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


  “舅舅的孩子们瞧不起我们,日子并不好过。”

  我微笑,他现在也尝到这滋味了,天网恢恢。

  “你仍住在我们老宅?”

  “那早已不是你们的家。”我不客气地抢白他。

  他气馁地低下头。

  过一会他问:“你母亲也陪着你吧。”

  “嗯。”不想给他知那么多。

  “我们的命运都差不多呢。”

  他视我为知己,这倒颇出乎意料之外。

  “那时我们好恨你,”他低声地说,“以为是你的缘故。”

  “什么是为我的缘故?”

  “房子的事呀,为着你才要搬走。”

  “我也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小孩子。”

  “但是父亲说,那人借款子给他,条件是要他把老宅让出来。”

  我一呆,这倒是新鲜,第一次听见。

  我顾左右而言他,“你好眼力,一下把我认出来。”

  他诧异,“你?像你这样的女孩真是罕见的,你太漂亮了,看一眼就知道是你。”

  这真是先兵后礼。

  “要是长得不漂亮呢?”

  惠保罗颇老实,“那就记不住了。”

  这小子有点意思。

  但是无法勉强喜欢他,或者不是他的错,不过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们两兄弟出现,导致母亲离开我。

  不是不知道惠叔与母亲分手还有其他的原因,但人总喜欢把过错推在别人身上,我也不例外。

  当下惠保罗说:“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不记得了,”我温和地说,“全部不记得了,让我们从头开始吧。”

  他大喜过望,没察觉这不过是一句客气话。

  隔一日,他亲自在门口等,手中拿一技小小玫瑰花。

  虽不喜欢他,也有点高兴,他犹疑着不敢按铃,我乐得坐在屋内静观其变。

  傅于琛出现,惠保罗急急避开,我匆匆放下帘子,拾起报纸。

  他开门进来,我同他打招呼。

  他笑,“报纸调转了。”

  我胸有成竹,“调转怎么看,当然是顺头。”

  “噫,试你不倒。”大笑。

  我更装得若无其事,“干什么要试我?”

  “因为有男孩子在门外等你,怕你心不在焉。”他说。

  “是吗,谁?”

  “我怎么认识。”

  “我也不认识。”

  “那人家干么巴巴地跑了来站岗,手上还拿着花。”

  “谁知道。”

  傅于琛的眼睛真尖锐,什么都看见。

  “对,女孩子长大了,自然有爱慕者上门来追求。”

  他声音中有点慨叹。

  我不出声。

  “渐渐便来了,再过一阵子便恋爱结婚生子,小孩变大人,大人变老人,唉。”

  “恋爱结婚生子,就这么多?”我问,“事业呢?”

  “你像是有事业的女性吗?”傅于琛取笑我。

  “怎么不像?”

  “要事业先得搞好学问,没有学问哪来修养智慧,怎么办得了大事,你若真想做出点成绩来,从现在开始,痛下二十年功夫还有希望。”

  我呆呆地听着。

  “十年寒窗,十年苦干,再加上十足十的运气,才能有一份事业,你别把事情看得太容易,大多数人只能有一份职业,借之糊口,辛劳一生,有多少人敢说他的工作是事业?”

  这是傅于琛第一次同我说大道理,我感动得不得了。

  “怎么样,承钰,”他当然看出我的心意,“打个赌好不好?我栽培你,你下苦工,二十年后看谁赢得东道可好?”

  忽然之间,我站起来说:“好!”

  他伸出手掌,我与他一击。

  他笑,“把门外的小子打发走吧,这种把戏有什么好玩?你没有时间打理此类琐事了。”

  我看着他,一时间不明白这是关怀还是手段。

  “成功是最佳报复,到时不怕你生父不出来认你。”

  这句话决定了一切。

  惠保罗走了,花留在门口一直至枯萎,没人去理它。

  傅于琛第二天就把我送进一间著名严格的女校,叫我选修中英文。

  忽然间我对功课产生最浓的兴致,每天孜孜地读到晚上十二点,调校闹钟,第二天六点又开始读,真是由天黑读到天亮,天亮读到天黑,连看电视的时间都不大抽得出来,莫说是其他娱乐,一整个学期都是这样,陈妈啧啧称奇,傅于琛却气定神闲,像是算准我不会令他失望似的。

  惠保罗后来又来过几次,由我开门打发他走。

  用的借口是“妈妈不想我这么早同异性来往。”

  听听,这是有史以来最古老的借口,是女性对她们所不喜欢的异性说出,好让他们落台,蛮以为只是老妖婆作怪。

  在惠保罗之后,也颇有男孩来约看戏打球游泳,但他们都要等到暑假,或是一个学期之后,因为届时,预料功课才会上轨道。


  当然也有例外。

  傅于琛。

  他喜欢我修饰整齐了陪他招待客人,脱下校服,便是晚装,像大人一样穿名贵的料子,闪烁的颜色,每个月总有一次吧,我与他各坐长桌一头,让不同的客人猜测,我是否他最新的女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