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黑羽卷 >


  楔子

  据说在距离中上数百里之外的地方有一片美丽疆上,那里经过多年的战乱之后,终于形成了一朝三国的鼎立之势。

  一朝名为圣朝,居其他三国的中心处。圣朝之主名义上高于三国,但其实并无太多实权实能,便如中土的周天子一样,只是君国待朝贺。

  其他三国在逐渐的争斗后,之所以能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只因为各国的地域有差,彼此牵制,互为掣肘。

  金城国,金银矿产丰富,为一朝三国储备钱财,便如国库。

  玉阳国,上壤肥沃丰厚,为一朝三国囤积粮食,便如粮仓。

  黑羽国,人人勇猛善战,为一朝三国诸多将领诞育之地,便如军营。

  而圣朝之所以在如此形势之下尚未被吞并,反而被三国供奉朝拜,只因为多年来有令狐一族暗中掌控,多方斡旋,牵制三国不能轻举妄动。

  终于迎来了这一朝,故事便从此展开——

  本书题记:

  君与我,当年亦情真。小轩窗下,竹影梦裹,嫣然倚翠门。奈何一心雄国志,纵红唇烈焰,伤若翰海,叹情存几分?蓦回首,遇故人,惊断魂。问前尘何去,来生怎续,不信春去便无痕。惟愿人间无恨,执子之手,共度晨昏。

  第一章

  浩瀚的大海之上,一条并不显眼的船正悠然航行,船上悬挂着的旗帜是金红色的,绣着一个大大的“圣”字,其他游船路过,都知道这是从圣朝驶出的宫船,纷纷避让,以表礼敬。

  船头伫立着一位年轻的侍卫,仰着脸看着天空,直到有只雪白的鸽子从远到近地飞来,直落到他的手上,他才长吁出一口气,“终于来了!”

  将鸽子脚环上别着的竹管取下,他敲了敲身旁的舱门,“九使,丞相的飞鸽传书到了。”

  “拿进来吧!”里面传来的声音浑厚低沉。

  侍卫推开舱门走进去,双手将竹管奉上。

  舱中有一男子正低头看着公文,伸手接过,迅速打开,将竹管内所藏的纸张从头至尾流览了一遍。

  “九使,我们已经在海上转了三天的圈了,下一步……”

  “去黑羽国。”那男子将手中的纸笺捏成团,手掌伸到窗外去,迎风一扬,那纸团竟然变成飞舞的碎蝶,随海风四散而去。

  侍卫很是兴奋,“丞相已经决定了?”

  “嗯。”被称作九使的人微微抬起脸,阳光穿过船舱的竹帘,筛落在他的脸上。

  他还年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五官相貌不是眼下一朝三国中最吃香的俊俏,乍看过去甚至还有些平凡,但那双炯炯有神的黑眸里有着略显沉稳老成的气质,上半身笔挺如松,气势便似高山伟岳,令人折眼。

  侍卫立刻通知外面的船工,“转道,我们去黑羽!”同时回身又问:“九使,我们就这样去了,黑羽那边只怕没有人引领接待。”

  “丞相昨日已经去信通知过了。”男子郑重吩咐,“到了黑羽,多看多听少说话,尤其是黑羽的驻兵和海防,要仔细留意。”

  “是,这一点属下当然知道。黑羽龙盈那个女人能够掌控黑羽陆海两军十万兵马,实在了不起,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些人弄得服服帖帖的。”

  他微微一笑,“只要是有真本事的人,无所谓是男是女,况且黑羽一族向来有勇有谋,当年建国时就是女王统治,如今还是女王也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丞相似乎对这个女人很忌讳?”

  令狐九又垂下头去看手边的公文,随意地回答,“丞相不是忌讳她,而是忌讳黑羽现在的实力。”

  侍卫一笑,“也对,说到忌讳,丞相的心眼才是其他三国都要忌讳的。上次黑羽佯称观测天象,说是将有大海潮要摧垮一朝三国,要派重兵到圣朝防护,丞相轻轻松松就给驳回,要是换了别人,只怕真要被他们骗过去。”

  “这也是丞相一再嘱咐我们要小心对方的原因。”令狐九以手支额,“虽然外人都以为黑羽国的将士是实心眼的勇士,但其实有哪个王权掌控者会只有一颗单纯的赤诚之心?”

  “但是光凭九使和属下两人之力,可以把黑羽国的真实情况摸清楚吗?”

  “是不容易,但若非如此,黑羽国肯定不会让我们轻易上岛。只有人越少,他们的戒心才会越低。”

  “嗯,属下记住了!”年轻的面庞焕发着兴奋的光彩,仿佛即将面对的不是将要危及生命的腥风血雨,而是一次有趣的历险。

  看着这位与自己有过生死患难之交,非亲手足却胜过手足的属下兼唯一的朋友,令狐九不由得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这是他开始为朝中效力后第一次单独执行如此重要的秘密任务,不知道为何令狐笑会选中他。

  虽然就家族的血缘关系来看,他们是同父异母的至亲兄弟,但是人生境遇却大不相同。

  令狐笑自小就被视为继承令狐血脉的重要人选,资质聪颖异常,在同辈中无人能出其右,即使是长辈或是王公贵胄,见到他也会礼敬几分。

  而他也不负众望的,十九岁经考学入主朝廷,二十一岁已经宫拜丞相,权倾天下。这等辉煌的成绩让令狐一家上下光荣,也让令狐族掌握圣朝权脉的传统得以延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