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并非陈燕冰的人,在这宫中待了十几年,什么人情世故不懂?今日这些娘娘分明是来给新皇后下马威的。

  于是张福巴结着说:“贵妃娘娘,这天气正值暑热,哪敢让各位娘娘在这么热的地方等着?旁边的厢房通风凉爽,奴才再端些水果过来给各位娘娘解暑解渴,待皇后娘娘梳洗完毕,奴才就将各位娘娘引领过去,如何?”

  张贵妃瞥他一眼,“那可不行,本宫素来只住正殿,从不住偏房,这里是中宫正殿,你让本宫去偏房休息是什么意思?”

  他吓得连忙跪倒,“娘娘恕罪,奴才嘴笨说错话,娘娘尊贵六宫无人能比,当然不能去偏房休息,要不奴才这就去搬些椅子来,请娘娘自择一处……”

  “不必了。”正殿大门霍然打开,陈燕冰浅笑盈盈地站在那里望着众人,“以贵妃娘娘的尊贵身分,怎能肃立中庭寒院?请各位姊姊妹妹进殿,不知诸位要来,燕冰起身太迟,实在是怠慢了。”

  第一次看到这位新任皇后,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不仅惊讶于她的语气和善谦逊,更惊讶于她脸上竟有一块扎眼丑陋的胎记。

  要知道在这皇宫中,即便是最低等的宫女,也不允许面部有如此要命的残缺,以免服侍主子时引来主子反感不悦。而一朝国母,居然是个鬼面皇后?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张贵妃在最初的吃惊之后,心中得意骄傲之气更盛,款步上前,主动去挽陈燕冰的手,笑眯眯地说:“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妹妹,妹妹刚来天府,这宫里有什么吃不惯、住不惯的,尽管和姊姊说,哪个奴才伺候得不好,也和姊姊说,姊姊一定帮妹妹出头出气。”

  陈燕冰笑道:“好,有姊姊这句话,妹妹就放心了。”将众嫔妃迎进殿内,她吩咐太监总管,“有什么新鲜的瓜果都端过来吧,我刚才听你提到,正好解了我这时的烦恼,免得几位姊姊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在我这里受了暑气,我心里就过意不去了。”

  这宫中,所有娘娘,只要被册封为妃的,在人前都以“本宫”两字自称,除了见到比自己等级更尊贵的妃子或是皇上,才勉强自称“臣妾”,可像陈燕冰这样,已经贵为皇后,在嫔妃面前却以“我”字自称的,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几名妃子互视一眼,掩面而笑。

  安妃柔声问道:“皇后娘娘的北燕皇宫里大概没有咱们天府这么多的规矩礼数吧?”

  陈燕冰亲自起身为各位妃子倒茶,微笑回应,“北燕乃是小国,不过皇宫之中也有自己的规矩,可两国毕竟风土民情有异,所以我若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要请各位姊姊指正。”

  说着,又对随身宫女吩咐,“柳儿,帮我去打开后堂那樟木箱子,里面有我为诸位姊姊准备的薄礼,正好今天姊姊们到得齐全,我也可一一送上。”

  张贵妃回身从自己人的手上拿过锦盒,“我也是带着贺礼来的,哪敢让妹妹先送?你是皇后,理该我们先把贺礼送上的。”

  她打开那个锦盒,拿出一把檀香扇,续道:“这扇子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姊姊娘家只是个贫寒的翰林,比不得妹妹的北燕国,在七国之中都以富庶闻名。这扇上的书画是姊姊自己的拙作,一番心意,还望皇后妹妹不要推拒。”

  陈燕冰接过那柄檀香扇,打开一看,画的是宫檐一角,春燕衔泥筑巢的景象。

  “姊姊的画工真是精妙,字写得也好,妹妹就欣然受之了。”她微笑着点头赞许,然后回手从柳儿怀中拿过一个最漂亮的锦盒,双手递到张贵妃的手上,“这是妹妹的小小薄礼,实在不成敬意。姊姊知道,自从北燕归了天府,北燕的一草一木其实都已归属陛下,这剩下的一些东西是妹妹自小从父皇母后那里得到的赏赐,留在身边并无大用,早听说姊姊是绝代佳人,应该比我更加匹配这些宝物。”

  张贵妃轻轻打开盖子,惊喜得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锦盒内是串翡翠项链,由十三块翠绿如碧水般通透的上好翡翠,从小到大结环而起,当真价值连城。

  其他妃子此时也从陈燕冰的手上一一收到礼物,每个人打开都是惊喜赞叹,虽然东西比不上张贵妃的贵重,但也都是价值不菲的名贵之物。

  顿时殿中一片欢喜之色,人人娇笑如花。

  张贵妃啧啧赞叹,“皇后妹妹真是太客气了!”原本僵硬的表情也舒展许多,拉着她的手装模作样的又嘘寒问暖一番,这才“依依不舍”的告辞了。

  望着那一票莺莺燕燕气势汹汹而来,浩浩荡荡而去,始终在旁边不发一语的柳儿咬着唇瓣开口,“这些娘娘们,这样欺负公主殿下……”

  “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陈燕冰重新展开张贵妃送给她的那柄檀香扇,刚才还优雅温和的笑容敛起,眼中迸射一丝冷厉的光。

  她岂不懂张贵妃此来的用意?又岂不懂这扇面上的寓意?但是她嫁到这里本为保住百姓不被屠戮,江山不再被战火肆虐,那自己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把这扇子收起来,还有她们带来的这些东西。”她将檀香扇丢回扇匣中,只觉得多拿一下都是对自己的羞辱。

  她以前不是个喜欢装假的人,但离开北燕前,望着那被烈火熊熊吞噬的皇宫,她郑重告诉自己,从今日起,她陈燕冰要为北燕的百姓而活,更要为自己而活,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她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原本她想要的只是一个妃子的位置,或者说,是可以凌驾于寻常妃子的位置,比如贵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