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风自海果然知道皇兄诈死逃亡之事!他果然和皇兄暗中有所勾结。

  那刺客要杀自己的事……难道会是皇兄安排?

  想到这里,她浑身冰凉,偷偷注意那几人的动静。

  风自海并没有和陈燕青说话,而是朝着店小二问:“小二哥,还有空房吗?我要干净的,左右房间都没有人的。”

  “有!有!有!梅兰竹菊四间房都空着呢,客官若是要住,这四间您都可以看看,价钱也可以给您算便宜点。”店小二机灵的招揽生意。

  “那就带我去看看,若的确不错,我就要那个什么兰花的房间。”风自海边说边跟着店小二往楼上走。

  过了一会儿,店小二下来了。陈燕青开口问:“原来楼上还有客房?我能不能也上去看看?”

  陈燕冰一听便明白了。原来他们两人约在这里碰头,却不愿意被人发现,才这样故弄玄虚。

  眼见皇兄也上了楼,她却不能跟上,此时沈慕凌走到她身边,低声道:“我们今日要起程了。”

  “起程?”她愣住。风自海和她皇兄都在这里,他又要去哪儿?

  他虽然易了容,但是那双幽深的眸子依然可以直穿她的内心。

  “你若是不介意我在这里动手抓人,我可以留下。”

  心剧烈地跳动几下,她急道:“我们走!”

  他呵呵的笑出声,似是算准了她会这样说。

  两人起身出门,沈慕凌用手一指,“车子停在那边的巷口了。”

  她跟着他往旁一拐,突然之间被他环住腰,整个人向上腾空——她竟被他抱着飞身上了客栈的屋顶。

  她刚要惊呼出声,他的另一只手已经将她的嘴掩住。“嘘——我知道你很好奇他们两个会说些什么,听壁角虽然不光明,但也不失为一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她瞪他一眼。他不由分说就把她拖到这里来,现在解释这些算什么?

  他伏在瓦上听了一会儿,确定了位置,便轻轻掀开一块瓦,示意竖耳倾听——

  “陛下……”在房内,风自海双膝跪倒,“微臣护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陈燕青感慨地伸手相搅,“风将军请起吧,现在北燕朝中我能信得过的人只有你一个了。难得北燕都已经亡国,将军还这样看得起我,喊我一声‘陛下’,就不枉……我们君臣一场。”说着不禁哽咽了。

  风自海也喉头发紧,堂堂六尺汉子热泪盈眶地哭倒在地,“是微臣无能,不能帮陛下保住江山,请陛下赐微臣一死!”

  “这是命,是天意,谁也怪不得。”陈燕青擦了擦眼角,说道:“将军一路过来,没有被天府的探子发现行踪吧?”

  “没有,微臣是从华岚那边入境,特意绕了一圈,一路上没有发现被人跟踪。前夜,微臣还去见了公主殿下,当时跟在她身边的就是武王沈慕凌,他们都没有发现微臣。”

  陈燕青点点头,“那就好,前日你托人送密函给我,说有要事相商,要我在这里等你。这么说来,沈慕凌也在这附近?”

  “是,他和公主殿下一道要去丰台郡。此处不在必经之路上,微臣有派探子跟踪,他们已经往南去了,陛下可以放心。”

  他坐下来,“好吧,和我说说你的计划……”

  “公主殿下说天府的皇帝突发脑疾,如今不省人事,太子年方七、八岁,不能主事,朝中大权交由沈慕凌一人主持。倘若沈慕凌一死,天府便要大乱,到时我北燕就可以趁势复国!迎陛下回朝!”

  “真能如此简单吗?沈慕凌向来是重兵保护,怎么可能……”

  “这是公主殿下拟定的计策。微臣的人马在边境上拒绝交割,和他们发生了些冲突,沈慕凌决定亲自到丰台郡处理此事。他和微臣当初在黑山脚下曾有一战,大概认为只有他出面才镇得住微臣。此次他出京,因为并非作战,所以只带了百余精锐。微臣手下还有相当数量的人手,足以和对方一战。”

  陈燕青想了想,“那要保证燕冰的安危才行,既然燕冰和他们同行,两军交锋极有可能误伤……”风自海忽然沉默了。

  陈燕青察觉异样,问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微臣……前日擅自作主试探了下沈慕凌的队伍,但当时并未顾及公主殿下的安危。”

  “为什么?”他急得拍案而起,“燕冰为了保住北燕牺牲良多,若我们不能保护她周全,我更无颜面对地下的父皇母后了!”

  风自海低着头说:“陛下,事到如今,北燕已经牺牲无数人,公主殿下虽然避免了北燕最后的浩劫,但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是杀沈慕凌。如果我们在杀沈慕凌时还绑手绑脚,顾及公主殿下的安全,那必会被沈慕凌发现我们的来历,所以……”

  啪的一声,陈燕青甩了风自海一耳光,只见他双眼通红的瞪着风自海,低声喝道:“我不管你有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燕冰不能杀!”

  房内又陷入一片沉默。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自海才闷声答应,“好,微臣记住了。”

  “还有”陈燕青哑声道:“其实朕已不想着复国之事了”

  “陛下!”风自海大惊,匍匐着爬到他脚边。“陛下千万不可说这种丧志的话,让那些还在拚死奋战的将士听了该有多寒心?我们现在并非没有机会,只要沈慕凌一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