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梅琳知道这件事之后说:“他的情绪震荡平复后,不一定会再回来。”

  “我知道。”

  “为什么放弃他?”

  我平静地说:“一个病人没有精力谈其他,当务之急是要救治身体。”

  梅琳并没有把这当为我由衰之言,连我自己都没有。

  我微笑,“认识傅于琛,几乎有一生那么长。”

  她耐心地聆听。

  “自我七岁开始,他已被我吸引,你知道为何?”

  “因为你漂亮。”

  “是的,而我现在已失去这股魅力。”

  “他不见得那么浅薄。”

  “不,不是他,是我,我无法忍受在他面前展露我现在的自己,浅薄的是我,我再也没想到上天会决定这么快取回我的天赋。”

  梅琳看着我。

  “我要傅于琛永远记住从前的周承钰,我不要他将两个周承钰比较。”

  过了很久,梅琳才说:“你真的爱他,可是。”

  我说是。

  这句话算来,也已经有一年多了。

  我一直与梅琳在一起,痛苦的药疗过程,几乎两个人一同挨过,梅琳处变不惊,药品一切罕见的副作用她都熟悉,唯一的分别是她母亲没有活下来,而我有。

  对梅琳来说,这是心理上的一项胜利,是以与我一起奋斗,她不觉疲倦。

  当他们问我是否再能工作,我对牢镜子良久,为了报答梅琳,我说可以,为了报答马佩霞,我建议介绍欧阳的设计。

  他们特地派人来看我。

  我左臂不能像以前般活动自如,姿势不如以前挺直,一笑起来,眉梢眼角全部出卖我,而他们的新人如云。

  “承钰吾爱,但是你的面孔有风霜的灵魂,我们有足够的青春女表演泳装直至二五五O,”他说了一连串名字,“同这些一级模特儿相比,你还真是小妹子呢,年龄不再那么重要了。”

  我同梅琳笑说:“终于走运了。”

  梅琳拍拍我肩膀,传递无限鼓励。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

  纽约代理人凝视我俩良久,忽然惨痛惋惜地说:“难怪我们越来越难娶妻,多么大的浪费。”

  佩霞至为感激。对欧阳好,比对她好更能使她感动。

  欧阳的设计在许多许多地方还非常的稚嫩,但此刻介绍出去也是时候了,他可以逐步改良。

  她同我说:“你熬过难关了。”

  我摇头,“还要过几年,五年复发死亡率是百分之三十。”

  “你仍然容易疲劳?”

  我点点头,“皮肤时常无故发炎,呕吐,不过保持了大部分头发。”

  “不说出来,旁人不会注意到。”

  “如果与我一起住,什么都瞒不过。”

  “所以你拒绝了傅于琛。”

  “我太爱自己,不想他看到这些丑态。”

  “换了是我,说什么都要逼欧阳目睹整个过程,我自私,决不放过他。”

  我忍不住笑。

  这样放肆的孩子气证明她的生活极之幸福。

  马佩霞吁出一口气,“你没有再与他见面?”

  “他离开了本市,你不知道?”

  马佩霞摇摇头,“我只知道他那离婚官司打得极其痛苦,他的妻子们痛恨他。”

  “他还有你,你并不恨他。”

  “但我也没有嫁给他。”

  “这便是智慧。”

  “承钰,你可恨他?”

  “我永不会有机会知道,我只知道我与他不是什么可爱的人,距离保留了美好的幻觉。”

  她问:“梅琳将与你共赴洛杉机?”

  “一起去工作,她有影片拍摄。”

  “你快乐吗?”

  我微笑,“多么艰难的一个问题,你怎么可希企我可以在闲谈间答复你。”

  “我没想到她真的关心你。”

  “我们都意失觉的时候,开头我也低估她。”

  马佩霞问:“傅于琛在外国干什么?”

  “啧啧啧,欧阳太太,你对别的男人别太关心了才好。”

  照片出来了,我一点都不喜欢。

  照片中的我十分苍老憔悴瘦削,看上去似服食药物过多。

  摄影师诧异我的挑剔,“这批照片很漂亮,味道直追恩加路的亚诺爱咪。”

  “爱咪小姐已接近五十高龄。”我握紧拳头。

  梅琳笑了,前未解围,“他们会处理底片。”

  “梅琳,下次拍照,把你的头借给我。”

  “我的头,跟尊头,差不多岁数,不管用。”

  我们终于还是笑成一团。

  笑底下,也并没有充满眼泪,也许我并不是个敏感的女子,要求低,碰到什么是什么,走一步路算一步,总会生活下来,随遇而安。

  我茫然转过头去看着梅琳,她了解地朝我微笑,一边轻轻摆摆手,示意我不要想得太多。

  我复低头。

  傅于琛才不会比她更了解我。

  年轻的时候老认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现在却认为得到的才是最好的。

  梅琳与我时常旅行,宽阔长身的裙子又回来了,我狠狠地买了十多件,穿着与她满欧洲逛。

  梅琳即时爱上它们,因为舒服的缘故。

  原来她以前没有穿过,对了,是我分外早熟,十三四岁被傅于琛扮作大人,要比梅琳多活十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