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傅于琛诧异,“你怎么知道?”

  “你们的新房子在装修了。”

  “哪里得到的消息?”

  他并没有出力瞒住我,装修的人进进出出都有论及,分明是费事与我多说。

  “我要结婚,有一笔基金,指定要第一个孩子出生后才能动用。”

  “我很为你高兴。”

  “你已经长大,你知道我不再方便与你同居一室。”

  “我明白。”

  赵小姐来吃饭那一天,我们严阵以待。

  陈妈笑说:“你不下去看看?赵小姐看上去有三分像你,尖下巴,大眼睛,年纪很轻,才二十五六岁。”

  “是不是电影明星?”

  “一看就晓得是大家闺秀。”

  我穿得似大人一样下去见客。

  傅于琛是认真的,他同她介绍,“我的义女周承钰。”

  赵小姐待我很冷淡,她十分娇怯,每箸菜都要傅于琛夹到碗中才吃。

  赵小姐时常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住我,她可能在想,这到底是养女还是亲女呢。

  我一点也不觉得她是大家闺秀,她比不上伊利沙伯。

  吃完饭我说:“我陪赵小姐参观这所房子。”

  傅于琛说:“也好,我去拨几个电话。”

  我领着赵小姐由花园开始逛。

  “你几岁了?”她问。

  “十四。”

  她大吃一惊,“我以为你已有十八岁。”

  “啊,没有,我还没有成年。”我淡淡地说,“这里长窗进去,是书房,不过傅于琛在里面,我们不要去打扰他。”

  “你叫他什么?”

  “傅于琛。”我补充一句,“我一直这样叫他。”

  “他,不是你爸爸?”她很试探。

  “爸爸?”我笑起来,“当然不是,我们一点血缘也没有。”

  “你父母是谁?”

  “家父姓周,家母姓杨,是他的老同学。”

  “你为什么住在他家里?”

  “请过来,这里是图书室,我们在这里看电视。”赵小姐问得实在太多了,我转过头反问:“他没有告诉你?”

  她涨红了脸。

  看得出内心非常不安,双手握得很紧。

  “他喜欢我,所以自七岁起,我便在这里陪他。”

  赵小姐双眼阴睛不定,像只受伤的小动物。

  “他说,我从来不似一个孩子。”

  她喉咙干涸,咳一声。

  “二楼是睡房。他不出门时,睡这里,这间套房连浴室兼起坐间,隔壁,是我的睡房,这扇门是通的,可以锁,可以开。”

  我把夹门推开。

  “我的睡房通向露台,这一列衣柜是他替我做的,可惜上学必须穿校服,这是梳妆台,这一列化妆品都是他买给我的。”

  没有反应。

  “赵小姐?”我转过头去。

  咦,她面色发青,站在房角。

  我问:“你不舒服吗?”

  “不,没有……你说下去。”

  “小时候,曾对他说,想要嫁给他……”我笑,忽然发觉笑得有点像母亲,赶快停止。

  “你同他,是这种关系?”

  我咧一咧嘴唇,“不然就得住孤儿院去,父母都不收留我,幸亏他对我好。”

  赵小姐双目发出奇异的神色,“你还是个孩子呢。”

  “我与你一样高了。”我再微笑。

  “我们就要结婚。”

  “我知道。没有影响吧,他仍是……义父。”

  赵小姐忽然尖叫起来,我瞪住她。

  她奔下楼去。

  我站在梯顶看着她一直走进客厅去取外套手袋。

  傅于琛闻声跑出来,“怎么回事,令仪,令仪!”

  她没有理他,一直奔出去。

  我不明白,刚才所说的,每句都是实话,是什么令她这么不高兴?真是小姐脾气。

  傅于琛上来,隔一段距离看住我。

  “承钰,你真是妖异。”

  我说:“别为了另一个女人责怪我。”

  “你对她说了些什么?”

  “为什么不去问她?”

  “别担心,我会。”傅于琛生气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为了那样的小事生气,认识他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要我看过他的脸色……真叫人难堪,然而什么都有第一次吧,真是没奈何。

  他很快就自赵令仪处获得答案。

  她是那种巴不得把所有委屈向男人倾诉的女人。

  傅于琛反应激烈过我所想象,他派司机把我自学校截回去。

  劈头只有一句话,“你下学期到英国去寄宿。”

  我说:“我不去。”

  “不由你不去,我是你的监护人。”

  “不去英国。”

  “你放心,你不会碰上令堂,英国大得很,即使与她重逢,你也不必担心,你比她厉害多了。”

  我什么也没说,转身回房间。

  “站住。”

  我遵命,停止脚步看着他。

  “你为什么说那些话?”他问我。

  他的表情惨痛,如被毒蛇咬了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