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她的语调倏地一凉,幽深的眸子凝注在他的脸上,让原本心气高傲,对她不屑一顾的杨尚杰顿时一惊,意识到自己言词之中犯一个重大的错误。他立刻辩解道:“那些药材原本是进献的礼物之一,而御医,是陛下担心我们舟车劳顿,体恤小使上了年纪,恐染病疾,特意派遣随行的,并非针对贵国陛下。”

  陈燕冰展颜一笑,“我想也是,只是如今天府和北燕的战事刚刚平息,余下几国之中难免有居心叵测之辈,捕风捉影,造谣生事,华岚素来洁身自处,不沾惹这些是是非非,陛下曾和本宫说过,若天府想找寻一个可以倚重的盟友,华岚是首选之国。”

  杨尚杰长出一口气,说道:“此番小使奉命来天府,吾王也有此意,关于海境港口之事……”

  她摆摆手,“和国策有关之事本宫不便多听,后宫不干政,这是陛下的意愿,也是本宫自己的意愿。待过两日,陛下龙体康复之后,自然会和大人谈的。只是不知道大人能在我天府停留几日?”

  “这个临行之前,吾主给了小使一月之期。”

  一个月,就是说有得耗了?陈燕冰心里暗暗一笑。接下来要头疼的人该是沈慕凌了吧?如何把这明显是来刺探情报的老头打发走,又不让天府真正的国情泄露?

  和杨尚杰又寒喧片刻,见他脸上出现应付焦躁的神色,知其因为从自己这里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也感觉厌倦了,她便很知趣的结束这番会面。

  待一直看不到杨尚杰的背影,她才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屏风道:“我刚才若有说错话的地方,王爷可以指正。”

  屏风被太监们撤去,沈慕凌就端坐在屏风之后,一手托腮看着她。两人对视,她猜想他大概会挑些毛病来揶揄她,但他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低眉道:“皇后进退得宜、言词稳当,没有什么需要本王指正的。”

  陈燕冰的唇角上扬,“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王爷处理公务,本宫也该回飞燕宫了。”

  “太子怎么样了?”他又问。

  上扬的嘴角闪过一丝讽刺,“还好,没有用到王爷说的以毒攻毒,几位太医替太子配的解毒汤药很有用,今早他已经可以下地,只是人还有些虚弱,我让他先休息几日,学堂的功课我会帮他补上。”

  他的脸上也似浮起一层隐隐的笑意,“那就好。”随即起身,“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他。”未等她说话,他已经先她一步出殿。

  在路上,陈燕冰问他,“王爷对下毒之人是谁可有头绪?”

  “嗯,有了。”

  这么快?她颇为惊讶他的办案效率,但是转念一想,在沈慕凌心中一定早有一份可疑名单,毕竟敢对皇储下毒手的人,在天府之中,不会超过一掌可控之数。

  “那……王爷能和我说说吗?”她轻咳一声,“我这里也好有所防范,万一对方再次下手,我不能全无准备吧?”

  “你不用防范什么,因为对方短期之内不会再下手。”他说得异常笃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就是傻子,尝试一次之后没有甜头,也该收手了。”

  说话间已经来到飞燕宫。

  正巧沈铮在院内,五台武将正在为他示范剑法,小太子坐在一边的石敬上,虽然气色欠佳,但却看得很入神。

  他们两人连袂而来,那名武将立刻收住剑式,躬身道:“末将拜见王爷、皇后娘娘。”

  将沈慕凌喊在前面,她并不意外,知道天府二十万大军,有十五万是在沈慕凌掌控之下,这人应该也是他的部属。陈燕冰点点头,走到沈铮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发,“太子怎么在院子坐着?不是和我约法三章,你要乖乖在屋内静养的吗?”

  沈铮仰起脸朝她笑道:“母后,我是想自己快点好起来啊,如果我手无缚鸡之力,就会给那些想害我的坏人可趁之机,所以我一定得尽快开始练武才行。”

  “那也不急于一时啊。”她摇摇头,询问宫女,“殿下今天的药吃过了吗?”

  “已经吃了一帖,还有一帖是临睡之前喝的。”宫女答道。

  陈燕冰回头对几人道:“我先回房换件衣服,王爷请随意。”她身上还是见外国使臣时的正式朝服,隆重到过于沉重,在自己的寝宫之内就不用这样郑重其事,现在又正值盛夏,还是穿得简单舒服些好。

  沈慕凌斜眼着那名部属,似笑非笑地说:“萧迁,我竟不知道你几时成了太子的老师?”

  萧迁尴尬地回禀,“今日太子命人召末将入宫,末将还不知是为了何事,所以没有向王爷禀报。”

  “你多心了,太子召见你,你为何要向我禀报?太子是君,而你与我……都是太子的臣。”他微笑着慢慢走到太子的面前,弯下腰盯着对方的脸,“殿下,微臣说的对不对?”

  沈铮一瞬也不瞬地瞪着他,忽然抽出桌上的一柄匕首就刺了过来——沈慕凌大手一拨,就将他的手腕撑住,稍一使劲,沈铮就疼得松开于,短剑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他微笑着摇摇头,啧啧几声,“殿下这就不对了,一直以来,殿下都让我感慨您不愧是生长在宫中的孩子,老成世故工于心计。难道自己所设计谋不能如愿就要恼羞成怒吗?您的隐忍之功着实太浅。”

  沈铮咬牙切齿地说:“你是乱臣贼子!我若是不杀了你,早晚有一天你就会像梁冀杀汉质帝一样杀了我!”

  沈慕凌呵呵笑道:“您太高估自己了。汉质帝?先看自己能不能当上皇帝再拿自己去比那个短命的小皇帝吧。杀你?我有必要吗?这天府之内没有人会是我的威胁,一个孩子又能把我如何?”

  他低声再说:“我劝您以后还是放聪明些,别再做那种给自己下毒的蠢事。想栽赃陷害谁?我吗?还是殿内那个女人?不论是谁,你都得罪不起。中毒的滋味很难受吧?肚子疼得快要死掉了吧?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沈铮气得两眼喷火,恨不得跳起来咬死他,可是手腕被撑住,沈慕凌的一只手也搭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压在石敬上一动也不能动。

  噙着一丝冷笑,沈慕凌黑眸冷得令人发抖。“好吧,我知道你现在不敢喊叫,因为不想让你那位亲爱的母后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小孩,所以,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你都给我安安静静地听,然后牢牢记在心里。”

  沈铮咬着牙瞪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