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猛地被他从身后拉了一把,她重新跌回到车厢内,一支飞箭穿过车门洞开的缝隙,直直地射了进来,擦过她的耳垂,钉进她身后的车壁。

  “别动!”他的声音就在她耳畔威严地响起,那语气中没有嘲讽戏谑,有的只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她被沈慕凌重重地按倒在车厢的地板上,而他已迅速和她换位,腰上的长剑在眨眼间出鞘,横在车门之前,当另一支飞箭射进来时,长剑疾扫,将其斩成两截。

  陈燕冰震惊地看着他出剑断箭,不是震惊于他的反应敏捷如豹,而是震惊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行动,背后是谁指使?

  她昨夜已经明确告知风自海要按兵不动,而北燕国内哪里还会有第二支有组织的人马敢深入天府腹地和战神武王一较锋芒?

  难道不是北燕的人,而是天府的叛贼?或是其他五国的谁?

  沈慕凌侧目看她一眼,“待在这儿,一步也不许动!”说罢,他团身抱剑,翩若惊鸿飞身而出。车门就在他跃出去的同时被他从外一掌拍下,紧紧关住。

  此时,陈燕冰的内心极其纠结。

  如果外面的刺客是北燕人,她必须想办法立刻制止这场纷争,因为在天府的土地上,北燕士兵是不可能占上风的。虽然沈慕凌只带了百余侍卫随行,但这些人必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在战场上,生死关头,刀枪箭雨厮杀出来的人,每一个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杀招,但北燕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

  所以,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她不能坐视不理。但……若是北燕人,他们又怎会不顾她的性命,骤然发难?

  如果外面的刺客不是北燕人呢?对方的目的是杀她,还是杀沈慕凌?

  她心慌意乱地想着,只听到外面不断响起刀剑交击声,隐约还有皮肉绽开、骨头碎裂、鲜血流溢的声音。她抓紧车厢一角,咬紧牙关一动也不动,一声不吭。

  既然外面情况不明,她的确不能贸然出去送死。可是……

  突然之间,车门一开,她本能地颤抖一下,全身绷紧想有所反抗,骤然看清进来的人原来是沈慕凌。

  他半身浴血,神情冷峻,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她心里更加泛寒。

  打门的声响没了,这是不是意谓着……

  “刺客……都死了?”她颤声问。

  “嗯。”他应了一声,上下打量她一番,确认她没有受伤,转而一笑,“让皇后娘娘受惊了。”

  他刚刚经历一场生死大战,居然还笑得出来?她紧紧扣住车窗上的环扣,想往外看一眼,被他一把抓住手。“外面的惨状皇后还是别看较好。”

  她盯着他道:“你是怕吓到我?”

  他幽冷地笑,“我是怕皇后娘娘伤心。”

  银牙狠狠一咬,她挣脱他的手推开车门。

  外面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些尸体,每一个都身负数处致命伤。沈慕凌的手下果然如她所想,个个都是狠辣的角色。而这些死去的人触目惊心!

  每一个都是灰黑相间的衣服、白色的绑头。这是北燕士兵的服饰,可是,这些人怎么可能是北燕的士兵?!

  “皇后若是觉得难受可以回车上去,这里自有人收拾。”沈慕凌在她身后的马车上悠然开口。

  一阵阵作呕的感觉涌上喉头,但她没有回头,也没有逃离。她走到最近的一具尸体前,蹲下身,抓住那人的衣领,向两边翻开,看到除了一道很长的致命伤口,什么都没有。

  她霍然起身回头,斩钉截铁地说:“这些人不是北燕人!这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北燕,请王爷明断!”

  半开的车门之后,端然稳坐的沈慕凌并没有要下车一看究竟的意思。他只是慢悠悠地问:“皇后怎么这么肯定?难道北燕百万人您都认得?”

  “北燕的士兵入伍的当天,会在胸前纹上一个标记,证明他们是北燕哪支部队的士兵,这个标记会跟随他们一生。而这个人的胸口没有任何的标记,足以说明他是假冒的!若王爷不信,可以挨个去查,我相信,这些刺客没有一个身上有北燕的标记!”

  沈慕凌从车窗伸出一只手,对一名侍卫摆了摆,“去看看吧,否则皇后娘娘会于心不安,连车都不坐了呢。”

  陈燕冰挺身肃立,不解地盯着他。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刺客是不是北燕人他并不在乎?还是说,他早就知道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北燕人?

  侍卫去检查了,过了片刻走到马车边,隔着车窗小声地说了几句。

  她紧张地盯着他看,只见他嘴角轻微的扬起,好像有什么事本在他意料之中。

  随后,他轻轻踩了踩车壁,“那些人的胸口上的确无标记,皇后到底要几时才肯回到车上来?我们的行程已经被耽误,再这样拖下去,天黑之前是到不了下一个驿站的。”

  她长出一口气道:“现在王爷该信我的话了吧?”

  他应该知道,她所指的并不仅是刚才的事件,还有更早之前两人的争议。陈燕冰迈步回到车上,沈慕凌已经脱下那件带血的外衣,但车厢内的血腥味依然很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