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她皱着眉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这种事是你可以一人做决定的?”

  沈慕凌冷笑一声,“你当初来天府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卖身给我皇兄吗?如今天府由我作主,你改嫁给我有何不妥?”

  她被他质问得哑口无言,又气又恼。

  看她涨得通红的脸,沈慕凌用手指在那青色胎记上刮了一下,“那我们再做一个交易如何?你心甘情愿地嫁给我,我便让北燕百姓免二十年的赋税!”

  陈燕冰的手指用力指着他的手臂,就见那张恣意窃笑的脸在眼前放大,她心中一软,横下了心,“好,我答应你!”

  最后两个字被他吞入腹中,只得嘤嘤之声。

  两个月后,天府发生一件大事——在不久之前被皇帝沈慎远册封为后的北燕公主陈燕冰,被武王沈慕凌代帝下诏废了后位。

  后宫中有同情者,也有幸灾乐祸者。

  陈燕冰正式接到废后诏的那一天,后宫众妃人人畏她如瘟疫,只有张贵妃还难得来送她一程,并拉着她的手掉了几滴泪,“妹妹,我早就叮嘱过你,可是你……唉……这一去自己多保重吧。”

  她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从容淡定得令旁人都不解。

  简单收拾了下行装,就被太监们送出飞燕宫,送出皇宫,她的下一个容身之地——旁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是武王府。

  沈慕凌是有自己的私府的,只是这几个月为了就近办事而住在宫内。今夜,她来到武王府门前时,只见这座王府内外清静无人,与皇宫中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从此之后,到你百年终了,这里就是你的栖身之处了。”他先一步在门口等她,伸出手,握住她的,在她耳畔低语,“是不是怕了?”

  她秀眉一挑,“哼,怕的人是你才对,我们两国仇怨那么多,你现在敢把我留在枕边,就不怕我半夜一剑刺过去?”

  “今夜之后,也许你会狠不下这个心。”他暧昧地说着挑逗的话,却忽然正色叫出她的小名,“冰儿,我在战场上输了你一役,之后连心都输给你了。我拿自己做为赌注,赌你在日后几十年中会爱上我,这个赌注我下得很大,我也怕输,但是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把你带进府里!”

  陈燕冰感慨万千地仰头看着他,想起自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对她说那四个字——心甘情愿。

  直到今日,她才真正明白,为了等她认可这四个字,他费了多少的心思。

  想起北燕山河破败时的景象,想起皇兄凄然远去的背影,想起风自海执拗癫狂的举动,蓦然回首,这个最可恨、最该死的男人,竟成了自己在危难之时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他虽然没有明言,但却处处照顾她,若非对她存着一份真情,他原本无须如此费心。而她,并非草木,无法不动容,或许她是飞得累了,也或许是因为他真的懂她,更或许她早就动了心,改嫁于他,若非情根暗种……这样违背人伦常情的事,她怎会豁得出去?

  “沈慕凌,”她低声唤着他的名字,还不习惯叫得太亲昵,面红耳赤的握拳,她微微抬起头,“你若有朝一日后悔——”

  “便让我失去一切。”他以重誓打断她的话。“以我一生,许你一世。从今日起,我的荣耀都属于你。若有一天我负了你,便让荣耀和江山都弃我而去。此志不渝,终生不移!”

  她的心海似涨满的春潮在瞬间荡漾开去,眼前已是一片模糊,只听得到他的声音——

  “我带你去看看你日后的家,跟我来。”

  他牵着她,迈步走上台阶。

  那暗红色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是一片全新的天地。

  这里是她日后的家,和一个懂得欣赏她的男人在一起。她要从走进这扇门起,开始学着重新爱人,开始学着放掉仇恨,开始学着去体会人的一生或许还有多少传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