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自欧洲转往洛杉机,她与工作人员会合,我等摄影组通告。

  空闲时乱逛,有时坐在天台,一动不动,劫后余生,看到什么都知道感激,只要不再见医生,什么都是好的。

  梅琳喜欢老好荷里活,而我那收集东西的毛病又犯了,光是明星甫士卡就买了上千张。

  梅琳说:“那时候的明星才是真正的明星,形象华丽荒唐淫逸,观众可望不可及,像足天边一颗星,做着不是普通人可以做的事……你看看今日的明星,像什么,住一百平方米的公寓便要招待记者了,要不要老命。”

  她像是后悔没赶上当年的盛况,把我引得笑起来。

  “你也算是后辈中的佼佼者了。”

  “太惭愧,如今高薪女白领也有六十万一年,公司福利还不算在内,一做可以到五十五岁退休,我们能赚多少,六十万片酬,一年两部?开销比人多十倍,做到三十岁,记者就开始劝你趁好收山了。”

  梅琳第一次对我发牢骚。

  “当然不是后悔,只是——”

  我用力拍她的肩膀,“去,到日落大道去,我们在荷里活呢。”

  “稍迟再去看兰道夫赫斯特为他情人建筑的堡垒,真不明白他可以爱她到哪个地步……”

  梅琳最近致力储蓄,颇觉辛苦,所以话多起来。

  她说得对。从前时势不一样,满街是机会,连母亲都可以嫁完又嫁,不愁衣食,现在这种富裕的风景一去不再,各人手中的钱都不舍得花,个个精打细算。

  如今的周承钰,大概只有往儿童院一条路。

  梅琳计划再工作三年,与我移居北美洲。

  这是个好主意,届时我俩色相己疲,找个地方躲起来做家务看电视度日是上选。

  我们合伙在金门湾买下一层看得见海的公寓。

  梅琳笑说:“你,你负责一日三餐。”

  “那还不容易,做一个罗宋汤足可以吃一个星期。”

  袁祖康留给我的款子现在见功了。

  梅琳的拍摄程序颇为紧凑,许多时候我做独行侠,替她购买杂物。

  一时找不到她指定的洗头水牌子,逛遍超级市场,有点累,于是到一间小小海鲜馆子坐下,叫一客龙虾沙律,女侍过来替我斟咖啡,友善地问好。

  越来越不介意一个人独处,有时还觉得甚为享受。

  我已戒掉香烟,现在喝咖啡变成我唯一的人生乐趣。

  “承钰。”

  我抬起头来。

  啊!是付于心。

  淡淡中午阳光下看到他两鬓白发以及眼角性格的皱纹,他面孔上表情罕见的柔和,轻轻叫我名字,像是一提高声音,我便会似一只粉蝶拍动翅膀飞走。

  我贪婪地看住他,不相信我们会遇上,这会不会是我精诚所至,产生的幻象?

  过了好一会儿才能开口说话。

  他先问我:“一个人?”

  我点点头。

  “气色好多了。”

  我微笑。

  “战胜疾病了吧。”

  “还在斗争。”

  “真是勇敢,承钰,我低估了你。”

  我冲动地站起来,推翻面前的咖啡杯子,溅了一裙子,我与傅于琛情不自禁紧紧拥抱。

  他把我的头用力按在胸前,我整张脸埋在他西装襟里,这个姿势实在太熟悉,小时候稍不如意,便如此大哭一场,哭声遭衣服闷塞,转为呜咽,过一会儿也就好了。

  过很久很久才抬起头来,泪流满面。

  一直没有哭,因为难关没有熬过,自怜泄气,再也无力斗争。

  他掏出雪白的手帕没头没脑替我擦脸,我笑起来。

  “小心小心,”我说,“从前货真价实,现在眼睛鼻子可禁不住这般搓揉。”

  他与我坐下来。

  “在我眼中,你永远是小承钰。”

  那是因为是他眼光不够犀利,“老了。”

  “怎么会。”

  “无论你多不愿意,我再也不是从前的小女孩。”

  他发一会子愣,低下头来,“你不长大,我就不老,所以希望你一辈子是小孩。”

  我微笑,无言。

  “这些年来,你也吃了不少苦。”

  “做人根本就是吃苦,谁不是呢。”不愿多说。

  “承钰,让我补偿你。”

  我一震,他一直未曾忘怀我,不过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他不见得会年年追问下去。

  我低声说:“我已不再美丽。”

  “我不介意。”他握住我的手,放在他腮边。

  “我介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