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三


  我们两人都不认得三十岁未婚的女性。

  “一定很仿徨。”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到三十岁。

  从来没想到,每个人总会到三十岁,除非在二十九岁那年死了。

  三十岁对年轻人来说,是人类年龄的极限,一过这界线,会变成另外一种生物。

  说得紧张,不禁与路加投机起来。

  一时不觉,与他做了朋友。

  他很有德行,虽然非常想讨我欢喜,但想在他嘴里讨得独家新闻,并不容易。我猜想他也知道得不多。

  最后,他给了我很好的忠告:“我看你对这件事是非常担心,为什么不请傅先生把马小姐正式介绍给你认识呢,有什么活当面说清楚,岂非好过放在心中揣测?”

  世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倘若有,也不会叫周承钰遇上。

  “我愿意亲自见她,你肯否为我扯线?”

  “这不大好吧,我是外人呢。”路加犹疑。

  “他不肯给我们两个人见面。”

  “傅先生这样做,也许有他的意思,我不方便干涉他的家事。”

  我叹口气,看着他。

  路加略为不安。

  “这样吧,马小姐到傅氏大楼的时候,你通知我一声,也就完了。”

  他还在沉吟。

  我伸出双臂,生气地把路加推出去,“走走走,举手之劳都不肯,这样的朋友要来作甚,还天天跑来坐着穷耗时间,叫我不能做功课。”

  他急了,“好好好。”

  我放开双手,吁出一口气。

  路加所能为我做的,也不过是这么多,以后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路加总共替我报过两次讯。

  一次人在学校里,他没把我联络上。

  第二次是周未,接到路加的电话,立即赶去,到了傅厦,他在会客室等我,有点生气。

  他说以后都不会再帮我做这种事了。

  可以猜想的是他一生光明磊落,家教黑白分明,他从没见过阴暗的一面,即使是打一个电话报一声行踪这么简单的事,已令得他有犯罪感。

  他这副纯洁的头脑叫人妒忌。

  我急急向他道谢,在走廊中,看到马佩霞。

  这是种直觉,写字楼中那么多人,但一眼就知道她是她。

  当时名牌还没有把本市堆垮,只觉她把一套套装穿得得体好看,而不是什么牌子,十分显真功夫。

  她高大白皙,挽着一只嘉莉斯姬丽式手袋,脚上一双斯文的密头高跟鞋,打扮自有她的气度,并不跟足时下疯狂流行装束。

  奇怪的是,她也朝我看来,仿佛认识我的模样。

  我趋向前去,“马小姐?”因为在赵令仪身上成功过一次,这次特别有信心。

  “你一定是承钰。”她微笑。

  意外。

  “于琛常常说起你。”

  啊。说起我?

  “难得你也在这里,来看路加是不是?”她笑着,“要不要把他叫出来请我们吃饭?”

  第一个回合就不知如何招架,她连路加都知道。

  “我想咱们俩先去喝一杯咖啡。”

  马佩霞问:“就我与你,路加也不让去?我知道一个地方,来来来。”

  马佩霞同赵令仪是完全不同的女性。

  我没有好好的准备,轻敌。

  此刻反成为被动,让她拉到闹市一间茶店去坐了一会儿。

  我边动脑筋边说:“这里太吵了,不如到舍下稍坐。”

  她进一步很大方地接受邀请,“好哇,我还没去过呢。”

  有一丝后悔,仿佛造就机会,让她登堂入室似的。

  到了这个时候,也来不及了,只得一步一步来。

  房子已不是赵令仪见过的房子,我与傅于琛的房间不在一层楼上,没有什么可供参观的。

  我尽量装得闲闲的,有一句没一句地介绍着,每说一句,马佩霞都说“于琛他也这么讲”,对我的话并不觉新鲜。

  我如报导隔夜新闻似的,越说越乏味。

  渐渐觉得这是傅于琛的诡计,他早为马佩霞打了防疫针,使她习惯了我这个人,傅于琛好不阴险。

  我推开傅于琛的房门,一边说:“他的睡房很大……”

  马小姐喜呼,“于琛,你在这里。”

  我完全被作弄了。

  傅于琛坐在安乐椅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你怎么回来了?”马小姐过去问他。

  “我知道承钰会带你来参观。”

  “那为什么不同我们一起去吃茶。”

  “你们女孩子单独谈谈岂非更好。”

  马小姐说:“承钰领我到处看,这里比我想象中大得多,你们两父女很会享受。”

  “你看承钰多欢喜你,你们以后可以常常约会。”

  他戏弄我。

  傅于琛戏弄我。

  他完全有备而战。

  我默默坐一旁,这次输了,以后再也别想赢。

  当夜马小姐在我们处吃饭。

  菜式很丰富,不知是几时备下的,大约路加做了间谍,两边都泄露了消息,好让傅于琛大获全胜。

  饭后他们坐在泳池边聊天,我自顾自懊恼,失败,再失败没有了。

  “承钰——”他叫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