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九


  我缓缓走过去,想伏在他膝上。

  已经长大了,我慨叹,手长腿长,不比以前了,只得呆立着。

  带到马利兰的行李之多,连傅于琛都吃一惊。

  他问:“里面都放些什么?”

  我不回答。

  他摇摇头。

  “我知道有人要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之类的话,不过我现在活着,箱子里面,都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东西。”

  约翰取笑我,“那又何用板着脸。”

  傅于琛说:“约翰,你要当心承钰,她非常古怪。”

  “是傅先生把她宠坏的。”

  “是吗,我宠坏她?”他退后一步打量我,“抑或是她宠坏了我?”

  这是他第一次在人前说出这么暧昧的话。

  约翰非常识趣,即时噤声,没作出任何反应。

  我问:“你可会来看我?”

  “我很少经波士顿那一头。”

  “你可以特地来一趟。”“还没走就不舍得,怎么读书?”

  “我巴不得一辈子不离开。”

  “是吗,前几个星期才要去过独立的生活。”

  他没有忘记,没有原谅我。

  “只有独立的生活,才可以使我永远不离开你。”

  “青春期的少女,说话越来越玄。”

  “你故意不要懂得。”

  曾约翰装作检查行李,越离越远。

  “你是大人了,几乎有我这么高,”傅于琛伸手比一比,“只较我矮数厘米。”

  “不,马小姐才是大人。”

  傅于琛微笑,“那自然,我们都是中年人。”

  “哼。”

  “如果我没听错,那可是一声冷笑。”

  “我们仍在舞池中,生活本身是一场表演,活一日做一日,给自己看,也给观众看,舞蹈的名称叫圆舞,我不担心,我终归会回到你身边,你是我最初的舞伴,由你领我入场,记得吗?”

  傅于琛拉一拉我头发,“这番话原先是我说的。”

  “你所说的,我都记得。”

  我与约翰上了飞机。

  曾约翰像是知道很多,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有时间有兴趣去发掘他的内心世界,未尝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们认识有一段日子,双方也很熟络,但他不让我到他家去,不知又有什么事要隐瞒。

  我们两人都有心事。

  飞机在大都会上空兜了个圈子飞离,座上存几个去升学的学生已经双眼发红哭出来。

  是因为不舍得,由此可知家是多么温暖。

  我的感觉是麻木,无论走到哪里,我所认识的。人,只得一个傅于琛。

  斜眼看曾约翰,他一脸兴奋之情,难以抑止,看来想脱离牢笼已有一段日子。

  同样是十七八九岁的青年人,对一件事的感受各有不同,甚至极端相异,都是因为命运安排有差距吧。

  飞机旅途永远是第四空间,我们都飘浮在舱内,窗外一片云海,一不小心摔下来也就是摔下来了。

  青年人坐得超过三小时便心烦,到处走动,吸烟,玩纸牌,聊天。

  只有我同曾约翰不喜移动。

  我看小说,他打盹。

  有一个男生过来打招呼:“喂,好吗,你的目的地是何处?”

  我连头都不抬。

  “架子好大,”他索性蹲在我身边,“不爱说话?”

  他是个很高大的年轻人,样子也过得去,他们说,朋友就是这样结交的,但我没有兴致,心中只有一宗事一个人,除此之外,万念俱灰。

  我目光仍在那本小说上。

  大个子把我手中的书本按下,“不如聊聊天。”

  身边的约翰开口了:“小姐不睬你就是不睬你,还不滚开!”他的声音如闷雷。

  我仍然没有抬头。

  “喂,关你什么事?”大个子不服气。

  “我跟她一起,你说关不关我事。”

  约翰霍地站起来,与大个子试比高。

  大个子说:“信不信我揍你。”

  约翰冷笑,“我把你甩出飞机。”

  对白越来越滑稽,像卡通一样。

  侍应生闻声前来排解。

  我放下手中的《红楼梦》,对大个子说:“你,走开!”又对约翰说:“你,坐下。”

  大块头讪讪地让路,碰了不大不小的钉子。

  约翰面孔涨得通红,连脖子也如是,像喝醉酒似的,看上去有点可怕。

  “何必呢,大家都是学生。”

  约翰悻悻地说:“将来不知要应付多少这种人。”

  我把书遮住面孔,假寐,不去睬他。

  没想到他发起疯来这么疯。

  在等候行李时,看见大块头,约翰还要扑过去理论,那大个子怪叫起来。

  我用全力拉住约翰,“再这样就不睬你,你以为你是谁!”

  这句话深深刺伤他的心,他静止下来。

  接着几天忙着布置公寓,两人的手尽管忙,嘴巴却紧闭。

  没有约翰还真不行,他什么都会做,我只会弄红茶咖啡与鲔鱼三文治。

  傅于琛选对了人。

  唉,傅于琛几时错过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