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公主不必再说了!”风自海从树丛之间闪身而出,一脸的狰狞,却是满眶的泪水。“微臣知道,公主觉得微臣是冥顽不灵的傻子!明明国家已亡,陛下苟且偷生,公主卖身求荣,就微臣还在苦苦力撑旧主之名。

  “但是北燕存世百年,微臣家世代护国,微臣不能让北燕最终断送在我手上!微臣就算是死,也该是战死沙场,而不是丢失气节去做一个降将!”他瞪着沈慕凌道:“武王,我虽是败将,但也要有个体面的死法。王爷觉得我没胆子见你,我就出来了,不知道王爷敢不敢和我们一场生死赌局?”

  沈慕凌斜吊眼角,看都懒得看他,“你有资格和我谈任何条件吗?我若不答应你,就是不敢了?”

  风自海呵呵笑道:“是啊,王爷处处力压于我,你仗着人多势众,要杀死我也非难事。只是教我之前,却连个赌局都不敢答应,可见王爷也不是什么勇者,那就别再摆出一副英雄无敌的样子,让人笑掉大牙!”

  “这般向我挑衅,你还真是不要命呢。”他低头看,向陈燕冰问:“这该不是你设下的计吧?”

  她紧张地小声道:“不是。你不必答应他,这没有任何意义。”

  “英雄一怒为红颜啊……我向来不是好色之徒,你也不是绝色佳丽。”沈慕凌托起她的脸,看着那块青色胎记,微微笑着,“男人之战都是为了江山,无论是你皇兄、我皇兄、风自海……他想干什么我知道,他的理由是为了北燕的江山,而我……偏要与他不同!”

  他转身面对风自海,“风将军是想和我一对一的决斗一场吧?”

  风自海缓缓抽出佩剑,盯着他,点了点头。

  沈慕凌笑道:“既是生死之局,那就赌个大的。若我败了,天府之兵从此退出北燕,于我一生,终止对北燕的兵戈!”

  “真的?”风自海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条件竟是由他主动提出,又不禁怀疑他还会使诈。遂看着他左右问:“你身边之人若是暗中帮忙……”

  “哈,你也太小看本王了。我若会让手下人群起而攻之,也不必答应你这个荒唐的赌局。”

  但陈燕冰听了却极为不安,抬头看着他,小声道:“你别骗他了!他怎能赢得了你?”她没有见识过风自海的武功,也不曾见过沈慕凌大展拳脚,她对武功之事一窍不通,但观其作战水准便知道谁更胜一筹。沈慕凌号称战神武王,难道会是虚名吗?

  沈慕凌看看她,没有立刻回答,却对风自海说:“你也别过于得意,我拿这么大的赌注和你交换,自然也是有条件的。你若能赢我,自然可以帮北燕赢回江山,但是我若赢了你,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

  “自断右手,而且永不许再来骚扰陈燕冰!”

  “王爷!”她诧异地叫出声。他要的赌注和北燕浩瀚江山相比,未免太小!

  一手,一个败将之手,听来血腥,其实断与不断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不许风自海再来骚扰她?她已是无权无势的亡国公主,难道他还怕自己和北燕旧部再有勾结吗?

  “你若是想为北燕赢回江山,就不该劝阻。”他幽幽如是说。

  她全身巨震,脱口问道:“为何?”费尽心力得到的大好江山,他为何要给风自海这样一个轻而易举赢回的机会?“你就不怕天府众臣反你?”

  “谁敢?”他骄傲而张狂地挑眉反间,又伏在她耳边低声道:“若我赢了,记得你要心甘情愿地留在天府,再不能动逃跑刺杀之心。”

  心甘情愿。一直以来他都和她强调这四个字,她一个人的心甘情愿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

  “你……”她瞠目结舌地望着他。为何他眼中竟似闪过一丝柔情?一丝如此陌生却令人怦然心动的柔情……“你……小心。”

  她不知道自己怎会说出这样一句嘱咐,耳畔依稀听到他低沉的笑声。

  接着他扬声道:“天府众人听着,本王与北燕风自海将军今日设下生死之局,若我战死,不许为难风将军,让他自行离开,免使他人笑我天府言而无信!”

  四周的天府士兵齐声喝道:“谨遵武王之命!”

  沈慕凌放开抓着陈燕冰的手,大步走向风自海。

  风自海在战场上虽和他是宿敌,但如此近距离面对面的单打独斗也是第一次。

  他尽管有螳臂挡车之志,可在武王的名号之前也不禁手心出汗,心头怦怦直跳。

  眼见沈慕凌似笑非笑的一步步走近,迫人的杀气竟似雷霆万钧般从对面直压下来,这是顶尖高手才有的杀气,杀气中也有血腥味。

  蓦然间,对面银光闪耀,风自海本能地以剑迎招,但那扑面而来的竟是无形剑气,他的铁剑迎去只扑了个空,可是脸颊却被这剑气划伤。

  他心底大惊,拚死迎战,瞬间人影剑光交织权绕,四周林叶沙沙作响,飞沙走石。

  陈燕冰紧张地看着场上变化莫测的情势,手指不由自主地抠进掌心,待觉得疼的时候,摊开手掌,才发现指甲已经将掌心抠出血来。

  她不懂武功,但也看得出风自海在沈慕凌面前只是勉力撑着而已,沈慕凌的身法轻灵潇洒,游刃有余地在战圈中四处游走,而风自海却显得疲于应付。眼见那一剑剑擦着彼此的衣襟而过,她几度几乎惊叫出声。

  突然间,她见风自海一剑刺来,沈慕凌竟然没有避开,被刺伤手腕,她再也忍不住惊呼道:“住手!”

  可就在此时,局势逆转——沈慕凌的剑尖已经抵在风自海的咽喉,两人的确住了手,但是输的人是风自海。

  他又恨又恼地瞪着他,“那一剑你明明可以避开的!原来你是为了诱敌!”

  沈慕凌哈哈笑道:“也不完全是诱敌,你我两人结仇太深,我若毫发无伤地打赢了你,你心中积怨更深。我故意输你半招,让你伤我点皮肉,也是让你心中好过些。”回眸看着已经奔到两人面前的陈燕冰,他高深莫测地一笑,“现在你是我天府人了。”

  顾不上回答他的话,她迅速用自己的手绢帮他包扎还在流血的伤口,他抬着那只手,任她处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