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十三


  所以,即使身处争议的漩涡之中,他们却泰然自若,有如置身事外一般的自在。

  原奉令狐族人都以为令狐九这样顶撞令狐笑会受到重罚,因为就在一年之前,家中一位小妾为了争夺圣上赏赐的礼物而与其他侍妾争吵起来,令狐笑出面调停,那名小妾仗着自己是令狐笑的小妈顶撞了他几句,令狐笑立刻沉下脸,喝令将她轰出门。

  他这一动怒,居然没有人敢为那名小妾求情,就是令狐笑的父亲,也在令狐笑面前训斥了那小妾几句之后,悄悄送她些银两,安顿她到府外另找居住去了。

  令狐笑的权威无人可以挑战,由此可见一斑。

  为什么这一次他却对令狐九如此宽容呢?

  众人又看不懂了。

  转眼秋天已过,冬天悄至——

  最近天气真的是冷了很多。令狐九的毛笔刚碰到桌上的砚台就发现砚台中的墨已经有些干凝了。

  “小情!”他抬头呼唤,等了半天却不见小情的影子。“这丫头这个时候能去哪里?”他干脆亲自动手磨墨。

  “九哥,你那个哑巴小跟班呢?怎么不在?”令狐琪又趴在窗台上了。

  令狐九反问:“今天你的功课都完成了?”

  “当然,七哥还夸我写字有进步呢!”令狐琪今年不过七岁,生性活泼好动,与其他有些势利眼的家族中人不同,他其实挺喜欢这个沈默寡言的九哥,他们书房又在隔壁,所以功课一写完就爱来这里找令狐九闲聊。

  “九哥,天气都这么冷了,你怎么还没穿上棉衣?”令狐琪大感意外的,顿了顿又问:“难道管家没把新制的棉衣给你送过来吗?”

  “新制的棉衣?”令狐九这才注意到他的身上穿了一件有白裘毛镶边的棉外套。

  “是啊,上个月金针绣坊的人不是来给每一房的主子量尺寸制衣吗?昨天都送来啦,难道九哥的还没做好?”

  淡淡一笑,令狐九没有回答。

  令狐琪非常聪慧,见他这样笑,眼珠一转,惊呼,“难道他们连量衣都没有给你量吗?”

  令狐九将目光调回到书本上,沈默不语。

  思忖了好一会儿,令狐琪小声说:“九哥,是不是因为你上次得罪了七哥,所以他故意针对你啊?”

  他开口道:“你应该把心思放在书本上,其他事情不用想那么多,也与你无关。”

  “你不恨七哥吗?”令狐琪又问。

  他失笑道:“恨他?我与他又没有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我为什么要恨他?”

  “但是……”令狐琪的眼睛看到他桌上的砚台,开始为他抱不平,“七哥真的有点偏私,昨天我还看到他送给三姊一只用玉石镶底的砚台,你这个都缺掉一角,太破烂了。”

  “那么珍贵的东西是摆着看的,不是拿来用的。”令狐九磨了一阵子墨,心头却是平静不下来。小情离开很久了,不知道她是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还不回来。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食指弹了下弟弟的脑门,“十三弟,你练武的时间快到了,别让七哥久等了哦!”

  “哎呀,我差点忘了。”令狐琪急切地转身要跑,忽而又转回来,吞吞吐吐地低声说:“九哥,刚才我的话都是开玩笑,你可千万别往心里搁,也别跟人说。”

  令狐九一怔,立刻明白他指的是刚才他替自己抱不平的那些话,也明白他是害怕话若传进令狐笑耳里会惹恼他,于是笑着摸摸他的头,“放心吧,九哥刚才只顾着写字看书,没太注意你说了什么。”

  令狐琪这才满意地跑掉。

  调开视线,他看向路的尽头,小情正从那边走过来,手里好像还端着什么东西。

  他的眼神一刻也未离开,而小情已经越走越近,脸上还焕发着喜悦的神彩。然而就在她即将走到书斋院前的时候,从另一边走来了几个人,令狐九清清楚楚地看到其中一人的脚突然向前多伸了几寸,骤然绊到了小情的脚前,而她因为注意力都在自己手上的东西,完全没留意其他,一下子被结结实实地绊倒了。

  令狐九急忙跑过去,将倒在地上的她扶起,同时也看到滚落一旁,原本捧在小情手里的东西,是——暖手炉。

  手炉里的炭已经撒了一地,最要命的是,那些炭有不少撒到她的手上,她的手背被烫出一片红肿。

  令狐九怒而转身问道:“三姊,为什么要欺负她?”

  站在他身后的是他三姊令狐琴和她的贴身侍女。此时她很无辜地张大眼睛,“你说我欺负她?我和她又没过节,我为什么要放低身段,跟一个小丫头过不去?”

  令狐九刚才很清楚地看到小情被绊倒的一幕,所以压抑不住心头愤怒,挺身就要与三姊理论,但是他才刚起身就被小情拉住衣襟的一角,使劲地拽了拽。

  他低下头,看到小情强带笑容的小脸,她对他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散落的炭和手炉,随即爬过去想把炭重新捡回来。

  他心疼得面容都揪紧了,眼看着她被冻得青白的手指居然去摸还在燃烧的红炭,不由得叹息着将她强拉回来,掰开她的手去检视那些烫伤。“伤到没有?疼不疼?怎么这么不留意?已经烫到就要更加小心,不能让自己再受伤了。”

  他心中有气,怒视了令狐琴一眼,带着小情往回走,并对她说:“我们回去,我帮你擦药膏……”

  “真不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令狐琴在他身后嘲讽地笑道:“该不会你准备把这个丫头收房吧?要说一个是哑巴,一个是石头,也算是绝配。”

  令狐九顿住脚步,斜身冷冷地看着她,“三姊,请你说话放尊重点。长幼有序我尊你为姊,但是如果你故意对我身边人不利,也别怪我翻睑无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