用问,有哪个官家子弟会娶平民百姓为妻?而且我听你说过,这丫头来圣朝投亲,无依无靠,也算是来历不明吧?这样的人,你父亲是不可能允许你娶她,太丢令狐家的脸了。”

  令狐九还是笑,“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这不算大事?”令狐雄瞪大眼睛,“咱们令狐家共分三六九等,你们本家可是最高层的,无论哪个公子娶妻,都是圣朝的大事,多少大臣都想与令狐家结亲。你看令狐笑,按说他十八岁那年圣上就有意把天岚公主指婚给他,可惜天岚公主早夭,联姻未成。但有天岚公主在前,就是一品大臣都不敢轻易提亲,日后只怕要跟金城等属国王室联姻才配得上他尊贵身份。你虽不比令狐笑,但是娶一个王侯小姐也是当然之事,不信你就等看着。”

  令狐九沉吟着听他说,没有立刻回答,微侧头,看向站在墙角的小情。对于令狐雄的话,她肯定全都听到了,只是她始终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他心头一动,出声道:“小情,过来。”

  她抬起头,慢慢走过来,从昏暗的角落走到桌边,还以为他们要酒,所以伸手去拿酒壶。他按住她的手,脱口问:“如果让你成为我的妻,你肯不肯?怕不怕?”

  她浑身一震,不敢相信地呆望着他,接着丢下酒壶,捂着脸跑了出去。

  “九少,我脾气直,你性子却是比我还直还急。哪有这样向女孩子求婚的?”令狐雄哈哈大笑。

  令狐九也陪着他笑饮下一杯又一杯的烈酒。

  令狐雄定后,小情一直没有进屋来,令狐九走到门口,发现她坐在台阶之上,背靠着门板,望着天上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情。”他放低声音,她缓缓转过脸来,那张脸不知道是因为月光还是心情,竟然有些苍白。

  “坐在这里小心冻坏身体。”他俯下身,忽然觉得此刻的她就像是一朵易碎的雪花,清雅的面容中带着一抹他并不熟悉的神韵。

  她勾动唇角,像是要对他笑,却笑不出来。

  “嗯,怎么了?”他察觉到今天的她与往常有很大的不同,没有强迫她站起来,径自陪她一起坐在台阶上。

  她面对他,比了几个手势,似在问他:九少刚才说要娶我,是戏言吗?

  他笑着反问:“你认识我以来,你可曾见我信口胡说过什么戏言?”

  为什么?她在他的掌心中写下这几个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