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六


  快快毕业,至少可以找到一份可以糊口的职业。

  约翰诧异地说:“你疯了,怎么会想到要出来做事,非常吃苦的。”

  “依你说怎么办?”

  “读书,一直读书,什么都不做,读遍欧美名校。”

  约翰爱读书,但家境不好,不能如愿。

  “你以为人人都似你。”

  “不骗你,出来社会斗争会令人减寿。”

  “那是因为你太过敏感,许多人都认为是生活一部分。”

  “你呢,”约翰问我,“你麻木不仁,故此不怕?”

  怕。

  怕得要死,但更怕无依无靠无主孤魂似的生活。

  傅于琛同马小姐仍没回来。

  我与约翰什么都谈过,再说下去就得论婚嫁了。

  也幸亏有他,他比路加成熟,我颇喜欢他,暗暗决定要帮他忙。

  主人不在,汽车夫日日仍然把车子驶出来,打磨拂拭,车子部部精光锃亮,可以当镜子用。

  傅宅的车子全部黑色,古老样子。

  约翰说:“将来我买一部开篷车,载你满山走。”

  “我们也有开篷车,你会开吗?”

  “会。”

  “有无驾驶执照?”

  “刚刚拿到。”

  我把车房门打开。

  曾约翰立即吹口哨。

  “漂亮的车是不是?”

  他点点头。

  “没开过几次。”也没载过我。

  傅于琛很快对它丧失兴趣,因开车需要集中精神,而他心中旁骛太多。

  “我们这就可以满山跑。”

  约翰摇摇头,“将来,将来我自己买车。”

  这人瞎有志气,我笑,“将来,将来都老了。”

  “老怕什么?总要是自己的才作数。”

  “好好好,那你教我开。”

  “不行,我替你找教车师傅。”

  “你看你们,全似算盘子,拨一拨动一动,乏味。”

  “‘我们’,还有谁?”他不悦,“别拿我比别人。”

  曾约翰真是个心高气傲的男孩子,将来会否凭这一股傲气窜出来?

  过一口,他替我找来教车师傅。

  师傅开的是一辆龟背车,一眼看到便哧的一声笑出来。

  约翰说:“学三两年,开熟了去考驾驶执照也差不多了。”

  居然有大男人作风,看不起女流。

  傅于琛仍未归来。

  我找到开篷跑车的锁匙,缓缓开出车子,趁夜,在附近兜风。

  开头只敢驶私家路,渐渐开出大马路。

  车子驶回来时没有停泊好,司机发觉,说我数句,被我大骂一顿。他深觉委屈,以后不再多事。

  高速使人浑忘一切,风将头发往后扯,面孔暴露在夜间空气中,尤其是微雨天,开篷车更显得浪漫,回来衣履略湿,又不致湿透,留下许多想象余地,像什么呢,说不上来。

  没有人知道我晚上做什么,开了车内的无线电,在停车弯内坐一小时。

  连约翰都不知道。

  他不过是傅于琛另一个眼线,我太晓得了。

  终于出了事。

  这是必然的。车子撞上山边,幸亏是玻璃纤维的车身,即时碎成梳打饼干模样,人没有受伤。

  我受惊,被送到医院去观察。

  再过一日,傅于琛就回来了。

  我知道他与医生谈过,但没有到医院来看我。

  出院回家,他也不来接,旧司机已被辞退,由新人接送。

  他坐在安乐椅上,若无其事地看着我,手随着音乐打拍子。度假回来,他胖了一点,更加精神奕奕。

  “一部名贵汽车就此报销。”傅于琛说。

  我说:“可不是。”

  “将来年纪大了,尾龙骨什么地方痛起来,可别怪人,也许就是这次挫伤的。”

  “我向来不怪任何人。”

  “啧啧啧,这么口响。”

  “你走着瞧好了,再也不抱怨,再也不解释。”

  傅于琛讪笑,“要不要同我三击掌?”

  我不响。

  “下次要再出事,我才不会赶回来。”

  我诧异:“你去了也已有个来月,也应当回来了。”

  他感慨地说:“欧陆的小镇如仙境般,谁想回来?”

  我索性诅咒他,“那你干脆早登极乐也罢。”

  他哈哈大笑起来。

  “我有一事求你。”

  他一呆。我字典中没有这个“求”字,因为极度的自卑,故此刻意避免提到它。

  “关于曾约翰。”

  傅于琛留神听。

  “他爱读书,如果你可以帮助他,未尝不是美事。”

  “你叫我资助他?”

  “是。”

  “学费不便宜。”

  “同撞烂的那部跑车差不多。”

  他笑,“你知道就好。”

  “对曾约翰来说,这笔资助可以改变他一生。”

  “怎么用钱,我自有分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