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金城卷 >


  但她还是举起杯,也站起身,“本宫我的婢女失手打破金城君的花瓶,本宫的确应该赔付……”

  她的客气话还没说完,他就笑着摆手,“那件事就别提了,只当是我鬼迷心窍和公主开个玩笑。”

  他越是客气,令狐媚越觉得奇怪,暗暗观察他的眼神,那种狡黠的光实在是很可疑。

  不过她还是要把酒喝下去,才算是不驳他的面子。

  “公主从圣朝来,能不能和本王讲讲那边的风土人情?”金城灵竟然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到她的身边。

  她悚然一惊,想往旁边挪,但右侧已经被他霸占,左边咫尺之内坐着金城翩翩,实在是无处可躲。

  “圣上最近的身体如何?那个哮喘的毛病是不是还好不了?”金城灵给金城翩翩丢了个眼色,金城翩翩捂着嘴坐到更远一些的位置去。

  “圣上很好,丞相托人找了些良药,最近圣上已经很少气喘了。”左边有了充裕的空间,她赶快将椅子挪过去几步。

  发现她的动作,他咪咪笑道:“公主怕我又摸你的脸?你尽可以放心,本王失态一次,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在洞房之前,本王保证不会乱碰你的了。”

  她刚刚喝下去的酒差点反胃涌上来。洞房?那是她无法想象,却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可怕的问题。

  金城灵看着她苍白的脸,眉梢低垂了一会儿,又立刻扬起,“公主最喜欢什么?随便提,我会让人为你办得妥妥当当,东宫那里实在是寒酸,只怕配不上公主尊贵的身份。”

  “西宫实在是太过奢华,且不说圣朝中都没有这样华丽的布置,那么多金银玉器堆放在一起毫无品味可言,看上去简直就是另一座金库,人住在其中怎么会舒服?”

  令狐媚指了指自己身下的金椅,“这椅子又凉又硬,还不如普通的藤椅,金城君是因为它是金子做的才会摆在这里,还是纯粹因为好看?”

  听得出她语带嘲讽,但他并不引以为耻,“我金城国就是喜欢漂亮的东西,那种又黑又丑的藤椅怎么比得上金银玉器漂亮?”

  她摇摇头,“万物之美,贵在‘天然’二字,若不是金玉稀少,谁会觉得它们珍贵漂亮?每件东西各有韵味,就好象……”

  “就好象公主本人一样,的确是美得‘天然’。”他闷哼了一声。

  本来他好心好意想来求和,暂时稳住场面,给彼此一个台阶下,以后再图谋别的。但这女人怎么啰哩啰唆,絮絮叨叨,丝毫不把他的好意放在眼里,早知道她这样不懂道理,也许就应该强要她赔花瓶钱,管他什么令狐笑和圣朝,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

  “若论美貌,金城君的确是闻名不如见面。”令狐媚看出他脸色不对,连忙开口给他点溢美之词,“我在圣朝时就听说金城出美女,没想到金城君竟然也美貌如斯,女子见了都要自惭形秽。”

  被她一赞,金城灵的嘴角终于高高挑起,欺身上前,“那我这样的人来配公主,不知道是否配得上呢?”

  令狐媚避开他晶亮亮的黑眸,低下头。“这是本宫的荣幸。”

  “能配公主,也是本王的荣幸。”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搧一搧的,他忽然觉得很有趣,原来她故作矜持淡漠的外表之下,也是这么羞涩胆怯的?

  “那你今天为什么讨厌本王摸你的脸?”干脆翻出旧帐,何必刻意隐藏自己的不愉快,倒不如坦白说开了,以后也免得再出现同样的尴尬。

  “我不是讨厌。”她斟酌着字眼,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才不致触怒他。“我不是讨厌金城君,其实任何人靠近我,我都会不舒服。”

  “除了本王,还有别人摸过你的脸吗?”金城灵皱起眉头,很不高兴听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还被别人调戏过。

  令狐媚居然很认真地歪着头想,“有过。”

  “是谁?”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通常他会有这种表情,都是心中极度不愉快的表现。

  她不在意地笑了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不相干的人也可以摸你的脸?”他的声音陡然提高,连下面的臣子们都可以听到他的咆哮。

  她也被吓了一跳,涨得通红的脸上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金城君请注意仪态。”

  他忍不住又想伸手去碰她光滑柔嫩的脸了,“这么珍贵的东西,是本王一个人的。”他喃喃念着,不顾下面群臣的眼睛,指尖已经逼近她毫厘之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