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圆舞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去参加花式飞翔比赛。”

  “会不会有危险?”

  “走路也有危险。”

  “我可不可以去?”

  “你要上学。还有,你已经这么大了,带你出去,人家会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我咧嘴笑。

  没有人知道他的女朋友是谁。

  他仍然没有结婚。

  他仍然带我出去,他喜欢我外出时擦点口红。

  陈妈初时很诧异,“小姐,你怎么开始化妆?”后来见惯了,就不再问,这世上原有许多奇人奇事,有什么稀奇。

  口红由他买回来,有两个颜色,一只大红,一只粉红。我不大会用,总是搽得厚厚的,嘴像是哭过之后,肿了出来。

  他还喜欢我穿窄腰身的大圆裙,梳马尾巴,这样打扮起来,照着镜子,自觉似十六七岁少女。

  他买项链给我,说:“戴上就更好看了。”

  傅于琛把我打扮得似公主一样。

  我没有令他失望,开头,我知道有人怀疑我是他的私生女,后来,他们又说我是他的小妹。

  暑假,他把屋子重新装修,真是痛快,完全不留从前的样子。

  私底下,我并没有忘记过去。

  升中学了。

  他为我选了最好的男女校。

  即使穿校服不打扮,即使态度冷淡,也有很多男生愿意与我做朋友。

  他们邀我看电影吃刨冰去图书馆。

  仍不敢伸出友谊之手。

  他们开始把书信卡片夹在我书本里。

  有些还写英文,文法都不十分整齐,但已噱得我开心,用一只盒子,珍藏起来。

  我们知道一个地方,在学校小路上,叫华南冰室,菠萝刨冰才六角一杯,放学偶尔,我也肯与女同学约好,吃上一杯。

  隔壁桌子坐着男生,彼此装着不认识,可是大家都特别注意头发乱了没有,说话对桌是否听见……

  我们已开始知道男女有别。

  甫士卡与邮票在这个阶段已不生效,但我涂口红,她们没有,艳羡之余,风头仍归我。

  女同学也曾说:“你父亲那么年轻那么漂亮。”

  我没有解释。

  母亲又出现一次。

  实在是老了。

  一直笑,假牙没装好,紫色的牙肉与瓷牙间有条黑色的缝,怪不自然。

  她一时没把我认出来。

  她同陈妈说:“怎么可能,似大人一样!”

  她一直埋怨我似大人。

  一看就知道她为何而来。

  她是来借钱的,我可以肯定。

  傅于琛特地回来会她,挡在我面前,怕她有什么不适当的举止。

  他总是为我着想。

  我绕着双手看着母亲,她抬头,大吃一惊。

  “承钰?”她趋向前来。

  我不应她。

  傅于琛站在我身后,问她:“有什么事?”

  她酸溜溜地说:“女儿活脱脱似公主,老妈却无隔夜之粮。”

  傅于琛叹口气,“你要多少?”

  “我同你私下谈。”母亲眼睛往我身上一溜。

  “不必,承钰很明白你的为人。”

  “你把她打扮成妖精一样,是何意思?”

  “这只是一般少女的装扮,我想你误会了。”

  “十二岁算是少女?”母亲又发出那可怕的笑。

  我叹口气,母亲真糊涂,她一直以为侮辱了人,便可勒榨多一点,其实傅于琛很愿意速速打发她。

  “你要多少?”傅于琛又问她。

  “我流离失所。”

  “你打算留下来的话,我可以替你找房子。”

  “于琛,这几年你爬得好快,没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不,我不方便留下来。”

  我们松一口气,这位老太太要是真的不走了,三日两头上门来,也够头痛的。

  “于琛,借两万镑给我,我好从头开始。”

  那时候,一英镑兑十六元港市。

  “倩志,你也是受过教育的人,总不能东拼西凑终其一生,即使感情方面不如意,也不须作贱自身,你看你多潦倒。”

  “不用你来教训我。”

  “倩志,大家是同学……”

  “于琛,不要多说,两万镑。”

  “请跟我进书房来。”

  她接过支票,说声谢谢。

  她当然不会还钱,这些债,将来都由我偿还。

  怎么个还法,我如在雾中,一点主意都没有。

  “承钰长大了。”她说。

  “你可以这样说。”

  “看得出你很喜欢她。”

  “很明显的事实。”

  “恐怕不久,你会做一个红色丝绒秋千架子,让她坐上去?”

  他没有回答。“你可以走了。”

  “我要同承钰说几句话。”

  “她不会同你说话。”

  母亲寻出书房来,“承钰,承钰。”

  我抬起头来。

  “承钰,我实在是不得已……”

  “算了。”我声音很平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