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但北燕已经没有更多的战斗力了。”早已在离开燕都那一天,他就己心灰意冷。“纵然沈慕凌死了,北燕少了这一员猛将,难道他手下就没能人了?北燕的兵马在这一战中折损殆尽,但天府士气正盛,且兵强马壮。一旦掀起战火,你能保证北燕的百姓还愿意为了保家卫国而投入这场战争吗?每家每户还可以有几个壮丁参战?我们的胜算不到十成之一啊。”

  他边说边摇头,“风将军,还是罢手吧,北燕已经禁不起战火蹂躏。就让我做个普通的百姓,我愿意背负对北燕战死将士的歉疚,一辈子为他们诵经祈福。如果燕冰在这里,我也要向她说一句对不起,做哥哥的无能,让她替我扛起这重担……我知道她虽然做了天府的皇后,但一定不会开心。既然沈慎远重病在身,只怕她的处境就更加艰难。风将军,若是有办法让我带燕冰离开天府皇宫,我倒是愿意一试,只是此时的我还不能现身,否则……就是一个死字。”

  不知何时,陈燕冰已是泪流满面。她没有留意到自己是几时被沈慕凌带离窗外屋顶,直到他默不作声地将手帕递给她,她才发现自己哭成了泪人。

  “心软了?听到你皇兄如此情真意切的话,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冲进去抱着他大哭一场?”他永远不会说温柔的话宽慰她。

  她垂首拭泪,“相见不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北燕之亡绝非他一人所造成,细算起来,我也有责任。更何况保命之心,上自文武百官,下至平民百姓,人皆有之,所以我也不怪他。事实上,当天府大军压境时,北燕的文武百官和贵族早就跑了一半……他坚守到最后,已经尽了一个做帝王的本分。也许,他是怕面对投降后所受的屈辱,更由于对死亡的恐惧,才选择逃离。”

  沈慕凌低头看着她,“你就没有想过不降,没有想过以身殉国吗?”

  “想过,尤其在得到皇兄死讯之后,我的确想过自缢在宫内,干干净净,免受天府人的羞辱和糟蹋。我知道亡国贵族的下场甚至比不了最低贱的平民,可是……率众去死,举国殉难,这怎么可能?百万百姓心中想的都是一个‘活’字,我有什么权利让他们陪我去死?但我若死了,他们没了指靠,也未必有生路可选。”

  “可没想到自己能到天府当皇后吧?”

  “是没想到……这个位置,高而权不重,名贵而言微,的确不好坐。”

  沈慕凌仰着头,忽然问:“有没有想过不当皇后了?”

  她怔了一下,不明白他的意思。不当皇后了,是说他要纂位,所以要先想办法废了她,替自己扫除障碍吗?

  陈燕冰想了想,问道:“我若不当皇后了,王爷要杀了我吧?”

  他呵呵笑出了声,“有可能吧。”

  又是这种似假还真的话,却被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也许因为他早已算准她的生死都在他的掌控之间。

  她踢了下脚边石子,想着刚才皇兄的样子,不禁气馁。连皇兄都放弃复国了,她就算杀了沈慕凌又能如何?更何况,还有个不将她的生死当回事的风自海。这计划虽然雄心勃勃地开始,却眼见要惨淡收场。

  “丰台郡那里我就不用去了吧?”她低着头说道:“反正你的人马也能控制局面。风自海就在这里,你要抓他也是易如反掌。只是想求你……留我皇兄一命,他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他不想再当皇帝了,只想平安平静度过余生……”

  沈慕凌却没有那么好说话,“他想怎样我不管,风自海那种人可不会让他过他想要的生活。你们北燕贵族中有胆小逃命的,可也有贼心不死的,到时你皇兄就是他们用来煽动人心的一面旗,我若今天放了他,就是给日后的我惹麻烦。”

  陈燕冰盯着他道:“你说吧,要我拿什么和你做这个交易?”

  他若想抓皇兄,一早就可以动手了。带着她来到这里,除了让她知道皇兄还活着之外,还要做什么?

  “条件我记得已经和你说过两遍,同样的话我向来不会重复,你让我破了一次例,难道还要再破?”

  她沉吟许久,抬头道:“王爷若只因我还算是兵法上的可造之材而极力延揽,相信王爷身边胜我百倍之人必不在少数,况且两国战争之惨烈我亲眼所见,其余五国再陷战火实非我所期待。“王爷,说出您的真心话,事到如今,我的生死、我皇兄的生死,都握在您的手中,您还怕威胁不到我吗?”

  沈慕凌静静地看着她,那幽亮的目光看得她心头怦怦直跳。是怕他吗?又像不是……

  “好吧,起码目前你要先帮我做一件事,平息北燕人的情绪,让他们踏踏实实地做天府人。丰台郡你还是要去,因为我不能让风自海怀疑。我另派了一支人马到那边,但骗不了你们的探子太久。待你和我一同去到边境,你的一句话,胜过我精兵数万,你不想再打仗了,难道天府人就想吗?”

  他的话让陈燕冰心头一震——也许对于沈慕凌来说,灭北燕本是执行皇帝的命令而已;也许在他心中,同样厌恶杀人和侵略这件事?

  不知怎地,见到他时,她就觉得他不是一个会谋朝纂位的乱臣贼子,可是如果是对权力追逐,真正的战场修罗,他不应该放弃获得更多权力的机会。

  难道是她错看了他?忍不住脱口而出,“好!我跟你去丰台郡,只要你保证不杀我皇兄!”

  他轻轻地笑了,“那要看你的皇兄是不是像你一样乖了。”

  北燕的丰台郡和天府的兴龙郡,曾是两国商贸往来最频繁的地方,但是因为战争,如今这两郡比起以往都沉寂。

  陈燕冰和沈慕凌是易容来到这里,身边依然只有很少的随从,但她怀疑,他一定安排了更多的人马在附近秘密保护。

  “风自海会和我们同时抵达这里,你原本是怎么和他约定的?”

  沈慕凌的话让她很无奈,原本是她和风自海的机密约定,但是现在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事实上,他对北燕旧部的动向,甚至是皇兄的下落都如此了若指掌,她就算是不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约好,是他来找我,不过一定要等我的讯号。”她看了眼四周。“无论是茶棚还是酒楼,一旦有店小二招呼,我里面坐,我若说‘改天再来’,便是要他立刻过来见我;我若说‘多谢不用’,就是叫他别来。”

  “这个暗号有些笨,倘若你没机会和那些店小二说话,那怎么办?”沈慕凌皱皱鼻,又笑道:“不过最要不得的是风自海的轻功,着实不怎么样。”

  “比起战神武王肯定是要差一些的。”她看他一天不嘲笑自己和北燕大概就不痛快。

  “那你就让他今晚来找你好了,告诉他你已经找借口和我分开行动,然后你要想办法跟着他回到北燕的领土上,看看北燕士兵和百姓的情形,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你,有多少人愿意跟着他。”

  “他会相信我说的话吗?”她对这个计划有点质疑。一路走来,两人都是一起行动,突然分开,风自海怎会相信?

  “你总要想办法让他相信,如果不回到北燕那边,你便不知道具体情况。我必须事先警告你,倘若风自海带人造反,你皇兄的命可就保不住了。这几百人的生死我是不管的,但若因为他们死掉而使得北燕又开始动乱,我只有下狠手了。”

  他慢悠悠的一番话,充满威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