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露 > 鬼面皇后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虽是战败一方,但终究有公主之名,所以陛下不能将我随意安置,我要做陛下身边的嫔妃,而且要做後宫之中最尊贵的主人之一,这样才能给我百万北燕子民做一个交代,至於陛下会不会宠幸我,并不重要。”

  他听着又觉得好奇,“你只是要个名号?不管朕是不是宠你?”

  “是,同时还要请陛下亲自拟旨,承诺会善待我北燕人,不再杀戮任何一名无辜百姓。”

  沈慎远望着这位带着刺目胎记的北燕公主,手掌在龙椅的扶手上来回摩挲了半晌,最後问:“你该知道,最终要想打动朕的心,靠的是什麽?”

  “知道。”她脱下腕上的一对玉环,摘下头上的金钗,甚至是耳垂上的一对玉坠都一并取下,平静淡定地放到他的龙案上。“我愿携倾国之富而来,孑然一身而死。陛下若有诚意,便请下诏。”

  他不得不为她的举动所动容。

  陈燕冰,如今北燕国唯一的王位继承人,却是个不足双十年纪的女孩子。如此胆识、如此魄力,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宽容?

  投身侍敌是为安身立命,还是为日後报灭国之仇?

  北燕的财富的确像不能抗拒的美酒诱惑着他,但是除此之外,对於这个女人也不能小觑。

  他怎麽忘记,曾有人对他说过:“北燕若是曾善用她,不会如此轻易地被我们打败,天府若小看她,也许我们就会是日後的北燕。对她,不能杀,只能用,因为她的智慧远胜过她带来的财富。”

  沈慎远沉吟良久,慢慢伸手去拿笔架上的毛笔,盯着陈燕冰,他似笑非笑地开口,“朕答应你这两个要求,不仅如此,朕还会给你一个惊喜。朕希望你也能信守承诺,安分守己地待在天府,这样才能真的救你的子民,和你自己。”

  她暗暗轻舒一口气,乖巧地回应,“是,臣妾会自识身分,不与後宫众位姊姊争宠,给陛下徒增烦恼。”

  “用词改得倒挺快。”沈慎远呵呵一笑,“不过你不用妄自菲薄,因为你不用和那些‘姊姊’争宠的原因,倒不是由於朕不会宠你,而是朕现在要给你的这个地位,不需要你对着她们卑躬屈膝,自贬身价。”

  他振笔如飞,在一卷黄绫上快速书写好一道诏书,并郑重盖上玉玺,交给司礼太监。

  “拿去给公主看过,若无异议,明日起,公告七国!”

  司礼太监郑重其事地将那道诏书交到她的手上。

  陈燕冰垂下眼,一字字细细去读,刹那间,即使是自视素来冷静的她也不禁双手微微颤抖,只因上面写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北燕公主陈氏燕冰,雍容娴雅,贵极七国,明理大义,性和淑德,朕今昭告天下,愿奉其中宫之位,金册凤印,望其内示六宫母仪典范,外弘两国交好之情。世代永睦,贤德名传,是为大悦。钦此。

  从北燕公主到天府帝国的皇后,陈燕冰的身分改变,居住的皇宫改变,七国的形势也就此改变。

  册封陈燕冰为后的同时,沈慎远也正式下诏公告七国,即日起,北燕的土地和臣民正式归属於天府帝国,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七国已成历史,变成六国了。而北燕国暂时被划分为天府帝国的一个郡,国名变成郡名,吃穿住用皆可沿袭旧制。

  沈慎远对待陈燕冰的态度,从表面上看,似是无可挑剔。他在宫内划出约三亩大小的空地,大兴土木,修建皇后的宫殿,取名飞燕宫。

  这样的结果,让陈燕冰松了口气,却在皇宫中掀起轩然大波。沈慎远诸位妃子早对皇后之位觊觎多年,彼此勾心斗角,无所不用其极,万万没想到会被一个亡国公主抢去这光鲜亮丽的头衔。

  几位妃子难得有了共识,断然不能便宜这个新皇后,至少要登门给她找些晦气才好。

  她们盛装打扮一番,前呼後拥地来到飞燕宫门前。这飞燕宫工期短,但因为用了最好的木料和工人,所以在两个月之内就迅速建成。

  此前,陈燕冰一直和自己的随侍居住在帝都的驿站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很少入宫,众位嫔妃根本没有和她见过面。

  册封大典昨日刚过,今日众位嫔妃按例也该来拜望新后。每位妃子虽然来势汹汹、咬牙切齿,不过手上也带了些贺礼充样子。

  到了飞燕宫前,众嫔妃首推张贵妃为首,“姊姊,咱们姊妹之中你跟着陛下的时间最长,又最得宠,一会儿见了人,可千万不能矮了气势!”

  “就是,陛下封她为后不过是看重她带来的那些金银珠宝,否则一个亡国的公主,不杀她已是天大的恩惠了。”

  张贵妃今年刚刚三十,因养尊处优,生性爱美,最喜艳色,看上去娇艳如花,贵气逼人。听着几位妹妹替自己打气,也将平时和众人争宠时的那些不愉快都暂时收起,趾高气扬地说:“好,一会儿我进去你们都不要说话,看我的眼色。”

  於是众人簇拥着张贵妃一起进了飞燕宫,飞燕宫的太监总管张福见一下子来了这麽多位娘娘,陪笑着挨个请安,“贵妃娘娘好,安妃娘娘好,宋妃娘娘好,李贵人好,王贵人好……”

  张贵妃懒得听他唠叨,便摆手问:“皇后娘娘呢?咱们姊妹今天难得凑齐,是为了给皇后娘娘请安来着,她不出来迎一迎我们吗?”

  “皇后娘娘刚起身,还在梳洗,请各位娘娘稍等一下……”

  “哟,太阳都昇得这麽高了,她一个皇后怎会起得这麽晚?咱们姊妹可是都跟着陛下的作息行走坐卧,不敢有丝毫的差池,万一哪天皇上早上起来巡宫,咱们还没有起身,不是要惹陛下生气吗?”

  王贵人年轻,快人快语,抢着出头表现一下。

  张贵妃瞪了她一眼,“本宫刚才说了什麽?你都忘记了?”

  她这才想起自己似有抢张贵妃风头之嫌,忙尴尬着後退回到众人之中。

  张贵妃抬了抬下巴,续道:“既然皇后娘娘还在梳洗,我们就站在这廊下等候好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