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亦舒 > 灯火阑珊处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正印见他们二人彬彬有札,毫无进展,忍无可忍,抢先说:“家母想看一看这对杯子,可否送到舍下让她过目?”

  宁波听见一怔,心想大拍卖行可能没有这样迁就的规矩,可是那个罗锡为一口答允,“我亲自送上来。”

  正印喜问:“什么时候?”

  “今天黄昏七时可方便?”

  正印答:“太好了。”

  宁波拉一拉她的衣角。

  “我们先走一步。”

  到了门口,正印说:“宁波,你宝刀未老,马到功成。”

  “这几年欧美经济不景气,不然他们做生意毋须如此委屈。”

  “你可喜欢此君?”

  “我觉得他有点面熟。”

  “待他上门来慢慢谈。”

  “邵正印,”宁波看着表妹,“你若是生在古代,又身为男子的话,你会是——”

  正印紧张,“会是谁?”

  “会是抢亲的王老虎吧?”

  正印松口气,“哦,王老虎,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是西门庆,把我给吓得……”

  宁波啼笑皆非,难为正印处之泰然。

  “囡囡在这方面有点像我,已经很在乎小男同学怎么看她。”

  宁波感喟,“怎么看都不重要,她承继了产业,衣食不忧,管谁怎么样看她。”

  “宁波,你仍然对身世耿耿于怀。”

  “小姐,因我没有背景,凡事需靠双手争取,我吃多少苦,我要比你用功十倍,才得与你同等地位。”

  正印说:“那纯是你自卑,其实从来没有那样的事。”

  宁波牵牵嘴角,不再说什么。

  就当这是她心理障碍好了,如能激发她上进,也就不算缺点。

  她俩一早在家恭候,宁波已经换上家居便服。

  正印说:“宁波,自从你不再办公,外出服像便服,便服似睡衣,怪可怕的。”

  “你亦试试看,舒服之至。”

  正印一直摇头,“你才有本事以三十余高龄把粗布裤与白衬衫穿得那么好看。”

  “我当这是恭维。”

  七时近,宁波问:“我可需回避?”

  “这又不是楼台会,大家说说笑笑,吃顿饭,多认识一个朋友。”

  宁波打算起身迎宾,电话响了,她去接听,听一跳,“阿姨,慢慢讲,车子与人相撞?我马上来。”

  正印急急抢过电话,“妈,你在哪里?派出所?我怎么会在家?你问这个干嘛,我立刻赶到。”

  挂断电话,她取过外套手袋就走。

  “一起去。”

  “不用,”正印叹口气,“多年来都是你为两老服务,今日可轮到我了,养兵千日.htm,用在一朝。”

  “也好,你去邀功,我在家做后备,有什么事立刻找我。”

  正印出去不到十分种,客人就来了。

  宁波去开门,表情有些尴尬,叫人带了那么名贵的古董来,主人却一个不在。

  “罗先生,请进,便饭已准备好,不介意请用一点。”

  罗锡为微微笑,“宁波,你不认得我了?”

  宁波一怔,他为何口出此言?

  “这屋子我来过一次,玄关之外是客厅,左边是书房,右边是长窗,卧室在楼上可是?”

  宁波仍然糊里糊涂地看着他。

  罗锡为摇摇头,“我如何再认得你?左眼角下有一颗痣。”

  宁波张大了嘴,她似想起来了。

  许久许久之前,一个小朋友,曾在某十星期六来陪了她一个下午……

  宁波侧着头,罗锡为,但有这么一个人,正印约他来见面,可是正印不在家,情况和今天完全一样。

  宁波疑惑地问:“那是多少年前的事?”

  罗锡为也笑,“不知年之前。”

  电光石火间宁波想起来,“罗锡为,明辉小学,坐在我后一排,移民美国——”

  “一点不错。”

  “罗锡为,别来无恙乎?”又立刻恶人先告状,“又说会写信给我!”

  罗锡为骇笑,这女孩终于将她无比机灵发扬光大用在正途并且已经丰收,可是聪明人爱着先机的缺点却始终不改,“我没写信给你?”他反问。

  “好好好,”宁波挥挥手,“我没回信,可是你也没持续多久,你该不停尝试呀!”

  “我父母稍后离婚,心情受到影响,故并无再度执笔。”罗锡为有点唏嘘。

  “今天,正印又不在。”

  罗锡为坦白说:“我根本只是来看你。”

  “没想到仍然在这屋里相见,”宁波笑,“当中,四分一世纪过去了。”

  “一定发生过许多事吧?”

  宁波邀请他到饭桌坐下,亲自为他斟酒,又过一会儿才慢慢回答:“事情过去之后,都不值一说,因为精力时间又得用来应付眼前的危机。”

  电话铃骤响,宁波心中惦念阿姨,立刻去听。

  果然是正印,“我们没事了,现在回家来。”

  “阿姨一向小心,怎么会撞车?”

  那边正印压低声音,“那个人要和她分手,她喝多了一点。”

  宁波吃一惊,“那么久了,终于还是要分开。”

  “是,”正印也很无奈,“有第三者,那寡妇相当年轻,并且愿意带他移民旧金山。”

  呵那样一个都还有争呢,宁波非常震惊。

  “回来再谈。”

  宁波转过身来,发觉罗锡为已经准备告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