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陈燕冰恨恨地瞪他一眼。这家伙根本就是掐准了她的死穴!若非担心北燕又陷入战火,真的应该:

  “心里又盼着我死吧?”他弯下腰望着她眼中的火焰,一语道破她的心事。

  “别净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我若死了,你皇兄要先为我陪葬,至于你……也跑不了。”

  “哼。”她跺了一下脚,“这马车该停了吧?难道要我现在这副样子去见风自海?”

  沈慕凌笑了,“你的衣服和下人都在前面的客栈里等你,不过……我更喜欢看你在我面前换衣服。”

  她的眉心紧皱,“王爷能不再开我玩笑了吗?我现在是有求于您,不过不代表我可以任王爷用言词轻薄羞辱,我也有我的尊严,我这个人,死是不怕的,但是失了尊严的事绝不能容忍。”

  见她竟然真的动怒,沈慕凌低声哼笑,“你这话以你现在这张脸说出来,实在令人发噱。”

  想着自己现在这义愤填膺的模样,配上之前从镜中看到的大娘圆脸,竟是说不出的滑稽,陈燕冰更是生气。这家伙明明能把自己化妆成一个美女的,偏偏要这样捉弄她!

  下车前,她问他,“我若有事要找王爷,该当如何?”

  他悠然回答,“不用你找我,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去找你。”

  意思就是,不想告诉她私下找他的方法了。也许,他也怕自己串通风自海对他不利?

  陈燕冰忍不住在心中鄙夷一下。说得自己多神似的,其实也是个瞻前顾后的胆小鬼!

  临走时,他帮她卸了脸上的妆,然后便乘着马车径自离开了。

  陈燕冰走进一家不起眼的客栈,果然有人等候她,却不料竟是她从北燕带去天府的旧人。

  “拜见公主殿下。”一群宫女太监依然用旧称呼和她见礼,叫完才又急忙改口道:“拜见皇后娘娘。”

  她感慨地说:“罢了,什么皇后或者公主……都不重要了。”

  宫女不解地看着她身上的粗布衣裳,“皇后娘娘怎么穿成这样?”

  “哦……因为不想被武王的人发现。”她开始编谎言,问道:“从这里到丰台郡还有多远?”

  “应该还有半天的路程。”太监也担心地看着她,“皇后娘娘是从天府皇宫中逃出来的吗?”

  她一笑,“你放心,我是跟着武王出来的,只不过半路我自己先溜了而已,他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说来话长,自从皇后娘娘您入了宫,奴才等人以为会跟着您,就一直在宫外等候消息,几天前,武王忽然派人送来消息,说是把我们派遣到这里做事。奴才等人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一名太监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沈慕凌居然这么早就安排好她后面的行动?!原来她步步算计,却步步算计不过他。想起北燕的疆土被他侵占,当真是时也命也。倘若天府中没有沈慕凌,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且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无论怎么想,都无用了。

  这家客栈虽然不起眼,但马车、食物等一应俱全,果然是他早就留心备下的。

  陈燕冰没有停留,换好衣服就上了马车,直奔丰台郡。

  因为两国合并之事在这里搁浅,她本以为要过关卡得费一番口舌,没想到出奇的顺利,对方也没问几句就放她通过,想来也是沈慕凌的安排。

  重新踏上北燕的土地,她不禁心生感慨。曾经以为再也没有回来的日子,结果这么短的时间内她竟然再度回来,看来人世间的事真是变化无常。丰台郡毕竟是个大郡,客栈酒楼众多,虽然生意清冷,但总有店小二掌柜在店内值守。

  当陈燕冰走下马车,状似随意地在街上闲逛了几圈之后,便有店小二主动迎上来招呼,“这位夫人,要不要在我们店内住下?”

  她也漫不经心地问:“你们店内有上等客房吗?不干净我可不住。”

  店小二满脸堆笑说:“当然有!我们天字号客房最是精致干净,还有琴棋书画任夫人使用,夫人您可以到店内看看,如果不满意,让您自住都行。”

  她点点头,所有暗语都一一对应,知道这必是自己人无疑,于是就进了那家客栈。

  晚上,有人来敲门,宫女趋前打开,惊喜地叫道:“是风将军!”

  风自海闪身而入,也是一脸的诧异,“我的天!真是公主殿下!可是您怎么独自一人到了这里?”

  看到他,陈燕冰的心中百感交集。回想当初在黑山之下,两人也曾携手共同退敌,算得上是患难与共。可是……他为了杀沈慕凌竟连她的性命也不顾了,这世上难道没有一个人值得倾心交付,真心信任吗?

  “风将军……唉,你最近还好吧?”心中的酸楚不能出口,最终只化作一声叹息。

  听到她这样问自己,风自海也怔了一下,“公主为何这样问?前日,微臣不是才和公主碰了面……”

  “但上次隔门对话,根本来不及问候……朝内现在不知道情形如何,傅丞相那边有给你什么消息吗?”

  风自海板着脸道:“微臣和傅丞相已经失去联系。公主最好别再惦记他了!那个老匹夫,带着国库中最后的一点银子,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享清福!听说他和天府人早有勾结,难怪咱们最后之战补给那么困难,一定和他有关!”

  陈燕冰呆呆地听着这番控诉。其实,自从沈慕凌告诉她,傅传隆曾秘密上书给天府,要求天府处死她之后,她心中已经凉透。但傅传隆是看着她自小长大的人,她实在不能接受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背叛。

  当日听说皇兄死讯时,她是倒在傅传隆怀中大哭一场的,在她心中,那位老人是像爷爷一般关心照顾自己的长辈。所以她才能离去时,放心将这片残破的江山和大权交托到他的手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