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同时推出的种种利民之计,在沈慕凌的许可之下也在北燕全境慢慢施行。

  北燕的百姓开始收拾残破的家园和心灵的伤口过日子。也许一切都已非昨日之样,逝去的人也再难唤回,但是从今以后可以平静度日,不做大刀阔斧的变动,已让北燕人长出一口气了。

  陈燕冰连续几个月都很忙,忙得她根本顾不得后宫之事。这一日,她正匆匆走出飞燕宫时,迎面而来的张贵妃拉着她急急说道:“妹妹啊,这宫里的姊妹都为你担心呢。”

  她不解地问:“为我担心什么?”

  “担心武王利用完你之后,会过河拆桥。你可要千万小心啊!”

  张贵妃的话听来不无道理,但是她也顾不上去想,只笑着道谢。“我这座桥本就是个独木桥,若是载得北燕百万子民顺利过河,纵是被人事后拆了又何妨呢?”

  告别了张贵妃,她去了琼瑶殿。和沈慕凌熟识之后,她才知这殿名是他母妃生前所取,他因为纪念母妃而保留至今。

  坐在他的书房里,他们一直在讨论关于北燕的丝绸该征税多少,她为了北燕百姓的利益拚命压低税率,但是沈慕凌也有他的坚持,两人争执了好久才勉强谈妥,她怕他反悔变卦,要他立刻起草诏书,自己督促着看他落笔,最后盖了他的王印才算是放心。

  忽然间,发现旁边还有一份诏书,上头被其他书册压着,只能看到一个“废”字。

  废?他是要废除什么律法,还是要废什么人?总不会是废太子吧?

  心中惊疑不定,趁他转身喝茶的工夫,她一把将那诏书抽出,触目惊心的几个字竟然是——废后诏。

  她呆在原地,忽然想起他曾说过,自己这个皇后之位未必坐得长久,又想起白天张贵妃所言,难道他真的要过河拆桥?

  沈慕凌回头时便看到她握着那诏书,脸上阴晴不定,也不尴尬,伸手将诏书抽回,“让你先看到也好,你心中刚好有个准备。”

  “王爷要废我……问过文武百官的意见吗?”她的嘴唇轻颤,死死的盯着他。

  他笑意深沉,“本王做的决定,旁人插口也无用,何必问他们?”

  陈燕冰仰起下巴,“那,王爷想好怎么安排我的去处了吗?”

  “当然。”他捏着她的下巴,“而且比现在这个位置更加体面。”

  这是在羞辱她吧?这世上怎么会有比天府皇后更体面的地位等着她?

  她气恼地拨开他的手转身要走,被他一把擒住,跌落在他的怀中。他的唇贴着她眼角旁的青色胎记,小声问她,“武王妃的称号,配不配得上你?”

  她心神俱颤,只当自己听错了,或是他在揶揄她?可他的唇又一次压在她的唇上,像在证明他刚刚不是在开玩笑。

  “你这个疯子!”她一边喘息着挣扎,一边骂,“你知不知道这是多么天大的事?竟然也做得出?”

  她可是他皇兄正式册封的皇后啊!他皇兄虽然病重,但毕竟尚在人世,若要废后,也该是皇帝下旨。纵然她被废了,也绝没可能再做他的王妃,他竟然真的敢无视世人眼光到这个地步?!

  “你这个丑丫头,哪配得上母仪天下?也就是本王心慈手软,见你没有与群芳争艳之能,愿意收你入府,你还不赶快谢恩?”

  她忍不住拉过他的手臂,又是一口狠狠咬下去,这一回当然没有像上次那样咬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只不过深深的两排牙印按在他皮肤上,也算骇人。

  “这算不算是你我正式的定情信物?”他还有心思调侃她。

  陈燕冰瞪着他道:“沈慕凌,你心中有没有王法?”

  “有,我就是王法。”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尤其喜欢把你玩弄在本王的股掌之间。”

  “你该不是对你的嫂子们都有这种私慕之欲吧?”

  “我对你这个丑丫头的确有点欲望。”他哼哼一声,将她按在身下,双眸幽幽燃着火,“你要不要试试?”

  他竟然是认真的?她又傻在那里,半晌才张口结舌道:“可是……可是……你干么非要娶我?”

  “原本我当日离京前,告知皇兄好好待你,就是要在回来之后,让他为你我指婚。不料他误会了我的意思,竟把你留给他自己,好在我回来得及时,还来得及改正这个错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