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金城卷 >
三十三


  默默低着头进来,轻声问:“你还好吗?”

  “不是很好,昨晚上大概着凉了。”她想当然地这样认为,接着顺口问道:“金城灵昨天回来过吗?”

  默默轻轻地应着,“他把你送回来之后就回逍遥居睡了。”

  “什么?”令狐清清一惊,“他送我回来的?”

  “你忘记了?”这下子换默默吃惊了。“他抱你回来的,你、你真的忘记了?我当时可是吓坏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去的,直到他把你抱出来,而你的身上还、还裹着被子。”

  令狐清清的脸色先白后红。原来,昨夜真的不是一场春梦,而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她真的和金城灵缠绵悱恻过,真的将自己的身体拱手送给了他?就在那漆黑看不见任何光线的房间内,他们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就那样沉默着,静静地……哦不!她记得,她回忆起自己昨夜曾有过激情,还有那一声声现在回想起来让她恨不得钻到地下的**。

  曾经听说月光会使人的神智混乱,做出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是为什么在漆黑的世界里她也会变得疯狂?

  “清清醒了吗?”

  金城灵的声音悠然出现,她急忙低头看看自己,好在默默昨天晚上已经为她换上了睡衣,还不至于太丢脸,但即使如此,她仍然觉得狼狈不堪,尤其是——被他那双如水晶般的黑眸凝视着的时候。

  他施施然走进来,微笑着问道;“就快日上三竿了,还没有起床?我都已经早朝回来了。”

  她的眼睛简直不知道该看哪里,无论是和他对视也好,还是躲避他的视线也好,他的目光似乎都凝在她的脸上,让她无处可藏。

  “原来你也会耍小孩子脾气,起床都要别人一催再催,伺候穿衣,才肯起床吗?”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从默默的手里接过她准备的新衣,瞥了一眼,“嗯,就穿这件好了。”

  令狐清清瑟缩地向后靠了靠,轻声说:“我马上就要起床了。”

  “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骄纵高傲、自私自利的王,对于妻子,我也可以很温柔的。”他轻笑着,语调暧昧。走上来要帮她穿衣,察觉到她的些微抗拒,于是在她的耳边轻哺道:“怕什么?虽然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你的身体我已经‘了若指掌’了。”

  她忍无可忍地扬起手打他,但他居然不避开,就笑着任她的粉举挥到自己的脸前。

  “你,为什么不躲?”她低喝道。

  “打是情、骂是爱,老婆爱我,我为什么要躲?”他回头吩咐道:“给你家公主打洗脸水,看她一头一脸的汗,就好像昨天刚刚跑了几十里的路。”

  令狐清清气恼地闷声说:“如果不是你昨天晚上占我的便宜……”

  “你管那件事叫占便宜吗?”他笑道:“那我的便宜可是占大了。”

  “你……可恶,该死!”她低声咒骂,不防备他的手指按到她的唇上,轻轻掠过,“死人是不可能吻你的唇,也不可能……”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令她再也没办法在床上坐住,一跃而起,拳头砸向他的那张俊脸。

  “清,公主……”默默以为她真的要殴打金城灵,生怕她惹恼了对方,吓得脱口直呼她的名字。

  金城灵朗声笑着,同时锐利的目光如剑一般扫向默默,将她看得心头发毛。

  “先给你家公主把衣服穿好。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一会儿再来找你。”

  令狐清清狼狈地跌坐回床内,哑哑地自言自语,“这下子我真的没有脸回圣朝了。”

  “你、你还想回圣朝吗?”默默说,“我觉得……那个金城王好像真的挺喜欢你,或者你就留在这异,也不是什么不可以的。”

  “别胡说。”她低声喝斥,“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我怎么可能留在这里一辈子。早晚有一天我的身份要被拆穿的,你以为金城国会容忍这么大的侮辱吗?让一个圣朝的宫女做他们高贵的王后。”

  “如果金城灵不在乎,其实其他人也未必能反对什么。”默默很认真地分析,“而且金城灵的眼神很奇特,显然知道你是假的,但是居然娶了你,也许,他真的没有恶意。”

  他没有恶意?

  咀嚼着默默的这句话,令狐清清的心绪很乱。

  圣朝的事情,金城国的事情,金城灵的事情,白雪狐裘的事情……所有的种种,如山一样压在她身上,如同包缚的茧,让她挣脱不开,无法逃避。

  她真的很累,不想再和谁玩勾心斗角的游戏了。

  “清清姊,先不想那些事情了,吃点东西吧!你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呢。”默默端过来一个托盘,却对着她忽然笑起来,“你的头发好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