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四


  “我们走着瞧。”

  “不要冒这个险。”

  “我一定要去纽约闯一闯,输了,回来,有何损失?”

  “他会伤害你,他是个花花公子,我早已派人揭了他的底牌,他上一任妻子比他大三十岁。”

  “或许他喜欢老女人,”我停一停,“正如你,你喜欢年轻的女孩。”

  他听到这句话,浑身毛孔竖起来,瞪着我,像是胸口挨了一刀,眼圈发红。

  当时只觉得真痛快,他要伤害我,没料到我已练成绝世武功,他反而吃亏。

  年轻的我,手中握着武器,便想赶尽杀绝。

  “如果我恳求你,你会不会留下来?”

  他,傅于琛,终于也会开口求人。我站起来,“我得去淋浴,盐积在皮肤上是件坏事,我且要去吃饭。”

  “承钰!”

  “你要我留下来干什么?过一阵子还不是摆摆手挥我去,不如让我开始新生活。”

  “不是与他。”

  “那与谁呢,总得有个人呀,你喜欢谁,保罗?约翰?马可?”

  “你要怎样才肯留下来?”

  “这话叫人听见,会起疑心,谣言越传越厉害,于你更无益,这像什么话呢,你我竟讲起条件来。”

  “承钰,我没想到你恨我。”

  “不,我不恨你,我只想离开你,忘记你。”

  “你会回来的,承钰,请记得这只舞的名字。”

  我喉咙干涸,握紧着拳头,看着他离去,生命有一部分像是随他消失,身体渐渐萎靡。

  我与祖在一星期后前往纽约。

  我们随即注册结婚。

  当夜有一个女人打电话到公寓召他,他对我说:“对不起,亲爱的,我出去一下。”

  这一去便是一个星期。

  据祖的解释是,朋友同他闹着玩,哄他上了游艇,船驶出公海,他根本无法回来,除非游泳,但是他怕有鲨鱼。

  我记得我回答:“那是个好故事,有没有考虑往荷里活发展?他们那里需要编剧。”

  一结婚便成为陌生人。

  但是祖对我有好处,他带我打入他的社交生活圈子,洗掉我的土气,对于纽约客来说,即使你来自金星,你还是一个土包子,他们没有公然瞧不起我,也没有正视我,我把握机会认真吸收。

  袁祖康纵有一千一万个缺点,他不是一个伪善的人。

  而且他是他那一行的奇才,他遵守诺言,助我打入国际行列,不到一年,我已是标格利屋的长驻红角,再过一年,我们飞到利诺城办离婚手续。

  代价:大半财产不翼而飞。打那个时候开始,我警觉到八个字数目的金钱要消逝起来,也快似流水,同时也发觉金钱可以买到所要的东西,这笔钱花得并不冤枉,连自己都觉得现在的周承钰有点味道。

  两年的婚姻我们很少机会碰头,我总是出差,他总是有应酬。有时不相信他记得我的名字,逢人都是亲爱的,没有叫错的机会。

  渐渐觉得他那圈子无聊。都是些六国贩骆驼者:中华料理店老板,犹太籍诗人及画家,欧洲去的珠宝设计人,摄影师……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以及,吸用古柯碱。

  袁祖康终于被控藏有毒品。

  长途电话打到牙买加京斯顿,我在该城工作,拍摄一辑夏装,闻讯即时赶回去,一月份的纽约,大雪纷飞,寸步难行,立刻替他聘请最好的律师。

  在羁留所看到他,他流下眼泪。

  “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

  我叫他放心。

  “你是个好女孩。”

  “谢谢你。”

  “你待我不薄,但你从无爱过我,是不是?”

  我一怔。我们已经离异,没想到他至今才提出这样的问题,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祖,我跟你学会了很多很多。”

  “你早已超越我们这堆人。”

  我摸摸他的面孔,微笑。

  替他缴付保释金,自有朋友来接他走。

  独自返公寓,雪,那么大的雪,一球一球扑下来,简直像行经西伯利亚,叫不到计程车,只得走向附近的毕道夫酒店。

  住一晚也好,已经太累太多感触,不欲返回冰冷的公寓再打点一切。

  差三步路到酒店大门口,我滑了一交,面孔栽在肮脏的雪堆里,努力想爬起来,没成功,我暗暗叹一口气,要命。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强壮的手臂把我整个人扯离地上,我一抬头,救人者与被救者皆呆住。

  “付于心!”我叫出来。

  “阁下是谁?”他没把我认出来。

  “是我,是我!”

  他听见我声音,变了色,用戴着手套的手拂开我脸上的头发与脏物。

  “承钰!我的天,国际名女人怎么会搞成这样子?”他大笑,拥抱我。

  我冷得直打颤,“一个人要沦落起来简直一点办法都没有,进去才说好不好?”

  “承钰!”他掩不住惊喜,扶着我走进酒店。

  我借用他的房间全身洗刷,虚掩着浴室门,两人都来不及叙旧,我俩之间,像是没有发生过不愉快之事。

  “你一定时常来纽约,为什么从不来看我?”

  “你又没留下地址。”

  “要找总是找得到的。”

  “我在杂志上看到你的照片……也许我看错了袁祖康。”

  傅于琛递给我一杯白兰地,我穿着浴袍出来。

  他仔细打量我,在他眼光中,不难看到他已经原谅了我。我也朝他细细地看,这两年来,无时无刻不想起他,意气一过,就后悔辞锋太利。

  “婚姻还愉快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