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


  “什么话?”

  “你故意引起她的误会,为什么?为何破坏我的名誉?”

  “你从来没有关心过别人说什么,何必理会她。”

  “我们快要结婚,我同你说过。”

  “现在不会了吧?”

  “你太可怕了,承钰。”

  我回到房间去,伏在书桌前,扭开无线电,音乐悠扬,却并没有胜利的愉快感觉,我伸手啪地关掉它。

  忽然之间我后悔了。

  我所要的,不过是一个安宁舒适的居住环境,直到自己经济独立,自给自足。

  但数年安乐的生活孕育了非分之想。

  我开门出去,想对傅于琛道歉,他已经外出。

  我的歉意足足逗留一整个晚上,在第二天天亮时消失。

  他要即时把我送走。

  我从来没有逆过他的意思,为着这么一点点小事,他便不能再加以忍受。

  他使我想起一些人收留流浪的小猫小狗,兴致一过,即嫌麻烦,赶紧将他们扔回街上去。

  我们因此生疏了。

  当年我已认为自己是通天晓,阅历惊人,无所不知,要隔上十年,才知道他仍然是为着我好。

  因为,他说:“我真的糊涂了,连我也不晓得,我心中有些什么企图欲望,你已渐渐长大,我们势必不能再在一起。”

  结果他娶了赵令仪。

  结果他们的婚姻没有维持下去。

  才九个月罢了,两人就拆开。他自由惯了,她希望他留在身旁,什么都要征求他意见,要他知情识趣地应对。

  离婚后傅于琛的财产不见了一半。他们说,他的女朋友开始多而杂。

  那时,寄宿生的问题已不是在房中偷吸香烟那么简单,要不同流合污,要不维持清醒。

  没有与他们混成一堆的原因十分简单,只不过是肤浅地憎恨他们的外貌,男男女女都长满一面孔疱疱,密密麻麻布着脓头,闲时用手指去挤,脏得不像话。有些擦了药,整个下巴褪皮,血淋淋的,令人不敢正视,谁还敢同他们出去玩。

  一次勉强赴约,那个男生搔搔长发,头皮屑雪片似地落在肩膀上,这时才发觉那件芝麻绒大衣原来是纯灰色的,一阵恶心,赶快逃回去。

  一个学期结束,傅于琛亲自来接我走。

  刑期已满。

  足足十一个月呢。

  临走又不舍得了,与同学逐一话别。

  傅于琛后来说,我看到他,一点也不惊异,像是意料中事,知道他迟早会来带我回去。

  但这是不正确的,我不知他会来,近一年来我们不曾通过信,亦不说电话,音讯中断,半夜惊醒,时常不知身在何处,这样的惩罚,对我来说,已是极大的考验。

  每日都不知怎么熬过,朝朝起来,看着鱼肚白天空,都有在灵界边缘的感觉。

  然而时间总是会过去的,他终于出现。

  但我不动声色,我已学得比从前乖巧得多。

  他在教务室出现。

  校长例牌客套并且骄傲地说:“英伦对她有好处,是不是?”

  傅于琛说:“她长高了。”

  其实没有,我已停止长高,看上去比从前高,那是因为瘦了好几公斤。

  当下心中的滋味全不露出来,只是不相干并浮面地微笑,只把他当一个监护人,做得那样好,相信一点破绽都没有,连眼睛都没有出卖我。

  “傅先生,”校长说,“希望她会回来继续升学。”

  “是,我们先到欧洲去兜个圈子才作决定,请把学位替她留着。”

  “一定,一定。”

  他几乎立刻把我带走。

  来的时候,还有一个原因,走的时候,却什么道理都没有,只有我才习惯这样的浪荡生活。

  到食堂去与同学话别,大家吃杯茶。

  傅于琛问:“那个大鼻子长满面疱的男生是谁?”

  我没有回答。

  我无意关注他们,他们每个人都有大鼻子,他们时常说东方人的鼻子太小,不知如何呼吸,而且每个人都生暗疮,我没有在这堆人中找到知己。我们当日乘飞机离开,往欧洲大陆飞去。

  一路上我很少说话,维持缄默。

  以前,沉默表示坏脾气,现在,无论如何,嘴角总透露着微笑的意思,这是同英国人学的。

  在巴黎狄拉贝路的露天咖啡座上,他问我:“你还生气?”

  我吃一惊,心头一震,他不但把我当成人,而且把我当女人。

  我看他一眼。

  这些年来,他都没有老过,简直同化石一样了,自任何角度看去,都呈完美,不论中外的异性,相信都会认为他是个英俊的男人。

  他嘴里并没有提起任何人的名字。

  我想他从此不会再说赵令仪这三个字,过去便是过去。

  我嘴角露出一丝真的微笑,我与他的关系,却是永恒的。

  “没有,”我答,“我怎会生气。”

  “没有最好,陈妈等着你回去。”

  “她好吗?”

  “身体还过得去。”

  “你仍住那里?”

  “是。”

  新房子当然已经转了名字。

  “你的功课仍然很差。”

  “是,始终提不起劲来。”

  他在阳光下看着我,忽然说:“看着你,承钰,真使人老,你整个人是透明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