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但,她想宰割的不是这个孩子,而是至今仍没有再回头看他们一眼的那个孤傲霸气的男人——沈慕凌。她很想一寸寸地割下他的肉,一口口喝干他的血,为北燕死去的将士报仇,为牺牲的皇兄报仇。

  仇人,近在咫尺,杀他,绝非易如反掌。

  她既然来了,便有得是时间慢慢等候时机。

  不急,小不忍则乱大谋。她还年轻,还有几十年的光阴可以慢慢筹划,她相信自己一定会等到大仇得报的那一天!天府的皇宫好像在瞬间没了人气,所有的妃子都闭门禁足在自己的宫殿内,皇宫的大小门已加派了士兵站岗,宫内有内待来回巡查,若无特殊之事,宫女太监都不得在自己值守的宫殿外游走。

  沈慕凌的命令下达之后,竟见效得如此之快,令陈燕冰也颇为吃惊。

  她留在飞燕宫中也有足足两日没出门。一日三餐会按时送来,绝不会亏待她,那些之前来找她晦气的娘娘们却是没有一个再上门来烦她。

  “武王……不仅仅是个王爷吧?”她向张福提出这个问题时,他面露难色,支吾了半晌才回禀。

  “武王一直是陛下的左臂右膀,兄弟两人感情很好。”

  也许沈慎远和自己的弟弟感情很好,但是这位皇弟和当今的太子看上去感情可不怎么好。她那日虽然许诺了沈铮,不过暂时不便表现得太张扬,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今天她决定先主动出击,探听一下沈慕凌的虚实再做打算。

  自那天回京入宫之后,沈慕凌就一直住在宫中,他今年二十八岁,早在宫外另立府邸,但是宫内依旧为他保留着年少时的居所。与皇帝江山殿的大气魄不同,他的寝宫,名字竟优雅含蓄得更像是位公主的居所——琼瑶殿。

  陈燕冰来到琼瑶殿时,守在门口的士兵板着一张脸说:“对不起,皇后娘娘,王爷现在正在和各部大人商议重要事情,吩咐下来,暂时不见任何人。”

  她这个皇后还真是名存实亡,连个小小的士兵都不将她放在眼里,但她也不生气,只微笑着站在那里说:“那好,我就等王爷谈完事情。”

  结果这一站就是一个多时辰。

  待里面终于有了动静,诸位大臣三三两两说着话走出来时,丞相一眼看到她,楞了下,抢先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其他人也惊诧她会出现在此,虽然人人心中没当她是回事,但毕竟都是朝中有分量的大臣,懂得礼数,就一一和她见礼。

  陈燕冰也一一还礼,问道:“各位大人和王爷要谈的事都已谈完了吗?”

  “谈完了,谈完了。”

  “那我现在方便去见王爷了吧?”她笑着问那守门士兵。

  那士兵其实不过三十岁年纪,第一回硬着底气将她顶撞回去,本以为她肯定会生气,没想到她就这么在门口站了一个多时辰,弄得他又是尴尬又是佩服。

  现在皇后开口问他,他竟红着脸转身就往殿里跑去通报。

  过了不一会儿,人又跑回来,道:“王爷请皇后娘娘入殿。”

  “多谢。”她向众人颔首,走进琼瑶殿。

  殿内光线已有些昏暗,沈慕凌低头写着字,嘴上吩咐,“掌一盏灯过来。”

  陈燕冰刚好一脚迈进殿内,听他这样说,左右又没有半名宫人,显然是他刚才为了谈机要之事而屏退下去,自己却忘了。

  她走到墙角的桌案旁,用摆放在旁的火折子将灯点燃,一手捧着送到沈慕凌的桌上,小声说:“王爷若觉得不够亮,我让他们再送两盏过来。”

  沈慕凌霍然抬头,看见灯后独自伫立的她,素色华服,昏黄灯光,将她脸上那块月牙形胎记映照得格外分明。

  他暗上手中的折子,似笑非笑地说:“各宫娘娘都知道遵照本王之令不出门涉事,皇后娘娘有什么大事得专程跑来见我?”

  这句话,明显是在指责她不听话。陈燕冰微笑着问:“我只是想问问王爷,要在这皇宫之内住多久?”

  沈慕凌静静地望着她的眸子,良久,悠然说道:“这件事似乎皇后没有过问的必要吧?”

  “王爷心中已将我认定为是个不相干的‘外人’?”

  “难道不是?”他的话,挑衅意味赤裸裸的。

  但陈燕冰并未退却,只平静提醒,“但我已是天府的皇后了。”

  他耸耸肩,“一个有名无实的皇后而已。”

  “名就是名,名不正言不顺,不管王爷如何看待我,当陛下祭天祭地祭祖之后送我金册、赏我凤冠,我就是律法上名正言顺的一国之母。请问在天府的律法内,或是宫规中,有没有写清楚皇后可以为这个帝国做些什么?”

  她带着咄咄逼人的锋芒,让沈慕凌向前探了探身子,将灯举到她眼前,那灯光投射进她的眼里,光辉灼灼,坚决不移。

  两人默默对视了片刻,他移开那盏灯,懒懒道:“陛下一日不能苏醒痊愈,本王就要在宫内主持一日大局。太子年幼,宫内不能无主。”他瞥了眼她,“或者,皇后娘娘想说,您便是这宫内的主人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