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陈燕冰并未趁势承认,她谦逊地回应,“向来皇后只掌管后宫之事,若王爷所说的宫内主人,是指可以统辖帝国的江山之主,我可担当不起。既然王爷要在这宫里长住,我想,我还是去和内宫各司好好商议一下,王爷在宫内期间,各司该如何做到‘各司其职’,宫内稳定之后,王爷才好腾出手去处理国家大事。王爷您说对吗?”

  他环臂胸前,好笑地说:“你这是在明着向我讨要后宫大小之事的处决权?”

  她微笑着反问:“难道王爷认为我不该拥有这小小的权力吗?”

  沈慕凌站起身,他的个子足足高过她一颗头,而他的气势又何只是压她一头?

  陈燕冰知道他在战场上的威猛,甚至是狠辣无情。北燕的十万大军,至少有七万是折损在他的手上。距离得这么近,她得用指尖死死抠着自己的掌心,才能压制住想冲上去扼住他咽喉,和他同归于尽的冲动。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眼神若有所思。

  她默默等待,想象着如果他拒绝自己的要求,或者用最刻薄的言词攻击她时,自己该怎样反驳?

  “除了杀人,这宫内可以由你作主。”这句话似是流水一般从他口中说出,让她怔了怔,整个人原本全身绷紧,准备作战,突然间,发现自己面对的是宽阔无垠的大道,所有的戒备紧张都变成失去目标的箭。

  他真的同意了?让她掌管后宫?这是代表他暂时信任自己?还是一时的妥协?

  陈燕冰来不及考虑太多,她必须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一瞬,倘若只是他一时糊涂做出的决定呢?也绝不能让他有反悔的机会。

  于是她迅速回忆,“多谢王爷。”旋即退出,一句废话都不说了。

  沈慕凌看着她的背影,无声一笑。

  好个北燕公主,天府皇后,若在战场上,是让他头疼的对手,可关在这后宫之中,就真的可以让人放心了吗?

  陈燕冰回到飞燕宫时,门口站了几名面生的宫人,一个个神情紧张。沈慕凌下令之后,各宫之间都没有什么往来,这几人不知道是哪个宫派来的?

  还未等她开口询问,那几个宫人看见她,连忙跪倒,自报家门,“参见皇后娘娘,奴才等人是少阳宫当差的,太子殿下非要到这里来见皇后娘娘,现在殿下在宫内等候您。”

  太子来了?

  虽然有些意外,但转念一想——倒也在情理之中。这孩子得了她的承诺,几日来却见她按兵不动,肯定是着急了。

  她走进宫门,沈铮正坐在她正殿门口的台阶上,托着腮,一副愁容满面。

  她微笑着问:“太子驾临,恕我怠慢了。”

  沈铮的眼睛亮起,飞奔过来拉住她的手臂,“母后,您去哪儿了?”

  “去了武王那里一趟。”她反握着他的于,看到他小脸上的笑容僵住,笑道:“是去向武王讨要些东西。殿下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吗?”

  他低下头,轻声说道:“我怕……有人要害我,所以想住到母后这儿来,可以吗?”

  陈燕冰猛地一惊,望着他瘦小单薄的身子。自小读过的书中,不乏幼主被害的故事。倘若沈慎远真的死了,依沈慕凌那霸道的性子,会让沈铮顺利即位吗?即使会,他岂不是又要做个傀儡皇帝?甚至中原汉质帝刘续被一块饼毒死的故事,岂不有可能在天府皇宫中上演?

  她心头一软,看着沈铮,就像看到自己早逝的弟弟。那个弟弟也是沈铮这个年纪因病辞世,弟弟在世时和她感情最好,她庆幸弟弟走得早,不用亲历亡国之羞。

  但沈铮就如同是弟弟的影子,如此孤独无依地站在自己面前,哀恳地望着她,让她无法拒绝。

  “那你就搬过来吧,我让人把东边的偏殿收拾一下,你需要什么东西都拿过来便是。”

  见她答应,沈铮高兴地欢呼起来,拍着手跑到外面去吩咐手下的人。

  但张福却皱着眉劝道:“娘娘,这件事只怕于礼不合,王爷未必会答应。”

  陈燕冰看他一眼,“刚刚我已经去见过王爷,王爷亲口允诺我,后宫之事由我处置。”

  张福的嘴巴摆动了几下,没敢再说话。

  很快,沈铮于下的宫人就把主子平日常用的东西及衣物都搬了过来。飞燕宫的宫人也快手快脚地将房间收拾打扫一番,帮太子把东西搬了进去。

  沈铮快活地在自己的新居所跑了几圈,歪着头对陈燕冰道:“母后娘娘,我住在这里不会吵到您吧?其实我平时的话不多,我会很安静的。每天早晚我有外课要上,一天三顿饭我尽量在自己的房里吃,不打扰到您。”

  她微笑地说:“这是什么话?你住到我这里来了,我自然就要照顾你的衣食起居,我听说学堂离这里并不远,一日三餐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吃,否则若真的吃出了事情,我如何知道要去查谁?”

  “母后娘娘,您怕不怕武王?”沈铮抬头看着她,“全皇宫的人都怕他。”

  陈燕冰摸摸他的头,微笑着反问:“为何要怕他?他会吃了我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